目前分類:店門口 (6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後一天,差點就忘記這是最後一天,月光咖啡館掰掰。
賈妹說我們其實算是素昧平生,認識也不過才三年,我居然就把整家店這樣交給他。其實話也不是這麼說,與其一天到晚汲汲營營找人接手,或者斤斤計較於那幾萬塊錢,我覺得不如豪爽一點,直接把它交給一個自己認為最適合的人選。
是說其實我很機車,但我只對自己人機車,因為我不想看到他們在我交託責任後卻發生什麼無可收拾的大亂子,所以現在是適當時機了,我可以安享晚年了。不過儘管如此,我還是幾乎每天下午四點過後都會在店裡煮咖啡,大概到晚上十點過後才回家,所以想喝咖啡的人還是可以來找我,只是就不一定每天都在了,最好是先電話連絡。

吳子雲說要去世博,這豬頭不知道我現在一窮二白,而且秉性原始,根本不知道世博到底是在幹嘛的嗎?就跟他說不要拍電影了,大家一起去日本住,種菜讀書買正版的愛情動作寫實紀錄片,這樣不是很好嗎?為什麼要去看那些什麼機器人拉小提琴之類的?

心情很複雜,自己好像做了一場夢,轉眼三年多過去了,而我居然快要逼近自己的第三個本命年了。昨晚很多朋友都在,小馬剛好也回台灣,其實我很想爛醉一場,因為這種機會實在太難得。不過想想還是算了,酒喝剛好就好,反正以後是六折,就隨便拎被愛怎麼喝都可以了。
告別了老闆歲月,暫時我只想當一個快樂的咖啡人,也當一個兼差的小說家跟詩人,很感激這些年來陪我經歷過多少風雨的每個朋友,這三年多的日子是我這輩子當中最豐富的三年,也是朋友最多的三年。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5) 人氣()

人很多,新學期開始第一次的定期樂團演出,難得樓下幾乎坐滿。尷尬的是咬著檳榔當台客在抽菸聊天時,涂子的朋友竟然拿了一本書來簽名,實在抱歉。不過這家店的老闆有很多重身份,在這裡就只能是這個樣子,至於穹風則是寫書的那一個,開酒館的則是台到不行。
很高興看到這些新面孔跟熟面孔,總因為他們而讓人對於收店的想法而動搖。

新人實習,有好也有不好,有老實認真也有反應遲鈍被動,不過同時好幾任店長齊聚一堂的樣子還真有趣,可惜今晚雅如回新竹了,否則就幾乎全員到齊。還是那個感想:三軍易得,一將難求。我想要的是有經營企圖心的工讀生,而不是調酒機器。老實說,若只是調酒而已,那我自己來都夠了。

夜來有雨,春雷響。又是新的一年了?怎麼青春也都這麼一年一年就走了?今天不斷被提醒自己老了,老愛回想過去的人生,從小到大。感慨是無止盡的,對於那些不會回來的,老是有說不盡的喟然於心,似乎青春也就是被這些故事給琢磨殆盡的,但偏偏沒了它們就又沒了我,就像這幾天晚上老愛聽許茹芸唱美夢成真,然後回憶當年窩在高工附近的破爛宿舍裡,跟一群同學一起看著從阿華麵店偷來的小電視。
那是差不多的年代,差不多的追想。
唉,人生哪,誰知道以後呢?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2) 人氣()

不算太晚,兩點多下班回家。奮力地抬起了腳,跨到洗手台上去洗腳丫子時,忽然想起很多年前的畫面:大約是國小三、四年級時,天寒地凍的埔里冬夜,老爸端了一盆熱水,放在浴室的地板上,他坐在馬桶邊,我坐在當時的小浴缸上,兩個人一起把腳放進去泡,一面泡腳,一邊聊天的畫面。
惆悵,那是好久好久以前,那時我們一家人都還住在一起。就像剛剛下班,停好了車,獨自走回來時的心情,覺得自己長大了,但是也孤單了。

小說停住,連續三天寫了總共將近三萬字,然後暫停,為了之後的劇情,是有停下來再思考的必要。三月底之前交稿應該不成問題,可以比預計的更早一個月。但願一切都朝著美好的方向前進。
今天不多寫,明天要早起。

