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輾碎了滿地金黃時,九份的咖啡館迎著風飄浮,於空氣中。
那安靜的午後時光,陳綺貞接著聊起小步舞曲,說誰是誰欣賞的風景。
那跟著便泛起了剪妳指甲的記憶哪。

百思不得其解的玄奧之處莫過於這冬陽下的晚照,三點。  
無聲飄過了滿天飛葉就帶走改變,瞬間即永恆。
佛家菩提是怎樣的菩提?我今天只喝一杯百香綠,就喝這杯。

於是乎輾碎滿地金黃,回家去了。
這世界是沒什麼道理的,好像愛情。

穹風 2010.12.30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