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挑了幾本書之後,我發現了一堆照片,趁著他們在玩貓,我忽然想要偷窺他的過去,於是我打開了照片。照片裡面,還是長毛,他穿的一身黑,頭髮梳得很乾淨整齊,露出淺淺的微笑,而他懷中,是一個很清秀的女孩。照片上的時間,是上個星期,四天前的事情。
「妳在看照片呀?」他放下了貓,叫阿福把貓抱出去。
「我畢業旅行的照片。」
「她是……」
我小心翼翼地指著照片中的女孩,長毛已經走到了我的身邊,他比酸雨矮一點點吧,但是也還高出我一個頭左右,我聞到他身上的汗味,感受到他站在我身邊時,巨大的壓迫感。他接過了照片,眨眨他原來很好看的大眼睛,我看見他的眼睫毛在顫動著,嘴裡,吐出我最不願意聽到的答案:「我女朋友。」

照片裡的綠島很美,因為,我只看照片裡的背景,不敢再多看一眼照片裡的他和她,偶而看到他的獨照時,我會多看一眼,但不能太久,我怕會掉進照片中他一個人的神話裡去。
綠島很美,有很藍的天空,很綠的樹,還有很藍的海洋,照片看久了,似乎還能聞到風裡的鹹味。
「綠島好玩嗎?」
「不錯,很棒的地方。」他點起一根香菸,撥開床上的棉被,恣意坐下。
「那邊東西會很貴嗎?」
「還好。」
翻完照片之後,我研究著他的吉他。「這邊租金呢?貴嗎?」
「不會,很便宜。」
「你跟你學弟妹感情都很好的樣子。」
「算不錯。」
我老是問著沒有意義的話,因為,我不知道我要說什麼。或許本來是有一些話可以說的,然而,在知道他有女朋友之後,我卻忽然腦海一片空白,甚至,也忘了我肚子很餓的這件事情。
「那……綠島好玩嗎?」忽然,我想到這個簡單的問題。
「那是一個,妳會想要老死在那裡,甘心變成一堆砂的地方。」他嘴裡的煙,吐成了一串迷幻的白影。

又安靜著,我如果沒問話,他也不會問我,只是安靜地坐在床上,任由窗外的陽光,恣意灑在他的背上。後來打破這僵局的,是他學弟阿福。阿福下午要去面試,他要去沙鹿的麥當勞打工,所以要找長毛陪他去。長毛看看我,他的眼神很明亮。
「要不要一起去?」
我趕緊搖搖頭。
「沒關係,反正我們住得很近,下次我再過來找你。」他叫阿福去換衣服,準備出門。
「你不用換衣服嗎?我可以先出去。」
「又不是我要應徵,換什麼換?」他走過來,對我說:「怎麼,我長得讓妳很害怕嗎?」
我搖搖頭。
「還是我要坐在馬桶上面跟妳講話,妳才會自然點?」
我不但猛搖頭,連臉都紅了起來,長毛笑一笑,忽然伸手捏了一下我的臉。
「妳的臉好圓喔,讓人忍不住想捏。」
我很想很自然地踢他一腳,可是腳卻抬不起來,只能瞪他一眼。

中港路的車還是一樣多,礦泉水依舊是那半瓶多一點,除了手上這個小紙箱是個突兀的證明之外,一切都像在作夢。
「這是我第一次見網友。」
「我也是。」他對我笑一笑,然後和阿福騎著兩輛機車,飛馳而去。

後來我沒再見過網友,也再沒有這樣的經歷,但是據我所知,似乎沒有男生會把第一次見面的網友直接帶回家裡的,就算有,也應該是會先整理過房子的。我望著紙箱裡的村上春樹,感覺很不真實,一點也沒有見網友的味道,我像是他某一個學妹到他家去拜訪一樣似的,那樣簡單、輕鬆。
我以為我在他家待了很久,但其實只有大約一個小時而已,天空仍舊湛藍。路邊經過的學生用納悶的眼光看了我一眼,我在微笑,同時也在流淚。

淑芬不在家,大概是出去約會了。傍晚時手機收到酸雨傳給我的訊息,他說他人也在台中,快七月了,希望約我去看銀河。銀河到底長什麼樣子?是不是探索頻道裡面播放的那樣子?我不知道,因為我終於還是沒跟他在七月出去。只有一次,我跟淑芬到東海夜市吃宵夜,我們在夜市牛排攤子前面巧遇。他的頭髮長了一些,人也清瘦了一些。我們只簡短地寒喧幾句,然後互道再見。我不敢回頭看他,因為我知道他正在回頭看我。
淑芬問我為什麼要拒他於千里之外。
「或許是感覺問題吧,我還不知道應該怎樣面對他給我的感覺。」這是藉口,可是除了這個藉口之外,我沒有更好的理由。

