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天荒地老」四個字丟進垃圾桶裡,那麼弦音今晚就依然柔宛。
咱們哪,不言不語地也無聲了幾個寒暑。
世界盃依然是世界盃,奧運邁向下一屆,今晚我只喝水蜜桃烏龍綠,
那年,妳髮稍有相似滋味。

東京無雪,三月不見落櫻繽紛,怯生生妳的我的一縷縷──
這青絲。

風又起的盛夏夜晚,望不見星辰如夢,倒是城裡幽幽誰唱起老調如昨,
那些不經意的隱微間而又少不更事的蒼茫裡,
來呀去呀都成了千古愁後,才不美卻又美了地傳說。
都是一爐香裡,不老容顏中早已告別的年代。

穹風 2008.07.19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兔男
  • 從何說起

    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在時間的洪流裡 過去和未來的交接
    站在現在的時間點
    確認不住想回頭望向過去
    如同故事裡的女主角
    逃了好久 也練習了很久
    但再次回到充滿回億的人事物前
    仍然...
  • z
  • 哎..
    一個人若缺勇氣,再如何
    結果,想必不會差太多
    女主角應也有屬於
    自己的無奈吧!
    我想....
  • 我想應該是彼此都很無奈吧... - -

    bbxtw 於 2008/07/21 20:11 回覆

  • 悄悄話
  • smilein
  • 原來你是男生=ˇ=
    可是"花的姿態"的筆調好細膩:D
  • 因為這已經是我寫的第六本以女生當第一人稱的故事了呀。

    bbxtw 於 2008/07/25 20:22 回覆

  • 喬丁
  • 和 風哥"告別的年代"--遇見的日子

    將「海枯石爛」四個字沖進了馬桶裡,
    那麼雨聲這夜定猛然靜默。
    我們哪,三言兩語竟聒噪了多少春秋。
    中文系依然是中文系,系會已是新一屆,
    這夜我看完花的姿態,
    那年,我嘴角有不同表情

    沙鹿有雨,八月只聞晚風咆嘯,
    靜悄悄她的妳的一幅幅--
    那紅顏。

    雨已歇的暮夏凌晨,聽得見蟲鳥如樂,
    但是枕邊冷冷誰嘆起新愁依故,
    這些無所謂的瞬息間而又春去不回的冷清裡,
    哼呀唱呀都成了一次笑後,
    才不信可又信了的誓言。
    都是幾支菸裡,
    青春歲月中開始遇見的日子。

    喬丁2008.08.08

    ----------------------------------

    僅一首詩和穹風大大
    祝安
  • 晚安。^^

    bbxtw 於 2009/01/04 15:57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