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電影演的內容有點血腥,而熒繡看得很專心,絲毫沒有分神,連爆米花都忘了吃。我坐在她的旁邊,眼睛盯著螢幕,心裡卻亂成一團。看完電影之後,要去哪裡好呢?難道就這樣結束一個晚上的約會嗎?我該用什麼理由再約她去別的地方走走呢?這些問題,一直在腦袋裡面轉來轉去。

今天晚上來看電影的人不少,因為坐在我們前面的人很高,所以熒繡必須側著頭看電影,而我剛好可以從我這邊的眼角餘光瞄見她的臉。今天晚上熒繡臉上略略擦了一點點的粉,也稍微塗了淺色的脣膏,加上今晚的裙裝,所以特別顯露出她的女人味來。
熒繡很專注於電影,竟然完全沒有發現我的存在。

大約看到了一半吧,熒繡的手機忽然傳出一聲鈴響,很輕微的,只有「嗶」一聲而已。她從口袋裡面掏出手機來,按了幾個鍵,沒有直接拿到耳朵旁邊,所以應該是訊息而已。從那封訊息之後,她的目光沒有再回到電影上面。
她看完簡訊之後,又把手機放回口袋,然後低著頭,我也沒有在看電影,因為,我看見了比電影更吸引我的,是她的眼淚。

是誰傳來的訊息?是那台FZR真正的主人嗎?雖然努力告訴自己不要去想像,但是卻克制不了。熒繡又把手機拿出來,又按了幾個鍵,她又看了一次那封簡訊,然後,又是一滴眼淚流下來。
瞄了一眼電影院裡的人群,彷彿他們都不存在了似的。熒繡的眼淚無聲地一直流著,滑落臉頰,滴到了她的裙子上。找不到任何話說,我只是靜靜地,把口袋裡面的面紙拿出來,抽了一張給她。
她握著面紙的手很用力,我很想把我的手伸過去給她,因為我怕她握痛了她自己的手掌心。熒繡安靜地哭夠了之後,小小聲地對我說:「對不起。」然後離開了座位,走出了電影院。

夜晚的風有點涼意,街上的人群帶著各種不同的表情與心情在走著。我跟在熒繡的背後,陪她走到新光三越外面。她面對著中港路的車潮,駐足良久,我們只能這樣安靜著。
「阿哲。」她終於開口了。「對不起,連一場電影都不能陪你好好看完。」
我把左手插在口袋裡面,像是無所謂地用右手搖晃著那杯爆米花。
「你會想知道是怎麼回事嗎?」
「妳會想說嗎?」
熒繡臉上的粉底擦得不是很厚,即使眼淚流了不少,妝卻還是很清新。她從口袋裡面掏出手機,按出那封簡訊,然後遞給我看。
【我想,我還需要一些思考空間,我不知道自己要的究竟是什麼,所以,妳不必再等我了。】
「懂意思嗎?」
我點點頭。「所以?」
「所以,我還得繼續幫他保管那輛車了。」她苦笑著說。
走到旁邊停車場附近,熒繡有點失魂落魄,腳步也散散的。
「沒想到你開始了解我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我的感情生活喔。而且……」我指著她口袋裡面的手機說:「還是不大順利的感情。」她笑了,很悽楚的笑了。
我也笑了,很無奈地笑了。

或許是因為她的心情很亂吧,我們沒有回家。
雖然坐公車很省錢,不過,我不想看見美女在公車上搖來晃去的模樣,那太汙辱美女了,所以我選擇攔計程車。一路坐到台中市區的綠川西街,這裡是全台中最熱鬧的地方,我帶著熒繡進入一棟大樓。這棟大樓以前是家百貨公司,很多年前就倒閉了,上面只有幾層住戶,電梯可以直接通到十六樓的頂樓。
「你常常來這裡嗎?」
「以前常來,這裡沒多少人知道。」
我們看著台中市繁華的夜景,置身在一片霓虹之中。
「從遠處看夜景是一種美,從夜景裡面看夜景,是另一種美。」
「從夜景裡面看夜景?」
我拉著她站到圍牆邊,讓十六樓狂亂的風用力拍打著我們。
「從遠處看夜景,妳站在世界外面,只看到外表的美。從夜景裡面看夜景,妳站在世界裡面,會看見美麗底下的傷心。」
「是嗎?」她搖搖晃晃著,小心翼翼地學我爬到圍牆上,面對著夜景坐著。「真的可以看見美麗底下的傷心嗎?」
「本來可以,不過現在只能看見美麗底下的神秘了。」
「什麼意思?」
「妳穿著裙子,還學我這樣坐。十四樓下面所有經過的人,不都可以看見妳美麗的裙子底下的神秘了嗎?」
「啊!」熒繡趕緊夾緊雙腿,還把裙子塞到腳下壓著。
看到她慌忙的樣子,我笑了起來。
「你還笑,都是你害的。」
「不要笨了,有誰能在晚上從一樓,看見十六樓上面一件裙子裡面的秘密呀?」安慰女孩子的本事我沒有,逗她笑就容易多了。

「聽妳同事說,妳現在在補習?」熒繡點點頭,告訴我說,她現在只有在家自修。
「先存夠補習費吧!我爸媽不是很贊成我重考,所以我要自己存錢。」
「那要存到什麼時候?」
熒繡把馬尾鬆開,任由晚風吹亂了她的長髮。「慢慢存吧,反正女孩子不用當兵,今年不夠,就明年再來囉。」
不曉得為什麼,我總覺得她的聲音裡面有點孤單,或許是提到了她的家庭環境吧,熒繡一共有兩個哥哥,一個要繼承機車行,一個在唸大學。她的父母親希望她從商,所以逼著她要唸商專,所以她才決定離開家裡,到台中來生活。「我想唸外文。」她說。
「我跟妳差不多,我以前是唸工科的,後來重考大學,才轉唸中文。」
「會不會很辛苦?」
「會。」我笑著站起來,從地上撿了一顆小磚塊。「我們補習班就在這附近。每次當我唸得很灰心的時候,我就會跑到這裡來,然後像這樣。」說著,我把小磚塊往夜空中用力地擲了出去,小磚塊畫出一條拋物線,在空中飛了出去。
「啊,下面是馬路耶!萬一砸到人怎麼辦?」熒繡驚訝地往下看。
「放心,妳要對自己有信心。」
「信心?這很難說吧,你又不能確定下面就一定會剛好沒人。」
「我說的信心,是妳要相信自己就算砸到人,也一定逃得掉。」
「啊?」
-待續-
我知道我要的是什麼,所以妳不必等我,因為,我已經在妳身邊了。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