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八點廿六分,寫八月廿六日的手記。
昨晚店裡來了韓國客人,是一個已經在台灣學了一年中文,溝通非常流暢的半熟客。我們提出強烈的要求,叫她交出那塊奧運棒球金牌。在台灣的最後兩天,我送給她一張「自由意識」的專輯,跟一本自己的書當贈禮,以滋紀念。
人生就是這樣,你好不容易又多了一個朋友,但第一次聊天,就可能是最後一次。至於下次,不知道還有沒有這機會。

第三次修稿。其實只有前八回,但是居然修了三次才有辦法繼續寫。很多感覺跟回憶仍舊佔滿心頭。誠如小說所言,一段愛情裡不會只有倒楣事,開心與歡笑的一定更多,但不知道為什麼,或許是不愉快的那部份實在太強烈了,所以當過了一段時間後再回憶時,居然他媽的半點想不起來有多少是令人高興的,滿腦子有的竟然全都是那些促成決裂的事件。

我猜想可能是因為距離的時間還不夠久,但偏偏我沒時間等,因為等待永無止盡,走不出一個舊的世界,又怎麼看得見一個新的宇宙?
所以那是小說卡在前八回的真正原因吧?下意識裡我自己在逃避,逃避回憶那些回憶的殘酷感覺。直到今天。
不過無論如何,至少總算有了一點進度,將近兩萬字,快要十回的故事,從前天開始修第三次,到現在才慢慢地以純粹小說的角度去書寫它。

詩的部分已經校對跟潤色完成,總共八十五首。不過還不曉得之後會怎樣,反正得先完成較為急迫的「告別的年代」。

順便預告,九月十五起的兩個星期都是開學週,高中或大學新生憑學生證會有調酒或啤酒的折扣優待;九月十三日晚上提早一天慶中秋,辦烤肉派對;十月廿五日則是我們幾個天秤座宅男的聯合慶生派對,我的樂團第一次正式登台演出。
希望可以熱熱鬧鬧辦這些活動,也歡迎大家一起來。

穹風 2008.08.26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