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覺得是哪,一百二十公里快的風。吹不走,該吹走的都吹不走。
日移偏西,又弦月。
那年,妳還有一頭長髮的時節。
我們許了個約,後來那約成了生命中最大的缺。

不覺得是哪,一百二十公里快的風。吹不走,該吹走的都吹不走。
睜眼闔眼,依舊在。
那天,圈牢了再不捨棄的雕銀。
我們許了個約,後來那約成了生命中最大的缺。

我再找不著字眼來寫愛太美。
只在妳生日前的這天,在一路向北的旋律中淚流滿臉。



2008.05.03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