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很愉快地過了一天,當了一天宅男。在偌大的浴室裡大玩模型噴漆,差點毒死自己。滿屋子松香水,晚來還得靠香粉除味,又喝一瓶牛奶解毒;不過完成了吉普車,又將之前的幾組戰場修整過,逐漸讓它們豐富。
沒大事可做的時候,就做點小事來怡情養性。不然也不曉得該幹嘛好。你滿腦子都想淑世濟民,但老天爺叫你現在去後院除草,那你不除草就只好躺在草地上發呆,反正天下大事不在你頭上。我就是這種感覺。不自覺就想到阮小五說的,他一拍腦袋,說這腔熱血只要賣給識貨的。

《家書》開放預購,感覺很奇怪,我努力回想這些年來一天到晚慫恿我印這本書的究竟是些什麼人,那些信誓旦旦說要買的人到底剩下幾個?不想還好,一想就很想殺人。
不過沒關係,反正就只有這兩百本,慢慢賣一定賣得完。這真的是最後一個心願了,他娘的我之後到底要幹嘛呢?雖然像在說笑,但我真的很煩惱。現在不斷希望上帝眷顧,拜託讓老爸跟伯父的紙類加工廠做得起來,然後收留我。

晚上樂團開會,主要的結論是:本月廿七日練團,重點在「愛太美」、「背對著背」,以及「月光咖啡館」三首,而以先完成第一首為主要目的。同時鍵盤要嘗試更漂亮做「弱水三千」與「幸福」的銜接,但卅日表演時會不會這樣上台則交由所有團員公議決定。
然後拷貝歌只有一首「無聲的所在」,預計農曆年後才開始練。盡量先以百分之百複製為優先。
卅日晚上於「浮現」演出前,樂團先在下午兩點練習,不來的是小狗。重點在決定歌單及歌序,並演練之。

過完年後,重編「弱水三千」與「愛與痛的邊緣」,練習「愛太美」、「月光咖啡館」、「背對著背」。以及拷貝曲。另外要新編「婚禮毀滅者」。暫時不接表演,務求先使現有的曲目都精熟。
說真的,我為什麼要讓自己寫的一首好玩的曲子叫做「婚禮毀滅者」?到底想什麼我在?

其實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問題,樂團的好壞不是誰說了算。但醜話總得先說,在玩得專業與漂亮的原則不變之下,誰擺爛就一定會被換掉,這是不爭的事實。
但臨場總會有各種狀況,樂手們能不能應變,這就靠大量的練習,以及練習所得的默契。所以每場演出後都一定有可以檢討的地方,而做不做得到改進就看個人。
阿生說他經常承受來自月光那邊的人對樂團表演的評價,我說不管那是誰,不管怎麼說,只要有建設性的,我們都要虛心接受,並且參考看看;但如果只是隨便批評說難聽難看,那這種話就不聽也罷,因為一點意義都沒有。這種話,我說坦白講,寫小說這些年來,老子聽得多了,早就麻木不仁,我根本不想去討好那些連一點確切意見都提不出來的人,也沒打算讓自己做這件快樂的事卻只為了讓別人爽。
所以,如果他覺得那是壓力,他可以選擇理性一點,去繼續追問,好在哪裡、不好在哪裡。而不是簡單接收之後就回來告訴我,這告訴我是沒用的。而如果他這樣都問不出來,那我看月光也別去了,因為那表示月光只剩下打嘴砲跟裝內行的白癡了。
這樣說很難聽,但如果真的那麼不幸被我說中,那也莫可奈何。我想一定很多我認識的人對我們的表演有意見,只是可能跟我太熟所以說不出口。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大家的看法,而且是有建設性的那種。不然就跟你說我小說難看一樣,我會回你一句:不爽看你可以不必看,也沒人求你看。
這不是大家都很尷尬嗎?

總之,一天就過去了。明天繼續做完模型,然後農曆年前幾乎就沒有什麼事好忙,只剩洗車而已了。
開始準備新故事了,要去西門町找我要找的東西。

穹風 2011.01.2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bxtw 的頭像
bbxtw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