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定河北後,曹操親往袁紹墓前祭奠,在中原最後兩大強權的成敗底定後,死對頭終於有了墳塋前的平靜。曹操想起青春年少時,與袁紹一起在京師的荒唐歲月,也想起一起討論過的,關於爭天下的看法。
當年袁紹認為應該先據河北,利用燕、代的鐵騎,往南跟其他諸侯抗衡,但曹操卻不以地利為先,而考慮人才的部分,他無所謂根據地在哪裡,只認為應該盡量蒐羅天下豪傑,並以他的「道」來駕馭人才,那麼也就可以無往不利。

乍看之下,曹操好像比較高竿,但實則是他根本沒有袁紹本來就在河北具備的實力,更缺乏袁家四世三公的威望,當然,最最重要的,他在說自己不在乎根據地的問題時,其實也就意味著,他本來就沒有所謂的根據地。
曹操是一個比劉備幸運的掠奪者,他的幸運在於不必像劉備那樣,每奪一個地方,就丟一個地方,同時,他更幸運之處,在於他於中原掠奪戰爭的期間,得到奇貨可居的漢獻帝。

所以曹操必須很瀟灑,起碼他得在袁紹面前表現出瀟灑,說得一派輕鬆,彷彿自己只要掌握天下英雄,就無所不可。
但事實後來也證明,曹操所謂的「道」,所指的就是權謀,他的道可以蒐羅人才,所以得到張遼、許褚、徐晃等名將;同時,卻也逼死了荀彧、荀攸。不過瑕不掩瑜,最後他確實憑藉著人才們的眾志成城,擊敗了袁紹跟其他諸侯,為後來的魏國奠定三分天下,甚至一統中原的基礎。

每一個創業領袖都一樣,你首先要考量到的,除了有形的物質資本外,更重要的是人才的網羅。挑對人才、把人才擺在適當位置上、給予人才適當的報償,大業才有可能成就。
曹操挑對了龐德,所以龐德後來在漢中爭奪戰救了曹操,之後更在襄陽死節以報;曹操把節制部隊非常嚴謹的徐晃派去抵禦關羽,所以徐晃攻破飛鳥不可進的四冢寨;把素來冷靜沉著的張遼擺在合肥,張遼就威震逍遙津,讓東吳小兒聞他大名而不敢夜哭,甚至,曹操重賞了許多跟他唱反調的部下,讓那些意見沒被聽從的屬下,以後樂意繼續效命,即使魯莽的許褚一刀砍了狂妄的謀士許攸,曹操也沒有太過責罰。那是因為他知道,許褚在霸業創建的過程中,貢獻度會比許攸高出太多。

這是曹操最大的優點,也是他跟劉表最大的差別,劉表以「善善惡惡」聞名,喜歡親近善人而討厭奸惡的壞人,此一優點吸引了優秀的徐庶前往投靠,但很快地,徐庶又棄之而去,原因在於劉表雖然喜歡親近善人,但卻不能用之;儘管他討厭奸惡的壞人,可是卻礙於種種原因而無法將之排除,這樣的領導人,他的事業沒有前途可言。

甚麼樣的領導人,在資本不夠雄厚的劣勢環境下,還能有資格跟別人爭天下?能「任天下智力,以道御之」的人。
我知道很多優秀的企業領導人都是,但相對地,我也看到了很多差勁的袁紹之流在濫竽充數,等著冰消瓦解,等著被人統一。
別因為我們不是領導人,就好像這與自己無關,如果你是人才,你怎麼選老闆?學著觀察領導人,你就能跟著學習怎麼當一個可以擇主而仕的賢臣,不用像倒楣的田豐、沮授那樣,跟著無能的袁紹,最後全都一起陪葬。

東燁 2013.12.24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