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過去是怎麼也無法過去的。
昨夜花零晚冬雨,一晌春秋,
西山人去後,半面江流。

有些未來,未來永遠不會來。
空描萬里江山舊,不見伊人,天自悠悠。
瑤宮明曲依稀在,蘿織袖,掩映愁。

等待的盡頭是一片突稜桀莫,巨岩梗斷旅途的方向。
親愛的人在哪裡,我說。
永無止息的風吹得走思念,但風吹不進妳的窗。
親愛的人在哪裡,我說。

存在腦海裡的一種東西叫做夢想,那夢想在遠方。
關山千萬里,何處是家鄉。
掛劍聽濤去,迴身巷,曳流楊。

存在腦海裡的一種東西叫做回憶,那回憶在遠方。
不思量,自難忘,偏是生死兩茫茫。
猶記他年別離,晴空皓月,西樓窗。

寫情的人才最無情,隻字片語都給了自己。
別了,親愛的人,我說。
無情的人才最傷情,擦肩而過卻裝作無心。
別了,親愛的人,我說。

穹風 2004.03.17 埔里山居塗鴉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南湘慧
  • 無情的人真的無情嗎?傷的未嘗不是自己的情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