穹風 2010.03.11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晚上難得看到火龍大,一時間還差點認不出來。好久沒到他店裡去了,改天應  該再去給他請幾杯啤酒。
帶來的是壞消息,說是台中縣政府跟縣警局在進行春安工作,主要針對特種營業場所。所以我們是「特種營業場所」?幹,誰看過生意這麼爛的特種營業場所呀?我覺得我們應該是低收入戶才對。
不過不管怎麼說,看來最近得小心點,最好是趕快跟隔壁合併。然而仔細更想,其實這又是一個加深我想關店大吉的理由,反正天時跟地利、人和好像都湊齊了,那就讓筵席隨之而散不也很浪漫?該走的時候就要走,別跟自己過不去才好。

今天終於完成長久以來的心願:給門口的那片爛花圃做好圍籬還上了漆,藍白搭配的地中海風格。看著那片籬笆,我說不曉得能否擋得住颱風,一折則直接說不如想想看颱風來時我還在不在這裡。
也有道理,誰知道明天什麼樣子?

一連幾天都早上過七點才睡,偏偏下午又早醒,精神極差。心情極度不穩定,看什麼事都不順眼,我覺得這陣子在我身邊的每個人都很危險,可自己也很難控制,非常要命。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說起來是偷懶了,很多該寫的心情或心得全都拖到快忘光了。
沒手機中,又砸爛了,事實證明吳子雲說得沒錯,真正的火氣上來時,你就不會想到手上的東西到底有多少價值了,我用六千二證明此道理。烏鴉建議我買便宜點的,我說這可不行,一旦存著砸壞也不會心痛的心態去買新手機,那下次我就會更毫不猶豫又毀了它。

我真的不懂,為什麼母子三十年後還要計較一些沒意義的事情呢?為什麼自私的心態會發揮在自己家人身上呢?那到底是基於什麼樣的理由?我覺得自己的母親是個極其可恨的人,這兩年來她已經做了太多讓我非常痛恨她的事情,誠如跟小美說的,我除了自認倒楣外,實在別無他法,真無奈沒有其他兄弟,如果有,這個母親我老早丟一邊去了,誰鳥耐煩受那些氣?
沒手機好幾天了,幾天後我開始想,她的可恨我已經領教多了,那是不是該探索一下她如此的可恨究竟源自於什麼樣的可悲呢?不過這當然只是想想而已,對於一個我不得不稱她為母親的可恨女人,他們家幾代以來的恩恩怨怨我實在意興闌珊,反正那一家看到的十九都是爛貨。

對於阿達不斷的勸慰,我也只能說:諸葛亮跟馬謖情同兄弟,還不是一刀拉出去砍了?如果可以,我也很想這麼做。
或許上帝真的想藉此證明一些什麼,所以要我們努力奉行與實踐祂的旨意,而我在想,或許牧師說得也對,有些奇妙的改變不能等待老天爺,我們得自己做,只是手段的問題而已。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星期三練團練到翻臉,樂手的狀況很不理想,練來練去始終沒辦法進入狀況;週四補練時情形還可以,但週五上了台卻天下大亂,雖然靠著跟聽眾哈拉,把氣氛一直維繫住,但我還是這樣認為,一個好的樂團即使完全不講話,光靠著音樂也能夠吸引台下的目光,又何必須要那些言詞?上次在浮現連唱了十一首歌,我們幾乎沒有多餘的廢話,那種集中的音樂張力才是最理想的專業表現。
所以或許應該慶幸今晚台下人數不算多,就算我真的請全場的聽眾喝啤酒也花不了多少,那不是為了讓大家同歡,那是我想向他們道歉,真不好意思,讓他們看到今天晚上穹風樂團爛到爆的演出。
下星期休團一週,再下星期如果看不見成效,那這個團不玩也罷,乾脆解散算了,我可不想每次都練團練到腦溢血。

