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度山之戀 08
08

以特別來說,他絕對是一個特別的人,會對我說他奇怪的人生觀,卻又不喜歡告訴我他其他的事情,甚至,也不大喜歡告訴我他太多現實中的事情,即使說了,也都很簡略。
需要把自己搞得像謎一樣嗎?握著方向盤,我想著這個問題。
從弘光到靜宜,不用十分鐘的路程,說不定我們可能早就在某家便利商店裡面擦肩而過,甚至,可能在東海或沙鹿某家擁擠的自助餐裡,面對面吃飯過,只是我們彼此不認識而已。

晴朗的六月底,天空沒有一片雲,藍色是唯一的顏色。說不上該不該興奮或期待,從早上九點半起床之後,我就一直坐在床邊發呆,一直失神地坐到中午,最後,我連像樣的衣服都沒考慮,隨便穿件上衣與牛仔褲就出門了。而直到我發動車子,都還在懷疑這是不是真的。
我想見他,可是絕不是這樣慌亂下所做的約定,更不是那樣隨便一句話就約定了時間、地點,他好歹也應該稍微客氣一下,或者尊重女性的看法。
「是嗎?那明天下午兩點半,靜宜校門口見。」一句話就都打定了所有主意。

忐忑的十分鐘,經過四個路口,我到了靜宜校門口,中港路上的車仍舊不少。把「小白」停在校門口的電話亭外,我四處張望,沒有一個人是穿得一身黑的,記得長毛說過,他喜歡穿一身黑,因為這樣最方便,什麼搭配都省了。
我也沒看見哪個男孩是長頭髮的,只有偶而幾個學生經過而已,時間到了下午兩點二十六分。打個電話給他吧!昨天晚上,他的電話號碼,我又重新輸入回手機裡面,以免又發生什麼糗事。
「到了沒?」
「嗯,我開白色的車。」
「靜宜對面有家7-11,開到對面來。」然後他就掛了電話,真是……

我下車去買了一瓶礦泉水,好沖散炎熱的感覺。背靠在後車箱上,靜靜地看著我所陌生的這一帶。天空好藍,依舊沒有白雲,正如我的腦袋,空得沒有任何想法,我遇到突發事件時常常都會這樣,呈現莫名的呆滯。正當我在享受發呆的樂趣時,一輛黑色的三冠王機車衝到我身邊來。那輛機車速度極快,騎上人行道之後,還差點撞上我的腳。
「小乖?」
「長毛?」真的是你嗎?連我手上的礦泉水都嚇呆了。

他不高,不胖,頭髮說長不長,大約快要及肩,不過卻非常凌亂,完全沒有梳理;臉上都是曬傷的痕跡,連鼻尖也在脫皮,更誇張的,是他沒穿一身黑出來,他穿著一件黃色的上衣,上面印著「中D份子」,那應該是他們的系服或班服,已經洗到發白了;下半身是一件寬大到不行的米色滑板褲,已經髒到發黑了;還有一雙水藍色的夾腳拖鞋,已經爛到快斷了。這是我以為的那個長毛嗎?看著正對著我笑的男孩,噢,我的天哪!
「系,系服嗎?」
「我學弟的班服,我也買了一件。」
我顫巍巍地伸出一隻小手指指著他的上衣,另一隻手則抱著礦泉水,緊抱在胸前。「你的臉?」
「曬傷啦,綠島太熱了。」說著,他居然很輕鬆地從臉頰上面撕下一塊皮來。「妳看。」讓我嚇傻在原地。

