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離開寒舍之後,我像個傻子一樣,隨便小凌風要帶我往哪裡去都好,結果,不知不覺間,我竟然又騎回了莒光新城。天已經黑了,令人不解的,是今天傍晚台中市居然起了一層薄薄的霧,我在那家7-11前停車,進去買了六瓶啤酒。
失戀就要喝酒,不知道這是哪個傢伙定出來的規矩,大家居然也都遵行不誤。我坐在便利商店前面的階梯上,大口大口喝著啤酒。晚上七點四十分,手機第二次響起,是熒繡打來的。該接嗎?我要聽她說些什麼嗎?她沒跟他分手,她也不是我的女朋友,所以不必用到「解釋」這麼嚴重的字眼。
或者,她想說明些什麼呢?我想不到還有什麼好說明的,因為這是連瞎子也看得出來的劇情。既然如此,她想跟我說些什麼呢?電話在響了十幾聲之後掛斷了。
我喝乾了六瓶啤酒,覺得意猶未盡,正打算進去再買兩瓶時,巷子口傳出了FZR威猛的引擎聲。
薄薄霧色中,我看見藍白色的FZR飆了出來,是熒繡。她的速度飛快,轉眼間已經消失在我的視線之外。她往南。據我所知,跟熒繡有關,而且在南方的,只有「寒舍」,所以我連啤酒瓶子都沒丟,直接發動車子,跟著往南。

當然,小凌風並沒有追到FZR,不過,我在寒舍外面發現了它就停在那裡,然而我在停車時又躊躇了。該進去嗎?如果我很想聽到一些答案的話,我一定會毫不考慮就進去的。可是現在,我什麼也不想聽,整個腦袋裡面,都是那個男孩親吻熒繡額頭的影像,也都是熒繡跑過馬路來時,看見我的詫異神情。我想我有點醉意了,所以我現在需要的,不是多餘的言詞,而是我可愛的床。

我把機車掉頭,決定要發動車子時,小凌風卻又耍起任性來了。「拜託,你不要在這邊打落水狗好不好?看在我也待你不薄的份上,讓我趕快回家吧!」不過小凌風很有個性,它說不想動的時候,就是不會動。
「你為什麼不接我電話。」
我就知道,你們一定是串通好的……
坐在車上,我回過頭看著熒繡,她正走向我。她還是一身黑,紮著馬尾,臉上的神色,很冷淡,卻又很火熱。我無法清楚分辨出來,什麼地方給我冰冷的感覺,什麼地方卻是火熱的。
「我打了兩次電話給你,你都沒有接。」
「我該接嗎?」
「至少,我想跟你說清楚。」
「已經很清楚了吧?」我乾脆下車,點起一根香菸。「我的立場很微弱,只能說,看到他跟妳這麼甜蜜,我也很高興。」
「阿哲……」
「當然,我必須承認,我對妳是有企圖,不然我不會這樣努力接近妳。不過,現在說這些好像太晚了一點。」
「阿哲……你聽我說……」
「很高興,我終於當上了妳的朋友,不過也很抱歉,我現在什麼都不想聽。」我把燒了一半的香菸扔掉。「我的頭好痛,我現在真的很想睡覺……」
說完,我下車用踩的,發動了小凌風,然後不管它的心臟有多老舊,加足了油門,往東海的方向飆回家。
我沒有回頭再看她一眼,因為我怕自己承受不了,承受不了那種對自己的自憐,更怕承受不了她的眼神,那種溫柔的眼神。我寧願她像以前那樣,坐在FZR上面,冰冷地對我說話,這樣的話,或許我的心比較不會那麼痛。

