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遠的從前舊曲還悠揚,唱誰住進了誰心裡的防空洞。
那年如此翩翩,木棉盛開,紅了半天,白了半天,長髮迎空,我們倆。
很惆悵的嗓音裡讖言了後來的惆悵。

我後來住在城的西陲之地。
每年有掠過我這小村的商涼清風渡入妳曩昔烹煮咖啡的街道。
若再有那麼一天,我只要曼特寧就好。

我後來住在城的西陲之地。
山緣有映照過妳從前側頰的夕暮帶來此後寂寥的層層紫橘柔光。
若再有那麼一天,我只想聽妳哼「街角的祝福」就好。

就假裝看不到也聽不到吧,用四個小節的音符寫我無聲的祝禱。
願來年又翩翩時,木棉依舊盛開,半天裡又紅又白,長髮又迎空。
那麼這轉瞬間裡的思念,我們就真的什麼都捨得了。

穹風 2008.08.18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
  • 又至木棉時節
    當年的曾經,怎又翩翩飛起
    驚懼匆匆過往,在那熟悉教室裡
    又至木棉時節
    人事卻已非,只剩哀哀嘆息
    如此濃濃情境,怎就此劃下句點
    後來的日子,猜測裡連繫
    後來的女子,無言裡矗立
    後來的我們,還是我們嗎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