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旦這天,我獨自開車到機場,辦好出境手續。一張下午三點五十五分的機票,聽著自己心裡的日光旋律,要去寧波。這個這城市的名字讓父親從小就有著莫名的好感,五十幾歲後因為工作,終於去到那裡。

有好多年沒有一個人出國了,居然忐忑。但這自由與隨性的感覺不就是我多年來夢寐以求的?去看這世界每一個想看的角落,那些人與那些風景。假以寫作之必要,賦予那些走呀走的旅程一個如此漂亮的理由叫做「勘景」,我去了那些國家後,現在要去中國寧波了。

所以我一直是羨慕父親的工作的,儘管多年來沒有什麼事業上的輝煌成就,然而足跡卻遍及亞洲諸國,眼睛看過了太多平常人一生都沒看過的風景。因此我也慶幸自己是他兒子,探親也是出遠門的好理由。

應該是有一點大中國主義的心態,才有那種究竟是出國或回國的差別,兩者矛盾的意義在機場櫃台前交錯轇轕,竟爾讓我在回答地勤人員詢問時出現短暫的恍然迷惘,那一時無以自明的幻惑之感,直到我通關之後,看到二航廈竟然又有了吸煙區的興奮之情昂然而生時才慢慢淡去。
不過無論怎樣,這塊我祖父的祖父的祖父等輩曾踏過的土地,我怎麼也得回去瞧瞧的。不過這是戀土之情,一方面神遊渴慕之際,一方面我也得提醒自己,那可是個儘管膚色與語言都相同相近,但卻是個完全不同的國家。關於那塊土地上的人們是什麼德性,這已經耳聞太多,希望不會真的讓人太失望。
好吧,拿著登機證,我就坐在這兒了。

在候機室裡時又想,那該是怎樣的心情呢?龍眼可能正聽著什麼樣的音樂,手指不自覺地跟著顫動,彈奏出無聲的樂章,但望向窗外空曠的機場跑道時又難掩一抹心裡的茫然,究竟自己所要前往的是個怎樣的地方哪?那裡會有些什麼?真能在那裡完成自己的夢想嗎?
我很想就這麼集中精神,好好想像一下男主角的心情,然而不知怎地,卻覺得這當下的自己怎麼看都比較像是串場搗蛋的柚子,根本是來亂的才對。

穹風 2011.01.01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