回到東海,我像個傻瓜一樣,躲在房間裡面,貓咪是我最好的垃圾桶,不過他聽完之後,什麼也沒說,只是又買了半箱啤酒回來。還好期中考剛剛結束,課業不重,所以我可以盡情地翹課,貓咪會幫我買晚餐回來。盡可能地我不願意下樓,因為看見貓咪的那台FZR時,我就會想起熒繡。
「學長,看開點嘛。」小杰安慰我。
「去死吧,你就窩在房間裡面用地的發霉吧!」貓咪也安慰我。
不曉得誰把事情聲張出去的,還有學妹打電話來關切……
「一場連開始都沒有就宣告結束的戀情,是最可悲的。」下著雨的下午,哪裡都不能去。貓咪約了一掛人,跑到我房間來,美其名是集體安慰我,事實上根本是來喝酒做亂的。
「但是結束在這個地方,也是最美的。」
「是嗎?那你打個電話給你那個酋長的乾女兒,也跟她分手吧!」
「兄弟,這個意義不同哪!我跟她已經有開始了喔!」
「那就不美了嘛!既然不美了,還是乾脆分手吧!」
「哎呀,你不能一切都等同而論嘛!」
「對了,學長。」連小杰也有話要說了:「上次貓咪說你被一個胖姊姊用笑聲姦淫……」
「什麼姦淫!那個叫做騷擾啦!」
「喔,那你為什麼不找她?」
「找她?」
「湊湊數嘛!」
拜託……真想轟走這些畜生……

不想再理會這些瘋子,我開了電腦,很久沒有上來收信或看文章了,我直接上了BBS,發現有一堆信件,在一整列的新郵件中,我看到一個陌生人寄來的。

『你會來收信嗎?
我聯絡不到你,只好從網路上面找,找你寫文章用的名字。
然後,才找到這個帳號,我希望,你可以看得到這封信。
我是熒繡。

既然是我的朋友,為什麼你不肯接我電話,不肯聽我說明白呢?
還是因為我有男朋友,你就不願意跟我繼續做朋友了?
因為你對我來說,是很特別而重要的朋友,
我不想失去你,
所以我有必要跟你說清楚。

我不習慣對著電腦說話。
所以,只是留個訊息給你。
如果我們還是朋友,那麼,十一月五日我放假。
早上八點,我會在東海校門口等你。

你會來嗎?
希望你來得及看到這封信。
我會一直等你的,不見不散。
熒繡 2002.11.03』

十一月五日?已經一個星期沒有出過門的我,早已忘了時間。我問貓咪。
「十一月五日?十月底期中考嘛!過了一個多禮拜,應該是這兩天吧。」
我看看電腦桌面顯示的日期,居然是今天!
「現在幾點了?」
「我們下課是下午兩點,喝到現在大概兩個小時……」
下午四點了!?她已經等了我超過八小時了,外面還在下雨耶!不知道為什麼,我二話不說,抓起我的車鑰匙和外套,趕緊往樓下衝。我忙著衝出門,大家則是忙著湊過來看電腦螢幕。
為什麼現在又那麼想見熒繡了呢?不知道。或許其實我根本沒有不想見她過,只是因為我還沒有辦法調適我自己的心情吧!
胡思亂想中,我在樓梯口跌了一跤,整個人滾了好幾階樓梯,直接撞上了最下面的鞋櫃,但是我的身體一點痛的感覺也沒有,或許是我已經不在乎這種感覺了,因為熒繡在雨裡面等了我八個小時,比起來,這點痛算什麼?

衝到門外,我發覺有點不對,一看手裡面的鑰匙,居然是貓咪的車鑰匙。該死!以前不該做一堆一樣的鑰匙圈到處送人的,偏偏貓咪又把他的鑰匙放我桌上……顧不了那麼多了,我隨便拿起一頂安全帽帶上,也不管有沒有雨,直接發動了貓咪的FZR。
「小子!去見她,把她追回來!」貓咪在窗口大喊。

雨下得有點大,我的衣服很濕,心也很濕,眼眶也很濕,是一種矛盾,也是一種掙扎,從國際街轉出中港路,這是第二次,我讓FZR飆到極速的六擋。
-待續-
妳不想失去的是一個朋友,我不想失去的是給妳幸福的機會。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