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870
「門票」
這是一種極其矛盾的心理,我一方面按耐著滿心的不以為然,把乖乖掏出錢來買票的這種行為看成自己人格的低下,認為世上不該有哪種「人」應該淪為被消費參觀的「展覽品」,但同時又佩服泰國政府以這種近乎放逐的方式來作為最有效率的保護措施,將那個已經幾乎斷絕傳統的民族孤立於河谷深邃的彼端,並依此做為發展地方觀光的最大吸引力。

不算貴,買張票,搭上船,我要去看一個將近三十年來始終只在書本或國家地理頻道之類的節目中才能看到的民族。自以為是的觀光客們,就儘管去矛盾吧,人家的日子總還是得過,對吧?



IMG_2874
「分隔線」
這是一個售票口穿越後的畫面。售票口的此端是最能代表文明世界之所以聞名的關鍵所在,也就是商業行為。透過購票的商業行為,按人頭計數地取得資格,然後才能走過這個關卡,通往下一個目的地。但荒謬的是,那個我們以極其文明的手段所取得的資格,竟是為了要能走上一段水路後,去瞧瞧一處近乎原始的荒涼族群之傳統生活型態。

我在這個國家裡最常遇到的矛盾心情也就在此,究竟怎樣的生活方式才是最適合人類的?那純真與簡單的美好,到底該以怎樣的方式呈現?問題總是想著想著就忘了問題之所在,而看著晃著聽著,問題卻又浮上腦海。



IMG_2893
「船火兒」
掌舵的大叔曬得黝黑,圓嘟嘟的臉頰與其身形在在與人一種安心的感覺。小舟的船身甚窄,走上去時搖搖晃晃令人不安,特別擔心相機濺濕或落水。落座後,我給他拍了一張照片。大叔的模樣令我想起《水滸傳》裡的人物,既然都開著船了,當然不適合把人物套成「黑旋風」李逵,但這也絕對不適合「浪裡白跳」張順的白淨長相,那麼,大概就是張順他老哥「船火兒」了吧?那個撐船的稍公,把渡客載到江心後就從艙底板下抽出刀來逐一勒索的壞蛋傢伙。

掌舵大叔不曉得我滿肚子裡盡是這些亂七八糟的聯想,他大概以為我只是個對什麼都好奇新鮮的遊客,微笑著,他發動了引擎。而我那時又在想,好吧,是我多心了,人家只是賺點辛苦錢而已,這裡還是政府立案的風景區呢。



IMG_2904
「水後」
都說人爭一口氣,佛爭一柱香。河邊的樹叢也得拉長了脖子爭取一點日光映照的機會,於是長著長著,就長成了這麼一番模樣,歪歪斜斜,夾岸往河面上來,努力多曬點太陽。聽說不久前發過大水,氾濫嚴重,大水漫得老高,以致於有些飄浮在水面上的垃圾還卡在這些橫生於河面上不高的枝幹上頭。

我以為至少會看見猿猴松鼠之類,結果只看見了人類蹧蹋自然後所留下的證據,還挺不好意思的。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