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台北 2013.08.30
《醜聞》,遠藤周作,聯經,2007

用比較弔詭的詮釋觀點,我總覺得《醜聞》帶了一點啟示錄般的意義,那或許是因為自己與小說中的主角同樣都從事寫作工作之故,看著看著,就有一種應該深以為鑑的警惕。但到底要警惕什麼呢?我自己又有點搞不懂。
已故的遠藤周作先生這一本於2007年才在台灣出版的小說,其實是他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代表作之一。故事描寫的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作家,其天主教背景與人格分裂後的衝突矛盾,採取了類似推理的手法,探討人的罪與惡。
罪,雖然是不對的,但罪裡往往帶著重生的隱微意義,然而惡呢?什麼是惡呢?故事在探討這件事。

看著故事,我常想到的是自己寫作「神曲」時所萌生的一些念頭,到底一個寫作者在一個故事中所企圖展現的應該是些什麼?我們在說故事之餘,是不是也同時兼具了一些必要的社會使命?一個作者,姑且不論是否如《醜聞》裡的主角那樣是否具有道德嚴謹要求的天主角背景,他都應該對自己散布出去的文字,以及自己所建立的形象負責,而撇開寫作之外的種種行徑,都可能被拿來與因為小說而塑造出的形象做比對。
我們坦白講,沒有人是完美的,我,或者我認識的很多作者、作家,我們誰都不是完美的,每個人或多或少都犯過一些罪,而我們的內心裡都帶著一些惡,那些,可能變成小說的劇情,或可能成為自己一生中極其諱隱的經驗,總之,不會是小說呈現的那樣。

說得遠了。我不認為《醜聞》很私小說,當然它儘管帶著一些情慾上的描寫,但也絕對不是情色文學,對比於推理般的內容,我比較喜歡的,是貫穿故事主軸的標題「醜聞」二字。因為一段可能從不曾存在過的醜聞,揭露了主角自己從不曾注意到的另一面人格,但卻也因為這段醜聞,讓垂垂老矣的生命居又活過一回。

一個好的故事有時不需要類別上的定位,有人說它是私小說,有人說是情色派,它可以運用推理手法,也表徵出日式文學的獨特風格,但對我來說,它就是好看的小說,並提醒我這樣的寫作者一些我自己可能因為年紀沒到而暫時還搞不懂的事情。那你們怎麼看?

東燁 2013.08.30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