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然,今天早上出門前寫昨天的一天。
每篇手記上都註載了日期,不過還是差點忘了明天淺草寺的慶典。

一個人走在新宿街頭,來來往往摩肩擦踵地全都是人,無視於禁止在路邊抽菸的告示牌,我在歌舞伎町入口牌樓的對面點著香菸,看著那個牌樓,還真是複雜的心情,但不知道是感慨些啥,莫非電影看太多?

早上先去了新宿御苑,這麼大的綠地、池塘、樹林,當年竟然是某個諸侯王公家的後院?還真是昔日王謝。
那種感覺是非常突兀且對比的,分明是鳥語花香、老樹參聳的自然世界,但偏偏抬眼又可望見附近的高樓華廈。當你以為自己就要跟這兒的一草一木融為一體時,偏偏頭頂上有架直升機飛過去,遠遠處還可以聽見都會裡的喧囂。

新宿御苑裡有些已經盛開的櫻花樹,樹木高大,粉紅鮮豔的櫻花映眼。從沒見過這樣的景象,讓人嘆為觀止。很多人拿著看似精密的相機狂拍,而我拍完了樹後,決定也拍拍這些正在拍樹的人,他們也是種風景。
很多野餐的人,我吃了貴又不好吃的便當,喝了奇怪的茶。有點不懂,不過就是一碗抹茶跟一塊像紅豆麻糬的的玩意兒,為什麼這樣要價五百元台幣?不過後來想想也對,那茶屋的樸雅,端茶的中年婦人的禮儀,這些簡潔而傳統的精華都讓你體驗到了,那這個價錢也可以讓人瞑目了。

離開大到不行的新宿御苑後,仰賴著手上的簡單地圖,跟每個地鐵站出口附近都可以找得到的鄰近區域圖,慢慢摸索著走到新宿最熱鬧的地方。這兒很有日本青少年次文化的特色,一樣是每個人顯然都經過精心打扮後才出門。
從沒逛過一整棟的樂器行,裡頭至少上萬件與樂器有關的商品。幫阿電買了落地鼓專用的小東西,也買了一條給自己的吉他背帶,以及幾枚圖案特別的pick,這才心滿意足地離開。

晚餐在歌舞伎町解決,霓虹繽紛中,找到一家賣日式燒肉的店,吃到飽的那種。不過比起來還是台灣的好,至少便宜,菜色也多。點菜時遭遇到很大的麻煩,幸虧店裡有個來自天津的大陸女留學生在那兒打工,蒙她指點才順利完成點單。不過結帳時則被她戲謔調侃。鳥胃,實在不應該來吃這種的。
離開歌舞伎町時,意外發現一家奇怪玩意兒的販賣店。裡面有卡通人行布偶的衣服,也有所有你想得到的角色扮演的情趣衣服跟情趣商品。我深深體悟到:就算有人敢大大方方把這些東西擺在你面前賣,而你也敢大大方方掏錢出來買,但那又怎樣?你還得有個大大方方敢穿敢玩的馬子才行。

又一天了。愈來愈晚歸,愈來愈晚睡,照片也愈拍愈多。在一個必須不斷走路的城市裡,我忽然開始想念台灣那狗窩裡的電腦桌。

ps傍晚還去看了東京的高樓風景,四十五層樓高,角度很不一樣。可惜沒看見富士山。
晚上回到旅店,遇見一群來觀光旅行的白人,都很年輕,約莫十五六歲年紀。碰到可以用英文溝通的人,感覺真好。

2008.03.17 陰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