下午收到《在風裡,說喜歡妳》的公關書,小小本,很可愛。說起來挺有趣的,除了之前寫過幾個短篇跟其他作者做合輯外,這次算是頭一回,自己的書在商周以外的出版社出版,能夠跟系列中幾位早期的前輩們一起成為復刻版的書,我覺得算是挺榮幸的,當然也謝謝明日出版社的青睞。

接下來就是月底在世貿的座談簽書會了,沒有太大的期待感,畢竟只是一個對讀者的回饋活動,當然同時也是做個解釋,到底為什麼一向出版小說的作者忽然會發行一本詩集。
不過現在我好累,好想休息。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今天我們完成了一個她多年前說過的心願,雖然這個心願完成時,她已經回到天父的身邊,在那裡用安詳的笑容看著我們。如果她有話要對我說,我想,她會說的是:幹你娘,老人家你喝酒唱歌怎麼可以沒有我!?
為什麼人世間總是充滿了生離與死別呢?中午接了Josh,等米漿、子雲跟小蓿一起,雖然是不該在這時候跟她說太多,但忍不住大家還是祝禱得有些久。那是不能壓抑的吧?這些我們心裡滿滿的惆悵與遺憾,還有太多沒能來得及在她生前完成的對她的承諾。
所以後來我們五個人一起去喝茶,聊的全是些陳年而與她有關的八卦,那種感覺彷彿其實她依然在世,只是今天不湊巧而無法與會而已。
然後是米漿說要唱歌的,子雲則非常認真地附和。坦白說今天不是適合我去唱歌的日子,睡眠不足還必須趕赴新竹的我並沒有足夠的時間可以唱歌,況且也沒心情。然而轉念再想,或許這也可能是我們唯一一次有機會一起去唱歌,而多年前她也說過,有機會的話想把我們這些人湊在一起去唱個歌。
於是我們點了「對的人」,我們也唱了「千年之戀」,一直唱到晚上八點多才離開。
我親愛的朋友哪,今天雖然妳不能跟大家一起同聚,但事實上任何人都不會忘記妳的存在或曾經存在,當年正因為有妳,今天這五個人才能彼此認識不是?

我說過要收留妳的東海宿舍,因為妳去了台北而最後一次也沒能來住過;我說過總有一天我會帶妳去看看我最心愛的七星潭長什麼樣子,但世事遷衍後卻也終究沒能邀妳一起成行。最後我唯一能做的,是今天終於跟他們聚在一起,為妳唱每一首我唱過而妳說好聽的曲子,然後在一個人開車往新竹的路上痛哭一場,並相信這並不緣由於什麼劫數或天意,而是慈祥的天父喜愛妳刁鑽且聰慧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很不習慣日期年份的改變,新的一年其實也沒啥新希望,日子總是這樣在過,然後就又一年了。
不怎麼開心,晚上接到吳子雲的電話,一個老朋友過世了。最後一次見面是前陣子,大概快半年前,我們還在公館吃飯,然後她陪我去搭客運。原本還想在農曆年間大家聚聚的,卻沒想到她會離開得如此倉卒。
那些恩恩怨怨老早也都過去了,再沒什麼可以計較的,剩下的滿滿全是惆悵而已。

新年第一天,帶著疲倦在清晨睡下,帶著渾沌在午後醒來,然後洗衣服、偷農場,準備晚點到店裡搬音箱,準備明天晚上新竹的演出。新年大概就是這樣子而已。哀悼曾是我最要好的好朋友小寒。

穹風 2010.01.01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明天一定不會有力氣寫手記,所以這應該是今年最後一篇。但其實乏善可陳,從三樓搬到四樓的小房間、終於修好手機,然後沒其他值得紀錄的生活內容,比較高興的是老爸明天回台灣,但可惜要忙工作,可能也沒多少時間碰面聊。
晚上一群學生在店裡喝酒胡鬧,不滿意我們兩點打烊,在店門口還喧囂甚久。真不巧太累而躲回車上偷睡覺的我聽見了。沒有下車扁人或嗆聲,很冷是原因之一,不過最重要的,是我很懶得計較。本來這種小店就不以營利為主要目的,當然沒有人會跟錢過不去,不過我只想為了朋友而耽誤打烊時間,其他人就算了吧,喝不過癮的大可到附近其他店去,我也不介意。人活著應該到哪裡都會遇到這種白癡,要看開點,不然會腦溢血。明明招牌都寫了是咖啡館了不是?誰告訴你咖啡館一定要讓你喝酒喝到爽?
我猜這是我很討厭現在很多大學生的原因,腦袋都不知道裝些什麼。如果我以後生了小孩都像這樣,或者每天瞎忙些無關緊要的狗屁倒灶還自以為了不起,這種小孩男的應該打斷狗腿,逐出家門;女的則直接推入火坑賣淫去。反正淨是些廢物,不要也罷。
然後準備跨年派對了,但願有像樣的生意。

