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莫約是殘冬還涼那時節裡興起一陣不過撩動額前髮絲的微風,妳正笑著。
隔著米黃色窗帘看外頭午後陽光,不自覺便想起來的畫面。同時趙傳輕唱略點悲傷的慢歌,噫然地,教人嘆息著。

是不離開太久卻也已經離開太久,是偶而回頭卻也望不見來時路的回頭,
我喝著二月下旬的可樂,任由香煙裊繞出妳的輪廓如昨。
這麼著飄飄蕩蕩,飄飄蕩蕩呵,故事濃縮成櫥櫃裡的玻璃鞋,能珍藏能緬懷能在鬢角白去時伴著濁酒盡餘歡。那遠遠處,夕陽就過了山外山。

我忽地想起六和塔前濤聲涑涑時還有老松不凋,那像極了沉睡的記憶如此舒緩恬靜,也像極了女孩單眼皮平凡卻笑靨依宛。
這漫長的口琴音響便竄入了無聲息的呼吸之間了,只是吸進去的全是想念,吐出來的也是想念。

穹風 2011.02.20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