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年慶。沒想到會有這一天。
老實說我一直以為大概半年,這家店就會被我玩完的。就算沒有玩完,依照我這種個性,大概也會在哪次心情不好時,毛起來動手就砸爛了一切,然後就此關門大吉。
結果沒有,我就這麼撐了一年,然後辦了週年慶派對。

還記得去年的這個時候,是我最認真在店裡玩裝潢的時候。之所以說是「玩」,是因為我從沒學過裝潢,所有的一切全都來自於想像,也多虧了幾位熟客的建議,他們告訴我一些裝修的技巧,才讓我順利完成很多東西。而今一年過去了,裝潢又多了些東西,如果你昨晚有仔細看的話,會發現地下室多了幾幅書法,還有一些半完工的日式隔屏還沒做好。那就是我現在又開始動工在做的東西。之所以一年下來裝潢做個沒完,誠如昨天跟大維說的那樣:當我開始覺得這家店讓我感覺非常無聊,想把它脫手或砸爛時,我就開始投注心思與金錢去做裝潢,好讓自 己多點新鮮感。

關於大維。
昨天下午莫約四點半左右,我在地下室裡晃來晃去時,有個個子不高的男生,頭戴休閒帽地走下來,問我能否幫他簽名。老實說這種事情愈得多了,幫人簽名沒啥問題,但就在我接過他遞出來的書,簽上了筆名時,忽然整個人愣住。因為這傢伙長得太像一個我認識但卻失聯多年的老友。
十多年總有了,高一入學的那一天,第一個認識的班上同學。他引領我開始接觸相聲藝術,開始喝咖啡,開始做窮人旅行。非常可惜的是高工畢業後我們就沒再聯繫,直到大一或大二時,有一回跟班上同學閒來無事騎車到通宵去玩,這才打了一通電話給老家在那兒的他,他小子哪裡不介紹,卻帶我們去秋茂園,那個髒亂不堪,燒酒螺殼堆積成灘的地方去玩。
而從那次之後,我們就真的失聯了,直到昨天下午。如果你問我這場派對我最感動的是什麼,我會說是因為他。
現在想想,也不禁一陣哆嗦,幸虧這些年來我還在看書、看相聲,還在玩音樂、喝咖啡,否則實在對不起當年他的引領,良師益友,我想大維當之無愧。

這場派對開始得有點早,事前我們幾乎完全沒有任何計畫,若紋籌辦得很用心,但我卻料理執行得潦草。因為我覺得,這一天應該是三五好友窩在一起,大家聊些開店的心得,或分享彼此在這家店裡的感覺,然後有些現場音樂,這樣也就是了。
但沒想到時間慢慢到了六點左右,整個氣氛慢慢熱了起來,尤其是樂團開場後,除了個人板、家族,以及部落格上的朋友之外,熱音社那邊也有不少人到來,衝著「自由意識」跟「月牙」的名氣來捧場的也不少。反倒是後來我顯得有點沒事幹,拿著啤酒到處找人陪我哈啦打屁。
對,就是沒有人要看我們的「靠」樂團就對了。這名字真的很難聽,幹。

終於聽到了「愛太美」這首歌的樂團版,昨晚撐到這首歌表演的人很有耳福,因為當水母開始唱這首歌,當阿電終於敲出最後兩段副歌的重拍節奏時,那才真的是為《FZR女孩》這篇小說劃下一個完整的句點,連我都是第一次聽到這首歌,當下的感動真的難以言喻。

所以派對辦完了,非常順利地撐到半夜四點,足足十二個小時的馬拉松式派對。晚上客人走得差不多時,跟我的廖親親聊起天來,這個大平頭男現在正缺女朋友,店裡昨晚有不少美女,機會都弄給他了,偏偏他沒膽子過去搭訕,真可惜。
不過還是很感謝他的大力贊助,店裡那些龍飛鳳舞、鐵劃銀鉤的書法全都是出自他的手筆,下次農曆年到的時候,春聯應該也可以拜託他一下。謝禮很簡單,給他喝不完的啤酒就對了。

