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同咫尺間卻不及岸的瑣瑣浮木,
離去後,就再沒了歸期,哪怕久違的陸地不過這兒、那兒之間,是奮起力來,興許一枝枒能觸摸的感覺,
但你總是看得見,卻搆不著的,
如同浮雲,如同落日,也如同浪花,還有昨天的自己。

這從也不是誰主張在意的話題,
小黑狗闌珊起身時,抖落出了,夢境之深彷彿我不知覺間迸出的臉上細紋,
牠不留下足踏印子,只似乎眼熟般,朝透出鹹味的空氣裡悶哼一聲,
今天不玩手機,是詩冊裡點捺下的句子;而我在窗口邊躊躇了一晌午,咖啡餘香,生命燒成了磁杯。

那就是惹了苔綠的年月裡,我最後丁零下的章節了,
如果你也穿過迴廊,噓,別張羅了晚餐給不回家,或回不了家的人。

《昨天在海邊》2013.10.23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