穹風 2009.12.30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下午跟主編聊了些工作,回來時有感而發。
雖然她老說我們做人應該大器點,但音樂跟寫作儘管同為創作,但拋開網路小說作者不得不的包袱後,站在純粹音樂人的角度,我想說的是伍佰老師很瀟灑的一句話:「寫不寫是我的事,聽不聽是你家的事。」
而同時,我也覺得:無論寫作或音樂,要嘛請提出具體的好或不好,否則除非你有比我多的出版品或銷售數字,或者有哪家公司願意在官方網站上放你唱的歌,不然就不要來讓我礙眼,因為這一點屁用或意義都沒有。
今天,老子想當台客。這是回應給留言板的不曉得哪裡來的廢話的。

我是真的這樣覺得。有很多小孩子在講話時都不經過大腦,好歹應該想想自己即使只是有感而發地說點什麼,但也應該先想想那些話說了之後會不會引來別人的反感。
雖然不過就是一首歌的事情而已,但如果真的有機會能讓專業的唱歌人做評論,就算知道會被挑剔得體無完膚,我也會覺得很高興,因為至少人家是專業的,可以給予有建設性的批評。
這在很久以前就說過了,我對沒建設性或沒有內容的評論興趣不高,差別只在於讚賞會讓我點點頭,批判則讓我噴鼻血。但那都沒有太大幫助,因為都不能明確表達些什麼。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怎地,全都是爛事。唯一值得開心的是晚上跟阿飛撬掉了店門口那塊花圃裡好大一顆石頭,不過留下來的大洞很尷尬,土還不夠填。

工讀生狀況欠佳,今晚甚至提出了離職的打算,也在週末排班上表現出她們想休假的企圖心。不過非常無奈,離職可以,但前提是得先有人頂替接手,而後者則免談,因為我的工作是招呼客人,工讀生的任務是調酒;週末那幾天客人較多,非得有人上班不可。

家,誰都很想回,但總得有人犧牲,輪著在店裡上班。工作就是這樣,無論薪資高低、工作內容為何,當你今天是一個從業人員時,職場規範就是不能違背的鐵律,徐盛跟孫權說:法不為臣而設,亦不為君而設,乃國家典範。就是這樣的意思,誰也沒得商量。
我在想的是,什麼樣的原因造成這種局面?真的是原本的從業人員在三個月個無政府狀態下閒散太久,抗壓性全沒了;還是大家生活上太接近了,主、從關係模糊而淡化,乃至於尊卑無分、分際不存?又或者是從業人員壓根沒有自己已經在職場的心理認知?儘管這裡的客人以學生為主,儘管她們的另一個身分是學生,但很無奈也很抱歉,早在應徵之前,人員就應該有心理準備:這是一個工作的環境,私人狀況除非嚴重且必要,否則不能損害原有的工作環境之生態。「在家為父子,授事為君臣,法無徇情。」這道理很可惜大多數人都不懂。

所以,必要狀況下,我會選擇接受沒有工讀生,自己站吧台也招呼客人的狀況,那會非常累,但也省下一筆人事開銷,而且至少我能夠完全掌握狀況,可能會比現在這樣的情形好很多。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5) 人氣()

心情比昨天更差地下班。
是我平常太搞笑,所以沒有人真正明白我的理念嗎?

