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849
「牌樓」
大老遠瞧見那牌樓時,我便想起先前在路上遇到的古怪建築,該不會寺廟其實企業化經營,廣告打到這兒來了?又或者他們有著怎生的公關認養計畫,把這段路當成了公益內容?胡思亂想中,車就過了牌樓,我沒繼續想著這問題,倒是因為又踏進了一座小城鎮而感到興奮不已。山林風景看久了,就渴望回到人間來煙火煙火。

人習慣了庸碌的空氣後,就再也脫不出那股身上的煙塵臊味兒,沒輒,就連遠遠地看見一個加油站的招牌都能開心成那副德性兒。



IMG_2850
「行人」
車過小巷,路人魚貫從車邊走過,我隨手攝下了他們各自漫長且與我絕對無關的生命中,這匆短轉睫的一個瞬間。儘管同樣都是泰國人,但他們血液裡應該流著一點華人的基因,識別方式簡單,從皮膚的顏色就可看出端倪。若是一般的農工百姓,在這動輒三四十度的氣溫與烈日曝曬下辛勞,豈有依舊如此白皙之理?
我不知道他們是否剛完成了什麼工作而正要歸返,或者這時間才要到哪個地方上工,又或這其實只是一個偶然散步的途中讓我遇見,總之,我記得老嫗凝結的面容,與她後面那近老男人的羸弱步伐,也記得最後頭那男人手臂上的刺青。



IMG_2857
「千百年」
過河時,我朝外頭按下外門,那當下並無任何對這條河的想法,若要說起直覺的聯想,大抵上就是河水綠黃濁濁,夾岸草木,再佐以幾幢蘆木房舍,頗有小時候愛看的越戰電影風格,如此而已。但誰也沒想到,渡河之後又過不到半小時,我還得棄車登船,真的在河水上又驅馳好半天工夫。

這條河一樣發源自中國,從那連綿巔巒的高原山脈間鑿穿蜿蜒而來,流淌至此的除了河水之外,還有帶著華人或雲貴少數民族血統的人們,水流千百年,血脈也就跟著千百年。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