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2627

「日光」
一片人工植林,扶疏掩映間,有近午的日光穿林透樹而來,篩灑得讓人有時連眼都難睜。父親似乎說過這樹的名稱種類,但無奈我總記不得那許多,樹嘛,樹不就只是樹嗎?哪天遇上了需要查知名稱的時候,大不了也就像平常那樣撥通越洋電話並附上照片的電子郵件一份去給他,問問不就曉得了?

詩人往往不求甚解,我們講究的就是日光篩下時在眼裡、在心裡,或在回憶裡的一份情緒,這樣也就夠了。






IMG_2635

「小村」
難得一幕平空曠野,也不理會水平角度如何,我覺得畫面裡的世界就是一種很純粹的感覺。只是仔細想想又不曉得純粹之所在為何,或許是這兒夠簡單?又或者夠寧靜?那一路高高低低筆直而去,兩端的終點大概從來也不是小村幾戶人家所在乎的事,或者,也沒有在乎的必要。

生活在這村子裡的人,我猜他們一定比別人要快樂許多。





IMG_2640

「從前」
不知怎地,後來反覆檢看這張照片時,心中一直有股淡然的感傷,彷彿我經歷的不是一段原本空間裡的旅行,而是無意間踏進了昨日夢中一般,回到幼年時的哪個階段,那可能是哪一回全家出遊的中秋烤肉活動,或父母帶我到某條山澗裡撈捕河蝦河蟹的兒時記憶。

它有些泛黃,有些曝光過度,在略帶點朦朧間,竟適足以提醒我,噢,原來每一段當下的精采到後來都是會變成「從前」的。而從前,往往就是泛黃、曝光過度與朦朧地。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