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公休,但卻很累很傷。
到大坑的外國朋友家裡玩漆彈,連打五場,互有勝敗,但我傷了右大腿跟左腳踝。而且全都不是被漆彈打傷,漆彈打中的只有右膝蓋附近一點小烏青,那些重傷都是戰場奔馳或山坡上下滑落時受的。

算是一吐怨氣吧?這陣子自己發生太多爛事,身邊也是,找個機會讓自己盡情開槍,發了瘋地往前衝鋒,第二場攻防時一個人殺到敵陣地的最深處奪旗,感覺很痛快,雖然其他時候太多次陣亡在亂槍下,但也痛得很開心。
所有不爽都在扣扳機時把該忘記的人或事都一一打光。雖然現在非常累,最後連槍幾乎都握不住了,但還是痛快的。我還可以幫忙烤肉,順便幫自己店打打廣告。

穹風 2009.03.22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dwina0301
  • 家裡設有漆淡場,未免也太酷了XD
    漆彈打中,傷口是不是會向標把一樣一圈一圈向外擴的瘀青?
  • 會瘀青呀,不過其實真正受傷都是在山裡爬來爬去的傷,被子彈打到反而還好耶。
    我那個美國朋友住在台中縣大坑山上,所以他家附近全都是可以作戰的場地呀。

    bbxtw 於 2009/04/12 02:47 回覆

  • YA
  • 生存遊戲?
    聽說當過兵的男人特愛玩這個?!
  • 其實還好吧,不過我本來就很喜歡玩刀玩槍,所以有人約當然就去玩囉。

    bbxtw 於 2009/04/18 14: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