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懂,大師們講話為何要這麼文謅謅。
其實講白了意思是非常簡單的:
人做一件讓自己開心的事情時,「意義」與否就不重要了,比如打手槍。你打手槍時會考慮這樣做的意義嗎?不會。那就對了。
反之,當你做一件讓自己很痛苦或賭爛的事情時,唯一能讓自己覺得好過一點的,就是你可以找個「意義」來說服自己繼續受苦受難。比如做功課或加班。
而我們活著的這輩子,往往就是在這兩種心情或情境下不斷交錯。

夠白話了吧?這樣大家都看得懂,為什麼妳非得寫得連我這個三十歲的人都看得一頭霧水的文字呢?
擺明了欺負人嗎!?可惡!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