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國早春,鶯啼得莫可奈何,時歲輪轉裡天堂遂近了些。
               抑或陪阿電下地獄也難講。
哪有什麼甘泉滋甜?生命價值如同五十四元一杯生啤酒,前任老闆價。
我說: 
     有詩也無詩,故事留給伍佰,
     看不見夏威夷的彷彿所在,7-11用廣告擺我一道。

那麼花蓮就剩紅油辣麵一點細渣卡纏牙縫間那點味道腥腥如故。
六百公里外陽光炙熱、浪花打濕四角褲、肚子脹氣,
什麼都化成了隔夜檳榔的氣味。
噢,我那無緣的望海民宿!噢,我那回家後才想起的慶修小院!
陳昇說故事的故事總在天明後教人遺忘,

      羊奶咖啡哪、壁虎的眼睛哪、阿醜的眼睫毛哪!
        世界之美者,在於惺忪裡有茫然。

大夢醒覺後意謂著下一個夢的編織就開始了。
當我騎鶴下揚州時,你要備好醉人的晨光。


穹風 2009.07.17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