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社:松果屋
作者名:秋水
書名:貪心

今天朋友跟我說了這消息,這出版社的這作者寫了這本書,內容有很多橋段抄襲自晴菜的《是幸福是寂寞》,而另一篇聽說正在試讀中的則是抄襲自我的青春光年三部曲。
朋友氣得在對方的地盤上跟他們吵了起來,非常心疼原作者們的心血被盜用。

我說,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為什麼呢?因為不管是對方的出版社或這位作者,對我來說根本都是名不見經傳的小角色,就算他也在國際書展開了簽書會,坦白講也不能代表什麼,因為比較得出來的就是比較得出來,從銷售數字就是個簡單的方式,從能否建立長期的寫作品質也可以。

還記得當年我信箱裡收到過一篇轉寄來的「替你綁鞋帶」,看了很吐血,因為內容隻字未改就是我寫的「你的鞋帶」。那年的火大對比起今天的淡然,我想那是因為我逐漸懂了許多事情,也學著看得更遠一點。

不介意的原因有三個。

第一,他已經很可憐了,自己沒腦漿只好去挖別人的點子來套用,對這種沒實力但還很積極在求生存的人,我只想替他悲哀跟苦笑,給他點掌聲吧,他算盡力了。而且抄得很像不是更好?正好讓看過我的小說的人更覺得我寫得比較好。

第二,這種言情小說通常銷售量都極低,而且賣斷的方式,所以作者一本書頂多賺個兩三萬,老實講,我一年掉進水溝可能都不只兩三萬。所以我相信不管他怎麼抄,都不會有機會當一個可以在國際書展開簽名會的作家。因為他永遠只能跟在我們的腳步後面走,沒辦法寫出可以打敗我們的東西。
好吧,就算他也在國際書展開簽書會了,但那又如何呢?有人願意去捧他場就去囉,難道我們拿刀逼別人來我們這邊?作家光環不能代表什麼,我寧可把最後的判決交給上帝,搞不好百年後我會在地獄遇見這個作者,而因為我幹的壞事比他多,所以我還下得比他深幾層。
因此,站在經濟價值跟知名度的考量點上,我相信我可以完全不把他看在眼裡都沒關係。

第三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我根本上就很不把網路文學的價值放在心上。這種小兒小女的故事,坦白講我一點興趣都沒有,如果有一天有人抄襲我的詩、我的非網路愛情小說時,我才會真的在意。否則,網路愛情故事他們要抄就去抄吧,怎麼知道我沒有用到別人的點子呢,對吧?
《雨停了就不哭》裡頭都說了,穹風的故事都是老梗,這些老梗在我之前其實有太多電視、電影或歌手的MV裡都出現過,舉例:《約定》裡唐雨寧關上周振聲房門時,被一張周某所畫的唐雨寧的畫像所震懾時,那靈感就來自於周杰倫的「楓」的劇情。
所以,能被抄襲,表示我抄別人的實力也在他之上,至少如果我不說也沒人發現。

今天我可以用很漂亮的價碼幫人寫故事,那表示不管抄不抄,都有廠商覺得我的文字還可以,夠格做這件工作,這個抄襲我的人應該還沒有這機會吧?
而我不需要太在意別人怎樣抄我的小說,我只需要用我的腦袋寫出一個短短的故事,他們就只能跟在後面分析我的故事架構,照著寫。這樣就夠了,在我眼裡可能只不過是賺錢工具的愛情故事,在他們眼裡原來這麼具有參考價值,坦白講我還真該感謝他們的青睞。
對我來說,這輩子寫得最好的小說絕對不會是網路愛情故事,我也不希望自己這輩子永遠只能出版這種沒有文學價值的小說,那他們愛抄就去抄吧。

網路愛情故事的範疇裡我已經興致不高了,站在寫作者的立場上,不管為了什麼而寫,只要故事一旦開啟,無論是否斷頭,每一個篇章我都應該竭心盡力去進行它,先求感動自己,再求能起讀者共鳴,這是做人跟寫作的原則。
但是站在立志當玩家的立場上,他們抄襲的不過就是我人生裡的其中一個玩具,而我還有很多很多他們抄不來的。這些人如果愛看我的的背影,那就讓他們看囉,天知道他們看到的或許可能只是我的腳底板或屁股而已,對吧?
我沒聽過松果屋,不認識秋水,他們跟我目前無冤無仇,這一篇文章不是針對他們,只是在談談我對自己文字被抄襲的看法。
但如果以後誰真的抄了我的東西,那就去抄吧,拔根屌毛給人家當寶捧囉,我不介意。

穹風 2010.02.0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bxtw 的頭像
bbxtw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