顛翻酒壺那夜便起了誓言不寫詩,詛咒月高懸時一夕初春雨,
十年覺醒,揚州夢過時要強抑寂寥,咱掛劍長笑,
大江東去帶走的除了英雄,還有滿滿梨花白。
興許失眠千年的病症於是有了妳的名字當作藥方。

斷落青絲那時便許了念頭不寫詩,迴避雲闔掩時滿樓晚秋雪,
掌中纖細,落拓歸來後要搖曳衣袖,咱把酒高歌,
是非成敗換來的除了扁舟,還有淡淡夕陽紅。
或者飄蕩千年的文字竟爾有了妳的名字當作歸途。

我以生死難移的思念做為承諾,堆滿滿一線海藍碎玉映上蒼穹,
不留傳說,只要記得我容顏換改在這煙塵中。
我以愛恨交織的惆悵做為承諾,勾草草一盞硯墨點捺悼祭殘風,
不留傳說,只要別忘我指尖顫動在妳記憶中。

穹風 2007.07.12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