長毛還是每天半夜上線,彼此還是會聊很多話題。我把他借給我的書都看完了,對他提出很多疑問,他也會不斷跟我解釋,用他那一套只有他自己認同的思維方式來解釋,而後跟六月底一樣的情形,他忽然失蹤了,我猜想是他的電話費又沒交。
對著電腦螢幕,空自呆然。
他還是不提他女朋友的事,或許之前他不喜歡談他身邊的一切,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吧?可是我想跟他說,其實我不介意,能當你的朋友,在你高高在上的眼中,能當你的朋友,其實我已經很滿足了。
我知道在你桀傲的人生觀裡面,會有很多不如意與不快樂,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情,知道你有很多跟別人不一樣的事情,只是你從不說……

**********************************************
我在只屬於我的世界裡 用盡全力嘶喊
我在不屬於我的世界裡 放任形骸飄移

我在心靈最角落裡 暗地裡策劃著如何自私又不傷人的愛情
我在臉孔最明白時 揚起了嘴角要露出驕傲不茍於世的自尊
我在陽光最耀眼時 從黑色的濾鏡下窺探紅塵中庸庸碌碌的一切
我在黑夜最瀰漫時 從幽深的窗邊去遙望蒼穹裡反反覆覆的思想

我 絕對不是 妳所想像的那樣子
我 沒有那麼堅強
我 絕對不是妳所以為的那樣子
我 沒有那麼勇敢

我走過的路 不是那樣滄桑 我只是用心去看
我走過的路 不是那樣漫長 我只是用心去想

如果有一天 當妳發現我不是妳所愛的那樣子 妳還會不會愛我
如果有一天 當妳感覺我不是妳所等的那個人 妳還會不會等我
其實我依然在乎 其實我依然在乎
我不是那樣忘記一切的人 我不夠鐵石心腸
但我沒有可以追逐的理由

當我的世界一片空茫
當我的心靈一片虛妄
我想要一盞光 讓妳只能看見我
但看見的 卻是懦弱的我
我想要一個夢 讓妳只能夢到我
但夢見的 卻是無能的我

雖然我在一無所有時還有笑容 那是假意的笑容 我在哭泣
雖然我在意氣風發時還有反思 那是表象的反思 我在墮落
我只能說聲抱歉 因為我的言語從不曾投降
我只能說聲抱歉 因為我的夢想從不曾妥協

但是我不會改變 沒有人應該為了誰改變 除非妳願意
但是我不會在乎 沒有人應該為了誰在乎 除非妳值得

但是 誰值得 誰在乎

我的面具下 妳的面具下 我們有沒有共同的臉 我不知道
我的內心裡 妳的內心裡 我們有沒有共同的夢 我不曉得
別愛我 不愛妳 但是誰知道什麼又是什麼
當我開始拋棄我自己
妳就可以離去 如果妳不願意遠離 也請不用在意
我是一個喜歡劃下痕跡的人
我是一個喜歡寫下傳說的人

我是我 不是妳想像的我 也不想是妳想像中的我
我是我 不是妳以為的我 也不想成為妳以為的我
神決定了一切 而我決定了神的是否存在
我只在乎我在乎的 妳是否在乎我 這 我不在乎
我 如是說
**********************************************

很沒頭沒腦,他就這樣寄一篇東西給我,讓我一頭霧水。像詩,也不是詩,像信,也不是信。問他說這是什麼,他說,這個叫做自我介紹,準備將來等他腦袋真的燒壞時,給心理醫生或精神科醫生看的。
那你寄給我幹嘛?他說,我念護理的,以後會當護士,所以先寄給我,叫我幫他備案,日後如果有需要時,幫他跟醫生解釋一下他的病史。我在鍵盤上敲出這句話來:「你自己有女朋友,為什麼不叫她幫你收著?」他沒有回答,過了很久之後,他離線了。

我其實是很在乎的。淑芬這樣說:「雖然這傢伙腦袋有問題,而且個性行為都很怪,但是妳就是會喜歡他。」她叼著芭樂,在我房間裡面走來走去。「所以其實妳是很在意他的。妳承不承認不重要,重要的是妳心裡面自己怎麼想。」
我怎麼想?看著他很狂放的一封信,我早已失去了想的能力。
-待續-
想你是一種愉悅並痛苦的折磨,而我竟煎熬且快樂地嚐著。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