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ov 25 Sun 2012 20:14
  • 村店

IMG_2777

「C」
餓火中燒之際,哪裡管得吞下肚的是些什麼,這路邊小攤,沒人注意過,當然也沒人光顧過,但此時此刻,誰都不想俄延須臾,反正它看來是賣吃的,那就進去瞧瞧了。

我拍下的這畫面焦點其實不在店面格局,一切的一切都只是為了聊備一格,別讓人看出我也成了餓死鬼。不過那張日光曝曬後終於褪得幾乎只剩一個C的百事可樂海報卻讓我多看了幾眼。






IMG_2779

「瓜」
村店前有這麼一排不知名的各類瓜果,東橫西豎擺了許多,有些青綠碧彩,有些則似乎染上了薄薄一層霉白,我們既不知那名稱,當然更遑論口味,但可以確知的是,這些東西都有機會成為待會端上來的菜餚,會被一群人狼吞虎嚥吃下去。

這國家並不怎麼重視食材與一般植物的差別,門口一棵什麼樹隨手摘採下來的葉子稍微洗洗也能成為盤中薞,那麼,葉子既然都能吃了,瓜果類應該就更不用擔心了,對吧?







IMG_2780

「蟹」
有種挺正統的泰式料理是這樣子的:比台幣五十元大不了多少的生河蟹稍微搗了幾下,放入各種醬料醃漬後,再配上我叫不出名字的生野菜,攪和攪和就能上桌,據說口感酸腥嗆辣,頗能下飯。當然這道菜我沒吃過,幾回飯桌上有它,我連筷子都不肯碰上一下。自嘲著,我說台灣人被養慣了,只剩破爛腸胃,這個消受不起、消受不起。

照片中,左邊那是蒜頭,右邊那是蝦米,我對那兩罐不具特殊看法,惟獨他們指著中間這玩意兒問我想不想來一份時,我說拍個照片,看看就好,真的,讓我看看就好。





IMG_2781

「關鍵」
這鐵網上的燒烤食物有以下幾點讓人忍不住展開思考的問題,其一者,那形狀著實不雅,這國家的人就算再如何瀟灑隨意,難道他們不認為香腸的形狀可以有點改善的巧思空間?其二者,鐵網興許自店舖開張起便未曾更換過,以至炭黑油亮得不知卡上多少致癌物質。其三者,燒烤架子陳設於路旁,多少車輛往返中所帶起的灰塵黏附食物之上,他們竟爾從無掛心?

但我跟你說,即便今天是國王或總理,他坐下來也會毫不猶豫就吃上幾口,以上那些問題,是台灣人才會認為有問題的問題,至於這兒,有沒有得吃,才是唯一的關鍵。






IMG_2784

「水」
無論哪個季節,去到任何等級的飯店,落座後最先端上來的幾乎都是這份招呼用的式子,差別只在於水具的精細度,或者開水的品牌昂貴與否,以及冰塊衛不衛生而已。
我喜歡這種不做作的招呼,它象徵的除了解渴之外,更有一種令人放鬆的感覺,像是在對客人們說:儘管咱這是家小店,但禮數從不缺,您坐,用個水,好吃的菜色很快就上來了。
於是我喝了水,等午餐,其他的便忘了要想了。






IMG_2788

「八萬四千蟲」
佛觀一缽水,八萬四千蟲,我在浮冰未消前先啜一口,當下豈管什麼慈悲心腸還剩多少,旅途中的人能安穩片刻地吃頓像樣飯就算幸福了。
那不是可以放進嘴裡大嚼的冰塊,也不是能夠細細品嚐的滋味,但飯菜上桌前牛飲一杯沁人心脾的冰水無疑是一大享受。佛國無四季,旅人也不管水裡多少生命,什麼月份裡都能汗如潑水的心情下,這就是最簡單的享受。






IMG_2785

「辣水」
左首是糖罐,我不清楚究竟何種料理會需要一匙匙的砂糖添入其中,但右首這罐不消說肯定與我無關。那些微濁混的液體已經年累月泡漬了多少辣椒?無數精淬後而留下的,就是這麼貌不起眼的一瓶「水」

我搖手,敬謝不敏。而婉拒之際,現場每個人分別舀了一杓又一杓,豪邁地就拌飯拌菜全吞了。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