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y 12 Mon 2008 02:30
  • 別說

散亂,倉皇,零落了滿地舊日痕跡,城樓邊還刻著姓氏呀,愛人。
偃旗息鼓後,日就偏西,而我覓不得一個重新收拾的起處,
連逃都不能逃。
這天,這晚,這些我們從哪裡分離起?你說,你說。

烽煙已盡,誰預知了燎原後是濁酒一壺或倍覺淒清?我的愛人。
或者紅雲傍日著的倦鳥才明白這老琴聲傳唱時的無奈,
我就癱坐在四壁中央,眼前浮過妳離開時臉上有淚。
這天,這晚,這些我們從哪裡重來好?你說,你說。

城傾了,風止息了,再飄不動幾片缺了的葉。
別說,別說,咱們能牢記著些什麼就已是幸福得有罪。
聽說江南有暮春時滴水簷下寫滿詩歌的橋邊柳樹,
我卻在藍紫相揉那點點惆悵中,躊躇了遠方的路。

穹風 2008.05.05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崇 風
  • 看過你寫的詩之後

    就覺得自己寫的詩不像是詩
  • 我這也不完全像詩吧?只是憑感覺寫而已呀。

    bbxtw 於 2009/02/06 00: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