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到手的一點版稅,在短短兩個小時內,就讓各類帳款、稅單、保險、學費以及房租等等盡數瓜分,瞬間回到原本的阮囊羞澀,我沒吃大餐,只用一個五十元的便當來犒賞自己。
但這絲毫不讓人感到無奈或沮喪,你知道我現在是什麼心情嗎?只有一個字。
「爽」。
我不喜歡人家欠我,但我更不喜歡欠人家什麼。

也許我把一雙翅膀都割讓了,但起碼兩條腿還能走向夢想的遠方。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