我很隨和,但不代表我沒有底線。所有的嘻皮笑臉都得在建立起來的基本秩序上才能發生,否則就沒什麼好談的;在整頓紀律與效率的同時,不應該發生的狗屁倒灶更要小心避免,不可諱言,我最近很情緒化。
基本上我不向任何人要求援助,如果有人願意幫忙做任何事,我都非常樂意、歡迎且由衷感激,但請不要幫倒忙或扯後腿或樹立爛榜樣,那會讓我更崩潰。
砸了我的鍋,請記得跟我道歉,不要當作沒事人的樣子,我則不只崩潰,還會翻臉。

不過我覺得就算我現在這樣講,還是會有人覺得不怎麼樣,無妨,那是因為只有真的跟我共事過的人,才會知道我很雞掰。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前兩天忘記跟貓咪說生日快樂。不過自從他結婚前兩年起我們就沒一起慶祝過生日了,他老婆會幫他搞定的。
中秋節很平靜地過,既然沒有工讀生上班,我也懶得開店,反正這種假期通常沒客人,不開也罷。店門口寫了告示牌:中秋人團圓,老闆也是人。

然而沒人上班的狀況延續到週一,理由則是工讀生車禍了。
老實說我是非常不高興的,工讀生為什麼車禍?如果提早十分鐘出門,騎車再慢一點、再多小心一點的話,是否就能避免?就像部隊裡不會理會你逾假的理由,重點是結果。
而車禍發生後,為什麼不是聯絡店長或老闆?當然基本上我不會過問誰上班,只要開店時間有工讀生到即可,私下調班的情形可以自行決定。但何以這種狀況不知道應該聯絡我?還得在提示後才知道該去找店長討論代班事宜?
店長在開店時間雖然不見得非得人在店裡不可,但是不是應該留意手機,臨時發生狀況時要能找得到人?否則要這店長做什麼?
除此之外,更遑論提早到店裡,稍作盤點後,發現還有一大堆短缺的貨品,以及不確實的整理清潔工作。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很想多寫幾個字,但已經完全沒力氣還頭昏腦脹。連續三天時間施工,做了加大的舞台工程,以後樂團可以痛快地演出,不必再你推我擠了。
感謝阿飛跟賈妹義不容辭的相挺,沒給工資很不好意思,只好多請幾杯酒。
晚上熱音社的朋友們到來,對新舞台讚不絕口,非常感動。能做一件讓大家都開心,自己又充滿成就感的工作,是最令人欣慰的事。
週二晚上「心機魔」樂團告別演出,今晚彩排很棒,相信現場會更精采,因為除了我,連老諾都會過來跨刀助陣,有興趣的朋友晚上可以過來,九點入場。
太累了。休息一晚,準備小說跟論文,還有國慶日的烤肉派對要接著忙。

穹風 2009.09.28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沒想到還有用這標題寫手記的一天,心情依舊複雜。不過我還是提早回家了,不若以往當老闆時總會撐到打烊。明天中午還得去錄音室。
第一天就這麼驚濤駭浪地過去了。下午先修整了店門口的路樹跟燈泡、晚上家教結束後趕回來,繼續測量舞台加大的幅度,也做了簡單的構圖設計,預計週末開工,用兩天時間完成木工。本以為今晚在十二點前後修完冰箱也就收工了,叵料又有客人進來,而阿醜結識的一位客人還自告奮勇幫忙修水龍頭,結果搞得一樓到處淹水。老實說很感謝他,不過但願今晚辦夜裡不要發生電線走火的尷尬。
十年前台灣發生九二一大地震;十年後我們店裡發生九二一大淹水。

很多事情都得重新開始,光是整理環境跟補貨就夠忙的了,前天盤點後開始大量進貨,光是今天就敗掉了一萬六千多,總算讓庫存稍見完整,不再東缺西漏。我很討厭那種站在吧台裡開工時卻要什麼沒什麼的麻煩處境;不過當然也有很多可以省事的部份,至少不像當年一個人孤軍奮戰,隨口一約,這週末的木工聚會就有三、四個人可以來幫忙。老實說我不缺幫手,缺的只是大家一起陪我玩而已,所以我很期待週末下午的男人聚會。誇下了一個豪語:一個月內,我要搞定所有我能做的裝潢,建設不是嘴巴講講而已。

