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去掃墓,詫異於祖墳旁邊居然在整地,眼見得高樓大廈如飯店正在大興土木,不禁感嘆,這怎會是百年前先人擇地時所能預料的後果?更甚者,數十年前,或十數年前,我們誰又想像得到,這一片青蒼黛雅之間,有朝一日竟爾會有如此變化?真讓人感慨不已。
遇到智叔他兄弟的老婆,按輩分要叫她嬸婆,是今天諸人當中輩分最為尊者。很健談,很爽朗幽默,步履輕健,而且非常重視儀表,一大早上山去,她衣著講究,臉上施了脂粉。很高興能見到她,也在想,要是前兩年更早一點認識,或許《家書》還會有更多更豐富的口述歷史資料可以採訪。

當然不是所有去掃墓的親戚都認識,事實上我叫得出稱謂的恐怕也不到十個人。親族當中想來不乏當年曾與心高氣傲的爺爺交惡過的人,比如伯公與他的後代子孫,不過那畢竟都過去了,有些人已然入土,有些人垂垂老矣。我說這片祖墳基本上已經額滿,幾世以降的這些後輩,大家誰也沒資格再搬進去同居了,那可都是開枝散葉後蓬勃一族的祖先哪,誰敢進去跟他們側身一起呢?所以我們還是燒一燒,哪邊涼快哪邊去就好了吧?

昨晚果然又睡不著,作息太亂了。看完既晴的《感應》、四月號的《男人幫》,最後索性拿《功夫旋風兒》看了幾本,我最喜歡的是全國空手道大賽的後半段,尤其四強決戰的時候,拋棄規則,讓格鬥回到格鬥應有的血腥原點。在我觀念裡確實認同這個看法,現代的格鬥其實已經是運動了,運動才有規則,也才需要規則,但是格鬥是生死交關的事,那當下還有何規則可言?就是運用自己所學的戰鬥技巧去拼殺,讓對方躺下,這樣就對了。
後來關燈,躺很久後依舊難以成眠,於是只好又開書櫃,讀完《旅人之木》,老實說我不是很能完全領會這本書要表達的意義,但隱約間的感覺還是有的,尤其是追隨者、觀察者與被追隨、觀察者之間的心理拉扯,那是很有趣的。
所以原本排定的書單就亂了,因為順手就從埔里的書櫃裡帶了些書回來。這些擱了太久,以前覺得遲早會看而忍不住就扛回來的書果然慢慢被閱讀,我想書本們也是會高興的。

在二樓我媽房間發現前幾年在日本大阪機場買的怪獸布娃娃,就是電玩超級瑪莉裡頭那個大魔王的造型。當年在大阪機場非常猶豫,因為娃娃很貴,但卻又極為想要。小龜沒有贊成或阻止,她說看你自己,你喜歡,你就買。於是我買了。後來擺在店裡,更後來帶回埔里,想說怎麼不見了,原來卻被老太婆拿到二樓她臥房去,還被詹家小鬼這陣子每天抱著不放。於是我生氣地把它拿回自己房間裡。那是我的東西。我的每一樣東西無論多麼破爛,都自有其非得存在的價值與必要,不是隨便誰都可以拿在手上的,更何況今天動它的還是個我討厭的白目小男孩。所以我把大魔王帶回去,關在書櫃裡,以後它就跟卡卡西老師作伴吧!

穹風 2011.04.05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