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很特別的一天,回到家了還覺得有點茫然。
本以為只是躬逢其盛,跑個龍套,坐在旁邊露臉就好,但卻在行前記者會裡跟著前輩,也講了幾句自己對台灣與馬來西亞在文學交流層面的想法,我試著讓談話有些重點,但其實現在回想起來好像不知所云,真是糟糕。

結束記者會,拎著書往捷運站去,過馬路時我腦袋裡還在想著等紅燈時正在翻的小說,李昂描寫女鬼的細膩筆法正讓我意猶未盡時,旁邊忽然遞過來麥克風,我還沒搞清楚狀況,就看到三立的鏡頭已經對著我。莫名其妙中我就這樣講了兩句自己對洪仲丘案的想法,一直覺得自己不需要在臉書上談論這件事的,結果反而在電視上用兩句話更公開地講了出來,只是講完後我還一頭霧水,始終沒搞懂為什麼會忽然有記者站在斑馬線的那一頭。

我以前很討厭台北的交通,更不喜歡那種必須跟陌生人擠在一個狹小空間裡的感覺,但住了一個月後,我忽然發現,其實台北真的是個很適合推廣閱讀的城市,因為過馬路得等、等捷運也是等,走出捷運,要轉公車也要等。那麼多的等待,為什麼不能隨手翻翻書?我始終都相信一本書裡所能帶來的驚喜,肯定遠高於你的臉書上那些不太熟的朋友的動態,況且,台灣的無線上網速度是什麼水準,咱們不用說也知道。於是我現在開始考慮,是不是過陣子回埔里又得搬書了?

附帶一提的開心事,是今天拿到馬來西亞的活動出席費,這意味著我不用擔心會餓死,而那罐牛奶瓶裡的五十元硬幣還沒花完,表示俺真的有夠省錢在過日子。窮人作戰計畫成功!

穹風 2013.07.30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