十月初要辦派對,選在國慶日當天,晚上七點開始烤肉,一來做一個對新生的促銷;二來是讓大家看見這家店的再轉變,當然,要讓更多人知道:我回來了。如果那天有空,歡迎大家來走走。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結束了兩天一夜南台灣的行程,終於又開上往台中的道路,要面對的是充實感的本來世界時,才會發覺自己原來根本還沒做好調適。
四月中後很常往台北跑,陸續幾次都接到奶奶病危的消息,有時是老爸一通電話從浙江打回來,要我們代他去探視,有時則是根本醫院就已經發出病危通知,大家得按照習俗,去臨終前的老人家身邊,準備送她一程。

我倒還記得,最後一次跟奶奶的對話。插著鼻管,呼吸困難的她睜眼看我。道別前,我說過兩天再來醫院,請她要乖乖吃點流質食物,而她說:「好。」而後不數日,父親已在台灣,來電說奶奶又彌留,再趕往萬芳醫院時,她已陷入昏迷,每一口呼吸都聽見水聲,體內積水的情形嚴重。陪伴一日一夜後,第一次我開始哭,要她盡量撐著,隔日我要再來。而孰知才到台中不過幾小時,就接到奶奶病逝的電話通知。

第一次有親人過世,是小學低年級時的曾祖母往生,唯一的印象,是握著她已經失去溫度的的手,大人們告訴我,說阿祖已經走了,而且走得很平靜;第二次有親人過世,是大學時代外祖父往生,老實說我對大部分楊家的人不存好感,甚至我對外祖父也不怎麼親暱。我的叛逆期來得晚也去得晚,大學時是我亟欲逃離家族桎梏的階段,外祖父的病逝對我並無直接衝擊,反而有的只有感慨,一個老人放棄農忙後原來可以衰老至速,而他賣田賣地後積下來的錢財花了大半去蓋佛堂,那千叩首或萬叩首原來叩不出多一點點的生命力,且更悲哀的是屍骨未寒之際,老人的子女們已經極其可笑地錙銖必較起來。
所以這是頭一遭,我發現自己竟因為一個親人之死亡,而間接地導致自己身體或某一部分靈魂也跟著消逝壞死。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7) 人氣()

上星期沒去成墾丁,卻在台東長濱的海邊淋雨吹風撿石頭,還脫了鞋子在海邊的草坪上踢足球,下場非常悽慘,回程才到高雄漁人碼頭,就已經頭痛欲裂、全身痠痛,眼看著「忠僕號」就停在眼前,但卻連半點踏上去的力氣都沒有。

好幾年沒這樣的發燒感冒了,取消了所有的行程,除了九日在鳳新高中是很久以前就敲定的演講之外。刺青挪到下星期,台北之行也延後,休息兩天後些許好轉,但沒想到竟然開始咳嗽。對鳳新的同學很抱歉,演講到一半幾乎倒嗓,幸虧有那一瓶水讓我喝。

小嚕的店裡要舉辦長期的藝文活動,接了四月廿八日跟五月十二日晚上的各一場,小型座談會,聊些寫作與出版的實務,高雄的朋友有空倒是可以過來坐坐,其實大概沒有太專業的東西好講,反而可能會像是會客室裡的聊天。

聽說《左掌心的思念》裡錯字很多,真要命,跟編輯反應過了,所以新書稿子我想自己再校對一次,趁著修稿時多看幾回。下週一交稿後就開始寫新故事,〈七點四十七分,天台上〉是我最想寫的一篇,架構跟內容反覆想了快半年,大概都已經找好題材,相信二十天時間認真寫就夠了。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花蓮在即,但卻沒有很想出去玩的心情,因為非常想寫小說,「青春光年」三部曲的完結篇,鍾韻潔跟韓文耀的故事是我最期待的。一天一天忙,卻沒機會安靜下來把想好的故事寫出來。
詩集終於確定的是商周有興趣,也有出版的機會。但說真的,我非常討厭人家給我敷衍的感覺,要就告訴我出版或不、幾時要出版,否則到最後我寧願自己拿去影印店。我這輩子什麼都求,就是不喜歡求人。可是這半年來,出版社給我這樣的感覺,好像我拿著自己寫的幾個破爛字,去仗著自己還有一點小說市場而巴巴地求人。我沒這個意思,雖然我很想看到那些確實不能算是很好的「詩」被印出來。

