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詩詞 (7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如同咫尺間卻不及岸的瑣瑣浮木,
離去後,就再沒了歸期,哪怕久違的陸地不過這兒、那兒之間,是奮起力來,興許一枝枒能觸摸的感覺,
但你總是看得見,卻搆不著的,
如同浮雲,如同落日,也如同浪花,還有昨天的自己。

這從也不是誰主張在意的話題,
小黑狗闌珊起身時,抖落出了,夢境之深彷彿我不知覺間迸出的臉上細紋,
牠不留下足踏印子,只似乎眼熟般,朝透出鹹味的空氣裡悶哼一聲,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七月無詩,炙陽蒸散的一抹記憶中,藏了桂花。
我緩慢踏過路面那堅硬乾涸時磨出窸窣之聲,飄搖風雨已在身後。
那山城哪,遙遠的印象裡。
但山城亦無詩矣,詩人漸老後便任詩意卡死在血管彎拗之際,
淪為心血管疾病的因子,呼應著吮入體內的尼古丁一同唱和。
嗚咽哩,嗚咽哩,難怪乎七月無詩。

儘管猶然惦記與嚮往著咱那把酒高歌的風華年月,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 Nov 30 Wed 2011 00:07
我無法承認又不能否認著那是回不去的從前如細雨丁零後自葉蕊上滴落的珠。
但亢聲吟唱於幽暗夜間的旋律還依舊,那燒不成灰的也就入土了。
還有昨天呢?還有前天呢?還有那些從前呢?
如惶然無措的孩子,但我且安靜無聲地沉默著,
只因鑿碎玉璧的尖銳已劃傷每個人。
歉歉然。

或是愛,或是恨,或是來不及細數的煙塵都需要落地之一瞬,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那些年秋暮光景有殘紅清清,短草間藏了不說的憂鬱,是對海風的怨悵之辭,
他們擔憂,來年的春曉之際,女孩裙襬又飄過時,怕不認得他們了。
而淡綠色如拇指一節那巧石則孤零零睡去,絲毫不曉浪花的扣問。
他又問說:好嗎,我們去旅行?

遙遠山頭邊泛起青紫成片時,羊奶咖啡正香。
苜蓿芽寂寞地獨自歌唱,羊蹄聲淹沒漁村,誰家炊煙就冉起。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1) 人氣()

越過了沾身微濕那薄霧後你便飲落一盞晨光,馱馬正循徑而下,
白雲蒼狗間驀然抖落的年月如蘆叢漫漫,都成茶餘。
是你此刻又想起了誰,才越過知了都遺忘的換日線蹣跚而來,
我攏起衣袖,在,江南零零細雨正紛然時,描出淡眉,
而,你那兒櫺格外木樨正醞釀。

猜是南方那城門邊柳葉逐翠了,江都畫舫今年可美?
我摘下初探於舊雪白地那新鮮草苗,嚐了一口夢,再,嚐一口就啟程。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 Aug 27 Sat 2011 17:34
  • 三坑


夏夜,風來,雨水濡濕柏油路面予一抹苔痕如此滋潤,
幽巷中便幾聲犬吠蟬鳴。
那年我在三坑下車,走著。

海潮幾番,鏤刻成怎番光景,妳說那是聆聽的好時節。
⋯⋯而我惦記長髮迎空的幻夢如逝去不返那片片韶光,
就捧起一縷思念,泛著茶香,彷彿回到三坑。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女子忽爾便寫了詩,道是前世乎?又或者今生云云何。
我則想起菩提樹下月光浸濕了郵戳的夜晚,連紙張都寂寞起來。
這一天/空靈著,像風聲如歌。

人於春來秋去間所走過的足跡哪,怎麼著,是淪陷的青春所砌葬的石巖,
而後來的詩人說,情詩不必多,夠用就好。
怎麼就不寫了?
我追悼的非是半晌貪歡的豪華消受,只在青茶半盞之際/零落著白露時,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楊乃文唱著應該那悠揚的曲調時還有浮雲緩緩飄移過蔚藍的天哪!
應該是怕了寂寞,應該是想了太多;應該愛著你緊緊握你的手。
太美的都是逝去的,而太遠的都是不來的,怎麼重來?
只好又等夜深時聽唱應該緊緊抱著你不讓你走。

