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她哭什麼?」
「哭她跟她男朋友的事。」
「這兩個人有問題是吧?」
「一個在中部,一個在南部,一個心裡面有個完美女孩,一個很努力要做他的完美女孩。」
「然後呢?」
「她男朋友認識了一個很不錯的女孩,據說,有點接近他要的完美。」
「又然後呢?」
「她問我說我心裡面有沒有完美的女孩。」
「有沒有?」
「有。」
「什麼樣子?」
「她那樣子。」
貓咪捧著泡麵碗,關掉了電視,把目光焦點從小澤圓移回到我身上。
「那你為什麼不跟她說?」
我為什麼不跟她說?大概就是因為缺少那一點「狠勁」吧!

貓咪給我的建議,是趁虛而入,直接把她搶過來。
「這是一個自由的社會,況且,你不是橫刀奪愛,因為,那個男的還有別人,充其量,你只能算是撿便宜。」
撿便宜?這是什麼話!雖然我也很想這麼做,可是,這總有點說不過去。看我面有難色,貓咪很嚴肅地對我說:「如果到最後你還是把不到她,就準備湊錢幫我換輪胎吧!我不會讓我的輪胎死不瞑目的!」

這個星期我過得很辛苦,因為期中考週的緣故,我得考一堆文學理論,可是每當我背到大觀園裡的建築物取名的意義時,我就會從瀟湘與林黛玉,想到熒繡的眼淚;當我看到史湘雲的臭脾氣時,我又會想到熒繡的冷漠。算了,換本書吧!
結果當我讀到<孔雀東南飛>的時候,我又聯想到熒繡那個自私的男朋友……所以期中考在一團混亂當中度過了,亂到不能再亂了…

好不容易捱到星期五,我一回家就趕緊洗了澡,換上了衣服。
「兄弟,給你個建議。」
我在下樓的時候,遇見了從飲水機泡麵回來的貓咪,他居然還在吃泡麵。
「狠一點,在該你表現的時候,像個大男人的樣子。」
「然後咧?」
「不過,不要隨便弄大人家的肚子。」
「去死吧你。」我說。
前一天晚上的電話中,熒繡似乎已經恢復平靜了,她今天請了一天假,想到東海來走走,不過我還是得到台中市去接她。
下午兩點鐘的台中市很忙碌,像個熱鬧的菜市場,尤其在市區裡面,交通更是亂,自從上次飆車之後,我把小凌風牽去大修一番,希望能多延它兩年壽命。

在莒光新城外面巷子口,有一顆星星正在閃閃發亮著,熒繡今天特意把頭髮放下來,梳得很整齊,一反過去一身黑的打扮,今天的她很淑女,一件米色的上衣,還有一件褐色的短外套,搭配白色的裙子,剛剛好。
「敢問閣下可是楊姑娘?」
「才一個星期不見,你就忘了我嗎?」
「沒辦法,誰叫妳從黑珍珠變成花蝴蝶,我當然要確定一下。」
熒繡笑著上車,側坐在我後面。

我們在藝術街停下來用走的,街上落葉繽紛,行人不多,野狗卻不少。
「你那時候為什麼要突然衝出來?」
我把被胖姊姊的笑聲性騷擾的事情跟她說,熒繡大笑著,完全沒有淑女的矜持。
「原來你還是個作家唷!」
「作家二字,愧不敢當。」然後我把我貼小說的BBS告訴她,還介紹了自己的幾篇小說。
「作家應該是口若懸河的吧?為什麼以前你總是吞吞吐吐的?」
怎麼又問到這個老問題呢?
「那是因為我怕嚇著妳,而且,妳看起來也不像是好說話的人。」
熒繡的臉色突然黯淡了一下。
「怎麼了?」
「沒有。」她加快了腳步,走到一個小花圃前,在欄杆上坐下。她的眼光環顧著風景,而我的眼光則駐足在她臉上。
「幹嘛?」
「在猜。」
「猜什麼?」
「猜妳。」
「猜我什麼?」
「猜妳在想什麼?」
「猜我在想什麼?」
「猜妳在想著妳不說話的原因。」
熒繡看著我,忽然長長嘆了口氣。
「你很賊喔。」
「我很賊,也很貪心。」
「他喜歡安靜的女孩,喜歡女孩子不說話的樣子,最討厭的就是女孩子哭,剛好我也不是很喜歡說話的人。以前他會喜歡我,就是從這裡開始的。」她自顧自地說著:「其實,我只有對陌生人會不說話,對朋友,我跟其他的女孩子並沒有差別。他也不喜歡我穿裙子,他說穿裙子的女孩看起來就很不乾脆。」然後她伸手在耳朵下面輕撫了一下,沾了一些粉底。「他說,口紅是他能忍耐的極限,愛化妝的女人通常比較龜毛。」說著,熒繡抬頭對我笑著說:「可是今天,我化了妝,又穿了裙子,而且,我變得很愛哭……」
我看見她的眼眶裡面有淚珠滾動。
「今天是妳的生日,所以妳應該要高興才對。」我蹲下來,遞給她一張面紙。
「我該高興嗎?這是我跟他在一起以來,第一次過生日的時候身邊沒有他。」
我很想跟熒繡說,沒關係,至少有我,可是我說不出口。或許這就是貓咪很不爽的原因,然而,你怎麼能夠在一個人已經很難過的時候,還拼了命地想要攻佔她的心?
「不過我很高興,能夠跟我的好朋友一起過生日。」她擦去了眼淚。「而且我這個新朋友,居然還是個小作家。」
我們都笑了。她還是悽楚地笑,我則是心疼地笑。
-待續-
我答應妳,不管是哪一天,只要妳回頭,我都在妳身邊。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