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真不知道是福是禍,回家後被罵到臭頭,因為在外面待太晚,采薇也找不到東西吃,一通電話不是打到外婆家找媽媽,她居然撥到老爸的行動電話,爸爸回來後著實唸了一頓。而說也好笑,他回來時也沒帶食物,采薇的晚餐,居然是羽華覺得不放心,過來我家看看時,順手帶來的兩碗碗糕。
那天很晚了,等采薇入睡後,我把那個紙片折好,裁去了因隨手撕下而產生的碎邊,用一些小材料重新裝飾,做成吊卡,理所當然地取代了窗前那個小風鈴。

那天遇到劉建一的事,我沒告訴任何人,甚至連羽華都沒說。其實我們什麼都沒做,也什麼都沒說,他不過就是給我一張親手寫的四個字而已,而且寫的內容還跟我沒多大的關係。但我就是不希望別人知道,只想把那短短不到半小時的偶遇,當成自己偷偷收藏的秘密。只是羽華後來似乎察覺出了什麼,當楊博翰帶著他一起來我們班時,我跟劉建一比較不像以前的疏遠,偶而也可以聊上幾句,甚至有說有笑。

「聊久了總會認識吧?」我說:「你看楊博翰還不是愈來愈明目張膽?」
「可是我卻愈來愈苦惱。」第一次,大小姐跟我說她原來也是有苦惱的。
難得一個周末下午,爸媽又都不在家,我把采薇也拎出來,跟羽華一起搭火車到台中來玩,她還是不改大姐本性,又是冰淇淋又是飲料地直往采薇手裡塞,我想擋都擋不了。
「妳知道那小子問我什麼嗎?他問我願不願意當他的女朋友。」羽華用受不了的口氣說:「我們才出去過幾次耶!」
「幾次?」
「兩次呀。」她說:「一次是我們四個去逛街,另外一次是我家有客人來,我媽叫我去水里買冰棒,我懶得自己去,所以打電話叫他騎機車載我。就這樣,過沒幾天他就問我願不願意。」她攤手:「如果這樣我就要變成他女朋友,那再出去個幾次,是不是我就要乾脆嫁給他了?」
我笑了出來,這種告白確實有點妙。
「不過他對妳算是不錯的,隨傳隨到的司機耶。」我說:「雖然是有點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啦,但是至少他長得不錯,而且也很體貼。」
「妳覺得他不錯?」
「不錯呀。」我存著幸災樂禍的心態,笑著說。
「那好,我免費奉送給妳,拜託妳替我處理掉他。」
「免了免了,哈!」我大笑著趕緊搖手。

這個城市對我而言什麼都是新鮮的,對采薇當然更是。羽華有不少親戚在台中,逛街又是拿手強項,所以她很清楚哪裡的服飾店比較適合她的風格,也很能挑選自己想要的東西。反正口袋裡沒多少閒錢,我只是走馬看花,陪著一路聊、一路逛。可是采薇就麻煩了,她看到可愛的小飾品就會心動,還會嚷著要買。
「就買給她有什麼關係?一個頭飾也才不過幾十塊錢。」在女生用品的小店裡,羽華問我。
「那個頭飾買了之後,就少了一頓飯了耶。」
「有人叫妳花錢吃飯嗎?」結果她反瞪我一眼,拿了那個頭飾跟一堆自己要的襪子就去結帳。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才好,眼看她把帳付了,然後把東西交到采薇手上。
「會把她寵壞的。」我說。
「那只是個頭飾呀,小姐。」她笑笑,拉著我們就往隔壁賣咖哩飯的餐廳跑,也不管我們姐妹倆身上到底有多少錢,居然就大喇喇地開始介紹,問過口味後,也很乾脆地點了餐。

「妳是打算今天請客請到底就對了。」我搖頭嘆氣。
「我不花,我爸還會覺得很奇怪。」喝了口水,在氣氛靜謐典雅,鋼琴樂聲流淌滿室的餐廳裡,羽華說:「妳不知道吧?我爸離過婚,我是她現在的老婆生的。」
「是嗎?」很錯愕,因為這從沒聽她說過。
「他跟第一任老婆的婚姻關係很短,聽說很漂亮,他們生了個跟我真的不太熟,一年見不到三次面的姊姊。不過可惜我這個前媽媽紅顏薄命,結婚沒兩年就癌症過世了,後來又過很久才再娶了我媽,然後生我。不過我媽生我的時候也很辛苦,差點難產。出生後,我媽帶我去算命,算命先生說這小孩難養,可能很難帶。」

不知怎地,我直覺地聯想到劉建一,他是因為身體差,所以也很難養,結果才變成神明的小孩。
「所以能給我的,我爸都不會吝嗇,可能是因為他覺得我大概隨時會死掉。」說著,忍不住笑出來:「也許妳會覺得我很奢侈,可是在我家就是這樣,有時候會讓我覺得,好像除了錢多之外,我自己簡直一無是處。」
「但至少妳有人人稱羨的生活呀。」我說。
「那又怎樣?很多東西是錢可以買到的沒錯,但是有更多,是再多錢也買不到的,那些東西上面根本沒有條碼,妳拿到櫃檯也刷不出個價錢來,就跟愛情一樣。」羽華搖頭,說:「就算要談戀愛,我也會找像個像劉建一那樣的,至少我可以感覺到被需要,也可以感覺到自己是真的有存在的價值,而不只是一個幫家裡花錢的機器。」

我不曉得該怎麼安慰她才好,當餐點送上來時,羽華用湯匙攪拌了一下咖哩,又說:「現在妳知道我為什麼要拒絕楊博翰了吧?因為我覺得他跟我差不多,雖然可能他不比我家有錢,但一樣要什麼有什麼,唯有愛情他是買不到的,跟我一樣可悲。」
我點頭,沒有說話,心裡把我所認識的楊博翰拿出來度量一番,確實如此。

「可是我比較想過徐姊姊的生活。」突然,一直安靜著吃飯的采薇忽然說話,嚇了我們一跳。
「為什麼?」羽華臉上原本複雜的表情突然緩和下來,變成很單純而且和藹的樣貌,親切地問采薇。那樣子活像是個老婆婆在對小女生說話的口氣,但天曉得其實她們只差一歲。
「至少不用連買個頭飾都得擔心下一頓飯會沒得吃。」說著,她橫我一眼,顯然還在記恨。不過身為姊姊,我也不遑多讓地瞪了回去。
「那妳要怎麼做,以後才能過跟我一樣的日子呢?」
簡直是諄諄善誘了,我可以猜想得到接下來羽華一定會說什麼要用功唸書,長大後努力賺錢的話,但結果沒有,采薇回答得非常快,而且是不假思索地直接回答,只是答案讓我手裡的湯匙差點沒掉下來,她說:「等我爸媽離婚,等我爸娶個有錢的新媽媽應該會比較快一點。」
「死小孩妳說什麼?」聲音雖低,但我聽見自己嚴厲至極的口氣。
「采芹……」羽華趕緊要制止我,不過她也來不及說出話,因為采薇嘟起了嘴,立刻接口:「昨天晚上爸跟我說的,說他以後要娶一個有錢的老婆,讓我們一起過好日子的。」

我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但一臉認真的采薇,用她的表情告訴我這絕對不是她捏造出來的蠢話,那瞬間,我氣得想一巴掌朝她臉上打過去,但沒有,我只是忽然有股壓抑不住的情緒,把眼淚從眼角裡逼了出來而已。
-待續-
不是一無所有的時候,我們才更應該珍惜無價的情感嗎?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