我很喜歡店裡熱鬧的感覺,派對有很多意想不到的驚奇,大維的造訪、「愛太美」的首播、「靠」樂團的首次登台,還有還有,昨晚店裡走進來一對中年夫妻,帶著兩個小孩,原以為他們是誤闖森林的小白兔,就這麼走向聲音喧騰的地下室,我才想下去解釋一下,結果卻意外發現,他們居然是「月牙」瑞瑞的父母親。
差點沒有傻眼。瑞瑞的父母非常開明,很令人羨慕,他們對孩子的用心與支持洋溢在臉上,也問了很多關於瑞瑞的事,我甚至有點不好意思讓他們看見我穿著背心時,身上那隻鳳凰刺青,深怕他們會誤以為這裡是什麼恐怖的地方,到時候給瑞瑞帶來麻煩。
所以我告訴瑞瑞他爹,說他兒子在這裡非常乖,平常偶而會來喝點可樂,啤酒喝不多,在這裡很有人緣,跟大家相處融洽,當然,也絕對不抽菸、不晚歸。這些話有些真有些假,在講的時候,我一直在心裡想:他媽的,搞得好像瑞瑞是我馬子一樣,為什麼我會站在這裡演乖小孩?

四點整,工讀生下班,剩下幾個回不了家的朋友,我們窩在一樓的吧台邊閒聊,一直聊到早上八點左右,微微雨中,他們搭上公車,我才回家盥洗睡覺。
這就是月光咖啡館的週年慶。說不知道還有沒有明年,這不是危言聳聽,當初準備接手這家店時,我姊就問過我,她說並不擔心我的經營能力,反而擔心像我這樣個性的人,有沒有可能乖乖地被一家店給圈限住。事實上那當然是不可能的,現在我愈來愈常把店丟給工讀生,反正我們有個很會管事的公主,我很樂意把店的鑰匙跟開店準備金交給她去發落,然後自己去日本玩,或者窩在家裡寫稿子。

不過還是捫心自問,這一年來至少我做到了,看著地下室裡的一切,想想自己有時半夜打烊後,獨自坐在樓下沙發上,環顧四週時的那種心情。這裡曾經空蕩蕩地什麼都沒有,剛接店時的業績幾乎盪到谷底,然那又如何?一年後,店還沒倒,生意比前兩任老闆時都還要好很多,這裡成了學生們可以聊天喝酒、玩音樂唱歌或開會討論或吃宵夜的地方,甚至也成了我的工作書房。
我知道要再撐一年,對我而言其實很困難,但無論如何,既然已經剃頭當了和尚,自然只好一天撞一天鐘,直到再也無力維續為止。
我希望那一天不要很快到來,好不容易一切都慢慢上了軌道,好不容易我讓更多的人知道這地方,好不容易大家才能在這兒相聚一起,它還不能就這樣被結束,對吧?

謝謝大家的捧場,這場週年慶派對非常成功,而它之所以成功,是因為每一位到場的朋友,無論我們多久沒見,或我們距離多遠,因為你們,才有昨晚的笑聲。我會盡力讓明年此刻,在月光咖啡館裡再瘋一整晚。然後我可以想像過幾天房東會打電話來幹的口氣了。

穹風 2008.03.30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apavoni  (大維)
  • 愧不敢當

    感謝穹風當天熱情款待,親自執壺手沖黃金曼特寧1/3杯,啜飲之間百感交集,老淚雖未縱橫,但亦不遠矣!
    良師之稱,決計愧不敢當;益友之謂實乃汗顏,應說是年少無知誤交匪類云云...;
    當年某人神秘兮兮地取出筆記簿,要我核對他默背水滸好漢出場順序有無貽誤,每每憶及此事總敎人夢迴驚醒冷汗迸出,卻也一頭栽進閱讀這〝謊言或真理的技藝〞裡的世界。
    新作發行與週年慶是個里程碑,

    搖滾精神不墜,穹風筆耕不輟...


    P.S
    一:秋茂園是陵園,也就是墳墓公園,至於燒酒螺殼滿地成灘,那是屬於海邊小鎮特有的隨性怡然,是一種豁達,絕不是髒亂。
    二:我是音樂白痴,玩音樂這等專業度極高的事絕對與小弟無關,別賴我頭上。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