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bbx,長毛怪人,這傢伙是誰呀!?我是淑女,我是淑女,我是淑女……我不斷提醒我自己,雖然,我真的很想罵人。
『不信妳再看一次妳的說明檔,寫得不錯,但是有錯字。』
你這是誇獎我還是諷刺我!看著桌上的詩,在我最詩意飽濃時中斷,我聽見了自己咬牙切齒的聲音。放下筆桿,重新檢查我的檔案。有錯字嗎?我檢查不出任何錯誤來。
『時間經過兩分鐘,妳還沒改……』
關你什麼事啦!

再看一次吧!我說服我自己。
『我已經抽完一根菸了,但錯字還是錯字,看來妳真的不知道錯在哪裡。』
我在心裡面對他說:你最好能指出我的錯字來,不然,我不會放過你……
『再字應該改為在字,細節很重要,妳不應該忽略它。』

要不是再一瞬間懂了你的痛
要改為:
要不是在一瞬間懂了你的痛

我真的錯了一個字,趕快把它改過來,這位「長毛怪人」還很好心,又傳訊來:『這是國中生常犯的錯誤,妳下次要注意唷!』
那張寫著詩稿的手記紙,已經被我揉爛了。

『同學,我不是國中生。』
『高中生犯這種錯誤更不應該。』
『我已經是技二的學生了,不好意思。』
『技二了還寫錯字喔,妳完蛋了妳。』
我拒絕跟一個無聊的人繼續糾纏下去,把訊息切掉,索性關機算了。


「小乖,要不要吃芭樂?」淑芬是我的同學,她是新竹人。
「不要,心情很差。」
「怎樣,妳又江郎才盡了嗎?」
「被一個痞子打斷了。」我把那張已經揉爛的紙團拿給淑芬看,淑芬不寫作,不過她看了很多言情小說。
「這裡中斷也不錯呀,我覺得,味道剛剛好。」
「可是就是不甘願呀!」
「那痞子是誰?」淑芬問我。
「一個叫做長毛怪人的,誰認識他呀!」我把剛才他糾正我錯字的事告訴淑芬,淑芬說:「不錯的搭訕方式喔!」
「搭妳個頭。」她捧著芭樂,坐在我的床邊。
「我覺得妳這樣寫作太辛苦了,一切都只發生在腦海裡面。」
「不然呢?」
「妳應該親身經歷,去談個兩場戀愛的。」
又想鼓吹我往火坑裡面跳呀!
「不要,我現在過得挺好。」我一口回絕了她。

一個人沒有什麼不好,我可以一個人開著車到台中市看電影,可以約幾個朋友一起去KTV唱到倒嗓,可以毫無顧忌地在新光三越逛一整天。
淑芬說,不不,這是錯的。
「交個男朋友,看電影他會買票,會幫妳拿爆米花跟可樂;去好樂迪唱歌的時候,妳在唱,他可以去幫妳倒飲料,拿零食;去逛新光三越時,妳可以不只看看而已,可以叫他把信用卡拿出來。」
「是嗎?人家又不是欠妳的。」
「那叫做愛情呀,懂嗎?我可愛的小乖乖……」淑芬捧著我的臉,很親切地這樣對我說。

愛?我一點也不覺得應該是這樣。愛一個人,除了付出金錢之外,更應該付出的應該是心力吧!可是淑芬說來說去,好像只是找個金主或菲傭而已,況且,多個人就多個意見,我最討厭去跟人家協調什麼了,一個人,不是很自由嗎?
「小乖,長大點,妳不可以這麼任性的。」淑芬抱著我的枕頭,在臉上摩蹭著。「這種愛情的味道,妳早晚要嘗試的……」她做出很……很……唉……的表情。
淑芬跟我同年,不過她已經交過了一籮筐的男朋友,言情小說對她最大的幫助,就是讓她能夠很容易掌握男人的想法,而且,讓她培養了製造浪漫的能力。


『妳改好啦?孺子可教也。』
『謝謝喔。』
『妳的說明檔很有意思。』
『那只是夢裡面的情節。』
『我不是說引號內的內容,我指的是,屁話那一段。』
我很想問他,你是來亂的是不是。下了課之後,冒著大雨,我一路跑回來,早知道會下雨,今天就應該開車出去的。回到家裡,很習慣地就打開電腦,想放唱片來聽,卻不小心變成連線上網,正想脫掉這身濕衣服,bbx就出現了。
『你很閒是不是?整天掛在線上找人聊天?』一邊換衣服,我一邊問他。
『笨蛋,這叫默契,我剛上來一分鐘而已。』
罵我笨蛋?
『隨便你,不過我正在忙,沒空理你。』
他也很乖,居然就不再傳訊過來。換好衣服之後,我想去看看他的說明檔。

****************************************
『別看我,別問我,反正說了妳也不懂。
不懂就算了,我不怪妳。
因為,那是妳的智商太低了……』
****************************************

這是哪門子的自我介紹呀?我很疑惑地,又很蠢地,自己送了訊息給他,想問問他的說明檔的意思。
『妳真的很不聰明耶,都說叫妳別問了,妳還承認自己智商低。』
這是第一次,我想見一個網友,想見他,是因為我想扁他。

我不高,只能號稱153公分。從小,就有一堆男生圍在我旁邊,笑我矮冬瓜,而且,通常都還是我哥帶頭的。我會一邊哭,一邊追著他們,追到之後,我會很想打人,可是又打不下手。最後我就會回家告訴媽媽,媽媽會幫我把我哥給逮回來,讓我好好揍他一頓。這個「長毛怪人」,讓我想起那段悲慘的童年歲月…

『你讓我很想扁你,我真的有很笨嗎?』我不相信,我是才女,我是才女,我是才女……
『至少妳不聰明呀,妳喜歡閱讀嗎?』
『喜歡呀。』
『看過《傷心咖啡店之歌》嗎?』
『這本剛好沒看過。』
『張大春的作品呢?』
『誰呀?我不認識。』
『村上春樹呢?』
『聽過而已。』
『張國立,張系國?』
『……』
『妳看誰的作品最多?』
『藤子不二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說我還看了很多吳淡如的,光禹的作品,他沒回答我,只是一直狂笑而已。
『有沒有聽過白先勇,陳映真?』
『報紙上看過介紹。』
『台灣的出版社數不數得出五家?』
『包含漫畫的話就可以。』
『小姐,妳最熟悉的作家是誰?』
『席絹。』
『我想,妳還是回去多唸兩年書再來吧……』
我真的很無知嗎?
『不跟妳扯了,我要去大便。』
『站住!』
我生氣了喔!我是真的生氣了喔!你對一個不相識的女孩這麼無禮,對我大肆侮辱一番之後,居然跟我說你要去大便!?太過分了!
『喂喂,你給我回來!』
訊息與希望一同落空,這個人已經走了。
-待續-
像風一樣是你的習慣,可是,我這根風中的蘆草,你注意到了嗎?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