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an 25 Mon 2010 17:23
  • 悼亡

那年,咱誰瞭解北芒山那蘆花如何飄邈人世間的悲哀?
這些個恩哪、怨哪,或些末可言喻的痛楚與辛酸哪。
我惦不起許多枝枝節節間怎生始末,卻記得一路開過草屯山的夜晚,百香綠。
妳說這就是人生麼?快意如此。
而今我獨自在酒館裡就又喝了一瓶啤酒,悼念妳笑靨粲然。

今年,咱又敬了懸天殘月,這隆冬已凍寒不了妳髮膚,
但我親愛的老友,可知來春櫻紅時如何櫻紅?來歲暮春時如何暮春?
我嚐不起這般愁苦的滋味哪,只好又喝了一瓶啤酒。
倒是姑娘妳哪可好,這一睡可解了千古難圓的五十弦,
卻刻了來生的約定在菩提樹下,好吧,我便簽了名,畫了押。

來年,北國定當有晚梅迎香,
彼時我將寫首思念妳的曲子。或許就不哭了。
但今晚答應入這夢來,敬妳,為那只剩我孤自回想的,青春歲月。

穹風 2010.01.09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miissts
  • 我想你的朋友一定只希望你會思念她,會想起她, 但不希望你哭..:D
  • 今天剛好也是她廿五歲的冥誕呢。

    bbxtw 於 2010/01/27 21:39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珍妮
  • 你这一篇让我想起已经过世的两位朋友啊...他们走的时候很突然很突然,突然到我无法接受...

    他自杀前两天,他喝着酒,突然来抱着我说:‘妮啊,你一定想我啊!’。后悔的是,我那时候却因为他喝了酒而赶紧推开他说,随便回答他几句就离开了。却不知道原来他已经透露出他要离开了......

    我跟他在学校斗嘴,然后最后成为了活动的合作人,我大小声的把稿子交到他手的第二天,他一句也不说的就被车祸带走了...留下给我的,是那一份我交给他最后的稿子..

    看了这一篇,那一股难过突然跑了出来......
  • 生命哪....

    bbxtw 於 2010/05/06 16:52 回覆

  • 習慣成自然
  • 會讓人傷心的不是愛情
    那會是什麼呢?
    在我們這個年紀
    為什麼每個人都有心機?
    沉默
    是否對每個人都好?
  • 不是你那年紀的人才有心機,事實上,人只要一開始懂事,就會開始有心機。

    bbxtw 於 2010/10/06 23:1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