那酷熱的街頭就走過去了年輕時張狂夢想還扛在肩上的自己,長髮飄揚。
太多的應該與不應該如凌亂錯置的碑石斜倚如林,
那年唱這歌的女子而今去了哪裡,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 Apr 08 Fri 2011 04:29
  • 天堂

那裡有暖暖的風,薄暮中微霧輕攏,就帶來潺水流動聲音,
矮樹蒼翠,然後歌聲片段。
好遠的山,好遠的雲,沒有人說話,就我躺下的綠草在耳邊呢喃:
「這兒你什麼都別想,聽,聽雀鳥正喜悅。」
於是沉沉睡了,很甜地睡著,夢中不再有夢。

從此揭下了霓虹大千裡才戴上的面具,也掙脫束縛腕上的枷扣,
沒有翅膀的人無須飛翔,倒是海浪一波波聲響中有母親懷抱般的清爽。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3) 人氣()

那順水而去的浮葉呢,潺潺中如失落昨夜枕邊的魂夢矣,多少花事。
擺佈得千里遠的煙塵一共相思,染半天橙紅,都納在葫蘆裡醉了又醒又醉。
空林裡哪,好音依舊,祠堂靜默,愁人唱著詩歌也就去了,
卻留滿地的枯葉正愁。

是以青山外蒼松矯矯那段傳說咱們也便筆記了下,箏弦勾捻間,悵悵著,
說是凝妝不語,看平湖秋月,履斷橋殘雪,聽南屏晚鐘。
但柳眉如黛轉眼也鬢如霜,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當冬夜漸暖時,初櫻映了曩昔誰步履依依然地,
就走過了望山橋彼端,拽起楊柳細枝,落半片葉綠帶黃。如昨,如昨。
晨曦成再難探視的光哪,俯仰間是霜露將散未散時氤成細絲,
杭菊又綻,咱們就飲了一盞,又一盞。

那年青色髮帶微飄,酒旂招展,紅顏緋緋時,妳說白娘子寧當寂寞如斯?
我立雪移時,走堤邊慢慢,白樂天彷彿又回元和年間,
詩章點墨哪,譜誰魂牽夢縈般未竟的歌,不眠猶醒,才坐看冬夜漸暖。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5) 人氣()

  • Mar 03 Thu 2011 16:11
三月天裡乍暖還寒的我醒在晌午時分,窗外映一天的藍。
武陵夢還瑰麗著顏色時,臥龍崗上餘雪未融,
寧靜致遠那聯語又朽化了千年,但古道猶存。
我說先生哪,你何其有幸是劉先主許你一段嘔心血的故事,
而我也等著舞台燈亮起。

迷霧森林中仰不見北斗指引,重樓宮牆內何得曉月斜指,
烏衣巷口小流潺潺裡是昨日司馬漂泊遺跡,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就莫約是殘冬還涼那時節裡興起一陣不過撩動額前髮絲的微風,妳正笑著。
隔著米黃色窗帘看外頭午後陽光,不自覺便想起來的畫面。同時趙傳輕唱略點悲傷的慢歌,噫然地,教人嘆息著。

是不離開太久卻也已經離開太久,是偶而回頭卻也望不見來時路的回頭,
我喝著二月下旬的可樂,任由香煙裊繞出妳的輪廓如昨。
這麼著飄飄蕩蕩,飄飄蕩蕩呵,故事濃縮成櫥櫃裡的玻璃鞋,能珍藏能緬懷能在鬢角白去時伴著濁酒盡餘歡。那遠遠處,夕陽就過了山外山。