今晚弄壞了一台冰箱,真他媽尷尬,要是被老爸知道了肯定被笑,那麼大個人了連冰箱都搞不定。所以這件事我決定不讓他知道。
德國朋友的告別派對,終於把他灌倒,也終於看到他吐。不過清理的工作不應該我去,因為如果連這個都得我出馬,那工讀生應該全部被辭退才對。大家都有自己的工作,我的職責是讓客人努力喝酒,不是清理嘔吐物。

我對一些外國人的評價真的低到極點,真感謝還有Tim是加拿大人。那些在台灣侮辱加拿大人的白色人種,但願他們有那麼一天,可以有哪個台灣人來告訴他們,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別以為你是白人就有特權,在台灣,你們只是在自己國家混不下去,才來這個窮山惡水出刁民的小島上騙錢玩女人而已。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三月的最後一天。前年大概就是這時候辦的週年慶派對,我正式開始當獨資的老闆,然後倏乎兩年,已經是七百多天後。
算起來從來到「爬蟲類酒館」至今其實也不只兩年,2006年三月廿五日還跟貓咪玩團時,辦了「穹空之音,共譜我風」的音樂派對,那算是接觸這家店的起初了吧?沒記錯的話,當時大概還花了一萬塊左右租場地費跟買調酒,而我們開著廂型車自己也運送了一大批器材,結束時下著雨,大家都很辛苦。
那時候剛在台中租了房間,偶而會在半夜裡跑到店裡喝兩瓶啤酒。我已經記不得當時的工讀生是誰,反正整家店只認識老闆,而老闆也未必有時間只陪我聊天,所以看最多的,其實是電視螢幕。
然後忽然間就接手了,就在樂團解散後,開始實習的日子。跟工讀生一起排班,雅如跟哇沙米與我一起輪流上班。前陣子回埔里,翻看那年的班表,都還記得當時的一點一滴,也記得那時很多人很多事,如今我還沒卸任,這些人已經逐漸遠去,不勝感慨。

兩年了,地下室的一切從無到有,前天阿Ben 來,喝酒聊天時,他說以後不管誰接手這家店,都是坐在我種的樹下乘涼。我可以居這個功了吧?當一些原本就不屬於我的客人幾乎都離去後,我們現在的營業額比起以前還要更好,這裡是靜宜熱音社的第二個社窩,是弘光熱音社的新舞台,是很多人晚上休閒的去處,也是有心事的朋友一吐衷腸的地方。雖然,我們稟承著傳統,會把所有秘密都當成八卦散佈出去。

太多太多的回憶是無法一一細數的,只是有時候會這麼想起來,然後感觸良多而已。下一任老闆也算是找到了,開始為之後的交接作準備,在辦完我的第二個週年慶派對後。還記得要傳週年慶派對的通知訊息時,本來我寫的是「保證不會有我的下一個週年慶」,但是Rich看了後很難過地勸我稍微改一下。那時我忽然想起來,前年他生日當天,我們在店裡幫他慶生,而他許的第一個心願,就是希望這裡不要再換老闆。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週日公休,但卻很累很傷。
到大坑的外國朋友家裡玩漆彈,連打五場,互有勝敗,但我傷了右大腿跟左腳踝。而且全都不是被漆彈打傷,漆彈打中的只有右膝蓋附近一點小烏青,那些重傷都是戰場奔馳或山坡上下滑落時受的。

算是一吐怨氣吧?這陣子自己發生太多爛事,身邊也是,找個機會讓自己盡情開槍,發了瘋地往前衝鋒,第二場攻防時一個人殺到敵陣地的最深處奪旗,感覺很痛快,雖然其他時候太多次陣亡在亂槍下,但也痛得很開心。
所有不爽都在扣扳機時把該忘記的人或事都一一打光。雖然現在非常累,最後連槍幾乎都握不住了,但還是痛快的。我還可以幫忙烤肉,順便幫自己店打打廣告。

穹風 2009.03.22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1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