「上車吧!」他拍拍機車座椅。
「要去哪裡?」
「我家呀,不然妳要站在路邊聊天喔?」長毛一副很輕鬆自然的表情。
你不知道邀請一個初次見面的女孩去你家,是一件很不禮貌的事情嗎?現在是下午兩點半,你應該問我要不要喝杯下午茶,再不然也要客氣地問我吃過飯沒有,我沒吃,我好餓,我好想罵髒話……他用破爛的夾腳拖鞋在思考的樣子,直接叫我上車。
而我也很不爭氣,鎖上車門之後,連安全帽也沒戴,三冠王已經開始飛了。他的長髮不斷飄到我臉上,刺刺的,癢癢的,不只是臉,還有更深的心,都有莫名的感覺。
他家也不遠,是個小宿舍,在學校附近而已。樓下有一排機車,停放得很整齊,只有我下車之後,他的三冠王特別塞在角落的電線桿旁,特別顯眼。我問他是不是自己住,他說不是,上面是個客棧,也是遊民收容所。基本上,是個沒有門禁與限制的窩。
有這種地方嗎?有的。
這棟樓很乾淨,是新樓房,只是到處擺著凌亂的東西,甫一上樓,就遇見一個短髮的女孩穿著睡衣從走廊逛過去,叫長毛一聲學長。
「我學妹。」
「噢。」我還抱著礦泉水,心裡面驚疑不定。
轉過樓梯間,又遇見一個原住民的男孩,他手上拿著一瓶竹葉青。我沒喝過,不過我知道那種酒很烈,他身上酒氣濃重,遇到長毛時,叫了一聲學長。
「我學弟。」
「噢。」
有點不該來的感覺。他們門前有個鞋架,我看到了好幾雙女鞋,長毛在前面推開門,然後甩甩腳,直接把腳上的夾腳拖鞋拋出去。
「欸,妳好。」
房間裡面有個頭髮捲得很離譜的男孩,坐在房間地上,他手上有把吉他,旁邊也是一瓶竹葉青。
「你好。」
「我學弟,叫阿福。」
我又對那卷髮男孩點點頭,他很專心地彈著吉他,似乎沒有理會我們的打算。
長毛要我隨便坐。隨便坐?這個房間裡面有一張大床,上面棉被亂七八糟,另外還有一隻恐龍布娃娃,我依稀記得,長毛說過那是他最愛的布娃娃,而且,還是自己買給自己的生日禮物。床邊有一張電腦椅,上面堆滿衣服,除此之外,這房間沒有其他像是椅子的東西,我也很想隨便坐,不過,我不知道我可以坐在哪裡。
他點起一根香菸,然後鑽進了床底下。我才想彎腰去看他詭異的舉動時,他已經爬出來,還抱著一隻貓。
「唷,說阿姨好。」
他拉拉著貓的腳,對我做動作,然後開始叫我看他的貓如何神奇,那隻可憐的金吉拉,被長毛抓起來後空翻,接著被他扒開四肢,大跳艷舞。
阿福說還有更厲害的,於是兩個男生加一隻貓,開始演出人貓大決戰。我楞在原地,礦泉水抱在懷裡,背包也沒拿下來,看著他們興奮地表演絕活,我有點想拔腿逃走的衝動。
瘋了,一堆瘋子……這裡是什麼鬼地方呀!?

長毛大概覺得我對他們的表演不感興趣,所以把貓放開,貓馬上逃進廁所裡躲起來。我強做鎮定地在房裡瀏覽著。他有六個書櫃,還有一個大櫃子,全部都是書,從中國歷史、地理,到諸子百家與現代文學,甚至連《說文解字》都有。
本來我站在門口旁邊,隨時準備逃命的,但不知何時,我已經被一排小說所吸引,慢慢移動到了大書櫃前。
「哪,妳也不用去買了,乾脆我的書借妳好了。」他很自然地說著,然後,又衝進浴室去抓貓了。
這次我不再理會他們人貓之間的把戲,專心地看著他架上的書籍。這些書大概可以開家小書局了。
「大頭春,這是誰呀?」
「就是張大春啦!」
浴室裡面傳來貓的慘叫聲。
「好多村上春樹的書,你都買齊了嗎?」
「太厚的就沒買。」接著換他慘叫。
「為什麼沒買?」
「太貴了。買不起。」
最後是人跟貓一起慘叫,阿福丟下吉他,也衝進浴室去幫忙抓貓。

我覺得,身為一隻寵物,生長在這種家庭真是可憐。我媽的馬爾濟斯只能在車後座散步,已經很委屈了,這隻貓要應付這種主人,還被強迫當成馬戲團動物,簡直生不如死。長毛要我隨便看,想看什麼書自己搬。
「那麼多,兩隻手怎麼拿?」我盯著一堆書發起呆來。「噗」地一下,一個小紙箱丟到了我的屁股。
「裝一裝吧!」
「你不怕我借了不還?」
「書是拿來看的,不是拿來擺的,妳如果會認真看,送妳也沒關係。」
他趴在地上,按住貓的頭,開始親吻貓臉。
我手裡的礦泉水不知何時已經放下了,看著他很自然,完全不掩飾地,做著真的很愚蠢的動作,絲毫不因為我的來訪而有所改變,不知為什麼,我的嘴角忽然浮出一點弧度,有了連我自己都不能理解的微笑。
-待續-
那是你的樣子嗎?這輩子,你都會一直這樣子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bxtw 的頭像
bbxtw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