我忽地想起六和塔前濤聲涑涑時還有老松不凋,那像極了沉睡的記憶如此舒緩恬靜,也像極了女孩單眼皮平凡卻笑靨依宛。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那便就此啟程了,夕暮正昏黃時,煙塵漫漫地,要哼著旋律起行。
最美的月光因此收納於記憶深處,從此天涯海角去。
我說:朋友,辭別昨日的喧囂霓虹,才見得天青萬里。
都是不忘的,只是掩沒了殘存一點惆悵,就不說,咱們看新風景去。

把好夢藏在口袋裡,帶著走。
等天邊盡頭走了一遭回來,才好將來下酒。
彼時,我們聊當年,又巡一盞青春的夢。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6) 人氣()

  • Dec 30 Thu 2010 23:03
  • 那國

那國,遠了些。二胡撩撥起碎亂的弦,朔風起時,大漠飛砂。
秋水映月,嫣紅了舊關樓頭一隅的缺,旌旗哪,今夜消垂,刁斗靜覷,
飛將軍沉睡在《資治通鑑》,史記是遙遠傳說。
而我拎著半壺酒,醉不醉地回國。

那國,遠了些,簫聲訴江南碧草太湖邊淒淒篇篇,夕陽下蓑衣小影。
晚來便捺一筆昨晨霧中殘夢裡畫舫痕跡,輕羅帳中,胭脂香。
李太白袍袖拂過處,文光焟焟著又生個詩鬼描北芒漆炬,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我輾碎了滿地金黃時,九份的咖啡館迎著風飄浮,於空氣中。
那安靜的午後時光,陳綺貞接著聊起小步舞曲,說誰是誰欣賞的風景。
那跟著便泛起了剪妳指甲的記憶哪。

百思不得其解的玄奧之處莫過於這冬陽下的晚照,三點。  
無聲飄過了滿天飛葉就帶走改變,瞬間即永恆。
佛家菩提是怎樣的菩提?我今天只喝一杯百香綠,就喝這杯。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長鄉無盡日,相逢自有時。
那些個年月裡有少不更事時把酒高歌的記憶,遂編成了記憶中無可取代的美好。
我說,老朋友,可不?

就免了酬對那一番俗套而成濫情感傷了,
弦歌之雅意時,你躬耕雲山繚繞那鄉間豈不正是人所企盼的生活?
褪去塵煙香氣的林泉間,有教人艷羨的澹然那是我所不及。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我忽然想起澎湖那赤裸裸而毫不遮飾的日光燦燦,
天人菊就吟了一山、仙人掌就唱了整晚,
我則如海岩不動,任歲月風化。
那年唷,那年。

前檐初曙的轉瞬間也就成了後廊的夕下,
許家村濤聲依舊、奎壁山幻然如昨,
我懷念起那年咱們小巷穿梭,就為了瓶海尼根。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 Apr 29 Thu 2010 13:10
  • 旅歌

我獨自坐在晌午時刻的安靜窗邊聽陳昇這麼唱著鏡子,
              你說你不能忘記過往總是有些心裡解不開的苦……
好多個我說的「再說」就萌上心頭,那些再說後來都沒再說,
倒是喝掉一杯杯稻香村的經典後,我這麼刪了幾百封信,
赫然發現,噢,當年我喜歡過這個人或那個人或這個人跟那個人喜歡過我之類。
但他們最後都不見了,就剩一個刪信的我。

藉此一舉以哀悼消逝的輕狂歲月時也感嘆十年一覺有好大代價,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 Jan 25 Mon 2010 17:23
  • 悼亡

那年,咱誰瞭解北芒山那蘆花如何飄邈人世間的悲哀?
這些個恩哪、怨哪,或些末可言喻的痛楚與辛酸哪。
我惦不起許多枝枝節節間怎生始末,卻記得一路開過草屯山的夜晚,百香綠。
妳說這就是人生麼?快意如此。
而今我獨自在酒館裡就又喝了一瓶啤酒,悼念妳笑靨粲然。

今年,咱又敬了懸天殘月,這隆冬已凍寒不了妳髮膚,
但我親愛的老友,可知來春櫻紅時如何櫻紅?來歲暮春時如何暮春?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1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