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375

「罌粟之山」
絲毫不覺冬意,走來有汗微溽。在山坳間仰望,粉彩點綴了翠綠,間或幾幢茅屋不像老舊的越戰電影,倒以為置身陶淵明拈來的那段故事中。但浪漫原不在此,這僻舊小村已成了花卉種植示範區,而我比較憧憬的則是數十年前據說滿山遍野的罌粟。噢,罌粟,多麼美的名字。

那之前,這兒美的是名字;那之後,這兒美的是花色。而我好不容易找到了幾株示範用途的罌粟花,忍不住唱起了陳昇的「鴉片玫瑰」。





IMG_2381

「毒果」
這未熟之果充滿神秘與媚惑,即便午後艷陽下依舊有詭迷氣氛。你需得以利器或指甲將之劃傷,那麼,這魅惑之果便會從傷口縫間泌流出汁液來,成為奪人心魄的最初。

人類對罌粟的需求有何罪惡也許值得商確,但醉人的或者只緣自於那點我們對浪漫的渴求?





IMG_2384

「來時路」
距離曼谷已近千公里,我站在好不容易才抵達的山巒半高處俯望,不見盡極之處,惟雲煙飄渺,籠罩了來時路。距離傳說中的金三角地區已經不遠,但那兒並非此行去向,我在輕撫過罌粟的幻魅後決定到此為止,是該折返的時候。

但來時路呢?雲深緲朦的彼端,真的還有來時的路嗎?若無所來,焉有所去?我問,但茅屋錯落著,它們不言,也不語。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