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度山之戀 05
05

很快地,他回信了。


*******************************************
妳是不是瘋啦?說得好像妳有一肚子大便一樣似的…… 剛好……
我今天一大早就拉肚子,拉到已經過了半夜十二點還沒有要停的意思……
今晚,淋著雨到台中市去上電腦課,發現今天課表沒有排課。下樓要去吃碗麵,眼鏡鏡框居然忽然自動斷掉……於是我在台中市痴痴的等著學弟開車從沙鹿來救我。妳說,我比妳的情況好多少呢……真的,真的是一肚子大便呀!
乖,不要哭,長毛在這裡,我不喜歡女孩子哭的樣子,因為我很心疼我認識的每一個女孩子。即使只是網友,我也希望妳總是快快樂樂的。有什麼不高興的事情,笑一笑……真是很倒楣的事情,就認命想開一點,妳要相信有來生。
乖乖,長毛疼妳,還給妳香一個 *O*
去吃碗冰吧,妳的腦袋會冷靜一點。我兩天沒上來,因為我的電話線被剪了,沒繳錢,這是常有的事,每個月都會來一次,所以給妳我的手機號碼,有問題、要哀嚎的時候可以打給我。
0920-922XXX
再香一個 *O* 反正這種便宜不撈白不撈……
長毛 百無聊賴中
*******************************************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這是不是淑芬說的一種高明的搭訕手法?他沒說什麼,也沒做什麼,卻讓我開始對他有興趣,然後,忽然這樣給了我他的電話。
據我所知,都是男生在網路上去跟女孩子要電話的,他卻是給我他的號碼,要我自己打過去,這樣他不會因為要不到電話而沒面子,而且,電話費也不用他付……真是聰明。
雖然不大會用手機的電話簿功能,不過因為我懶得去找筆跟紙,於是抓起鍵盤旁邊的手機,我試著把電話記在手機裡面,接著又把信看了一次。
『妳有亂視或青光眼嗎?』
『什麼?』
『不然一封信妳要看多久呀?』
『你在信裡面這樣佔我便宜,我還沒原諒你耶。』
『大不了讓妳香回來而已,我不介意的。』
『去死吧你。』
『真是沒禮貌哪!』
懶得跟他多扯這種怪問題,我問他關於寫作的事。他說他是中文系的學生,不過他也不是東海的,他念靜宜中文系。靜宜大學也在中港路上,就在我們弘光隔壁而已。我建議他把他那些寫得不錯的詩拿出去發表,他說不要。
『與其把金玉珠寶拿出去給一堆庸才當成狗屎,我寧願把它們放在網路上,有眼光的人自然會看到。』
他還說其實他放上去的那些東西不叫詩詞,只是他吠出來的心情而已。
嘿,你很臭屁喔!
『十個讀詩的人裡面有八個假內行,一個是瞎子。』
『那最後一個呢?』
『最後一個很忙,只能瀏覽。所以妳把詩發表了也沒用,我不想幹這種事。』
居然有這種人,害我都不好意思跟他說我在電子報上面發表詩作了,他一定會笑我無聊的。

這是第一次,我用比較平靜的語氣跟他說話。不知道為什麼,我忽然發現,這兩天來焦急與盲目的情緒不見了,在他剛才傳給我第一個訊息之後,忽然不見了。他說他喜歡自己跟自己說話,會把照片收在電鍋裡面,也會把電話放在冰箱之中,他會把他養的貓抓起來表演後空翻,會讓它耍特技。不過大部分沒事幹的時候,他會騎著機車,在路上逛來逛去,讓自己像個斷線的風箏一樣。
然後,他問我我平常都在幹什麼。我說我喜歡寫詩,雖然詩不像詩;我喜歡看電影,會一個人開車去台中看電影,不過更多的時候,我喜歡躺在棉被窩裡面睡覺。
『那改天一起去看場電影吧!各付各的,零食自己買。』
『好呀,這樣比較輕鬆自由。』
這不算是邀約,我也不算是答應他的邀約,不過,這是我第一次,想見見網友。見見這個怪怪的網友。

不過在我見到那個長毛怪人之前,我卻先見到那個環工系的男孩了。他很高,很俊俏,頭髮也長長的,有明亮的雙眼與白淨的牙齒,清晰的臉龐,很像漫畫灌籃高手裡面的流川楓,而且略帶點憂鬱,還有一點安靜的優雅。完全不像上次去夜遊時,那種暗濛濛的感覺。
「上次道別前,我說過,我們一定會再見面。」
有嗎?喔喔,我不記得耶。
「嗯嗯,我知道,所以,我們又見面了。」
該死的淑芬,居然出賣我。
我喜歡在中午的時候,一個人坐在校園角落吃飯,雖然偶而會有野狗過來打擾,不過,其實感覺很悠閒,這裡只有淑芬知道,當然是她說出去的。
「我想,妳一定會忘記我的名字的。」他走到我的身邊,蹲了下來,我是直接坐在草地上,他可不行,他穿的是一件很白的褲子。
「我叫葉雨庭,環工系二年級,目前在做酸雨的專題研究。」
酸雨?剛好跟名字有關係耶,天注定你要走這一行的了。他問我期末考準備得如何,我說大致還好。酸雨說他最拿手的是英文,如果這方面有需要,要我儘管開口,我很禮貌地道謝,還問他要不要一起吃三明治。他微笑地搖搖頭,頭髮在他前額很輕盈地晃著,他遞給我一張紙條,在我打開紙條的時候,他說他跟同學要到實驗室去趕實驗進度,向我道別。

【我沒有華麗的文采,只能對妳解釋水質污染的可能性與嚴重性。
台灣目前大部分的河川都已經遭到人為污染,除了屬於我的川,還有妳的河,我想還算清
靜之外,其他的我已經不看好未來與前途了。

想認識妳,更接近妳,研究屬於夜空中,最閃亮的星河,究竟有多麼迷人。暑假快到了,
我會一直留在台中,妳呢?人家說,夏夜星空最美,可以清楚看見銀河。我不知道真的假
的,妳會讓我看見嗎,我的銀河?】

這樣叫做沒有華麗的文采啦!那我還要不要混啊?我不知道我有沒有他以為的那麼美好。我的房間裡面有個臉盆,裝著三天來的髒衣服;球鞋已經髒了,我在等它更髒,好準備換雙新的。從他那一身白褲子,可以感覺出他很愛乾淨,甚至可能有潔癖。而我呢?身上這件當睡衣穿的T恤已經一個禮拜沒換過了,他到底是看上我哪一點呀?淑芬叫我別想太多,這個世界本來就很沒道理,我也這樣認為。


晚上上線時,我問長毛。
『你會每天洗衣服嗎?』
『不會,我一星期洗一次,這樣比較過癮。』
『你會很喜歡做家事嗎?」
『會,等我看它亂到一個程度時,我就會開始收。』
『那如果你旁邊的人比你先看不下去呢?』
『那誰看不下去誰倒楣,自己去收。』
『你介意女生很迷糊嗎?』
『不介意,世界不必看那麼清楚,記得腦袋放哪裡就可以了。』
『你喜歡穿白褲子嗎?』
『不喜歡,因為刷不乾淨。』
『你覺得這個世界很沒道理嗎?』
『我覺得妳很沒道理。』
『我?』
『妳又沒要嫁給我,問我那麼多幹嘛!?』
啊?臭長毛!問問會死喔!
-待續-
最後一個問題,如果我穿白褲子,髒了你會幫我洗嗎?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