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因為約好今天都不騎車,所以我是坐計程車送她回家的。
「還是要跟你說聲抱歉,沒想到連一場電影都沒看完。」
「妳不需要抱歉,因為,我也不是真的很想看電影。」
「不然呢?」
我微笑著沒有說話。去哪裡,幹什麼,其實都無所謂,只要身邊有妳就好。這種話我怎麼說得出口?
「關於妳要補習的事……」我得岔開話題。「如果妳暫時沒有要補習的話,還是得靠自修的。」
「我知道。」
「我的意思是,如果妳在國文和社會科方面有需要的話……」
「我知道。」
她咪著眼睛對我笑:「我不會放過你的。」

回到家的時候,我看見有個平頭的傢伙蹲在FZR前面,他不高,也不胖,頭上帶著一頂原住民傳統服飾的帽子。是的,他就是那個揚言將我千刀萬剮的人。
「你回來啦!」
「小子。你應該慶幸我在台東沒有買回那把番刀。」貓咪指著他的前輪,大聲嚷著:「居然整個都磨平了!」然後他掐著我的脖子,揚言要磨平我的腦袋。我們就是這樣拉扯糾纏著上樓的。

我把所有的進展告訴了他。
「就這樣?」
「我已經很滿足了。」
貓咪拍拍我肩膀,語重心長地看著我說:「你知不知道你為什麼談戀愛很少成功?」
「為什麼?」
「狠勁哪!」貓咪把他一袋子的行李通通倒出來,除了換洗衣物之外,裡面是一堆台東特產,還有一堆紀念品。
「這些破爛東西跟你說的狠勁有什麼關係?」
「朽木不可雕也。」他把這堆東西一一擺好。「You see?我就是靠著狠勁,一路殺到台東去,才帶回這樣的戰果。」
「這算什麼戰果?這些在特產店都買得到。」
貓咪把他頭上那頂帽子拿下來給我看,說:「這可是酋長的女婿才有資格戴的帽子。」
「你那隻小妖精是酋長的女兒嗎?」
「乾女兒。」
「呸。」我在他的那堆東西裡面挑了幾張很特別的名信片,剩下的,就讓他拿去跟別人炫耀吧!花了好大的「狠勁」追來一個酋長的乾女兒,花了好多的鈔票弄來的一堆紀念品,這隻貓也真是天才得可以了。

洗過澡之後,我坐在書桌前欣賞著那幾張名信片時,貓咪端著泡麵上來了。這趟台東之行的代價,就是他要吃半個月的泡麵。我正想調侃他幾句,熒繡卻打電話來了。
「告訴她,我要跟她輒車。」貓咪說。
「閉嘴。」
「啊?」熒繡嚇了一跳。
「呃!對不起,我不是叫妳閉嘴啦。」
「嗯……你在忙嗎?」她的語氣聽起來怪怪的。
「不忙,妳不需要這麼客氣,有事就說吧!」
「阿哲,我有一件事情想告訴你。」
「妳說,我在聽。」我揮揮手叫貓咪出去,以免他影響我講電話,不過貓咪不是那種聽話的人,他坐在我的電腦椅上,滑到床邊,打開了電視,居然直接開了彩虹頻道,電視裡面傳來AV女優呻吟的聲音,我趕緊拿起抱枕砸了過去,他笑著把音量關小,不過還是繼續看。
「喂?你在聽嗎?」
「在,在,妳說。」
「你那邊有人啊?」
「嗯,有隻貓在看A片。」
電話那一頭她笑了。
「妳要跟我說什麼?」
「雖然我一直沒有說,不過我想你應該也知道了。」
「妳男朋友的事情嗎?」
我就知道貓咪一直在偷聽我們談話,他大聲的「啊」了一聲,我趕緊又丟了一顆抱枕過去。
「雖然我們是朋友了,可是,我還是不知道這件事應該怎麼對你說。」
「我很樂意聽妳說。用妳最能說出來的方式就好。」
電話那一頭,熒繡沉默了一會兒。
「我男朋友現在在成大。他唸機械工程。」
「嗯。」
「我們吵過好幾次。」
「他和我爸媽一樣的看法。」
「妳是說,要妳唸商科的事情嗎?」
「嗯。」
「所以呢?」
「他是台中人,我現在騎的FZR就是他的車。」
「這我知道。」
「我不想唸商科。」
「我也知道。」
「最近我跟他之間,有很多問題。」
「問題?」
她又沉默了,我可以確定她還在線上,因為我聽見她沉重的呼吸聲。
「熒繡。」
「嗯。」
「妳想把這些問題告訴我嗎?」
「可以嗎?」
「只有妳願不願意。」
那是我跟她聊得最多的一次,因為,我認識了另一個熒繡。
「我覺得我們之間隔閡愈來愈多,有時候,我會以為我並不認識他。他心裡面有一個完美的女孩的樣子,而我必須是那個樣子。可是,努力了兩年多,我還是現在這樣。也許是我不夠努力,也許是我自己想太多。我常常覺得很累。前天晚上,他告訴我,在成大有個很吸引他的女孩子,他說,她有他要的樣子,所以今天晚上他傳來了那個訊息。」
我回想著我在熒繡的手機上面看到的那幾句話。
【我想,我還需要一些思考空間,我不知道自己要的究竟是什麼,所以,妳不必再等我了。】
「阿哲。」
「我在聽。」
「我該怎麼辦?」熒繡的聲音哽咽了。
我的心也快碎了,該怎麼辦?我能給妳什麼樣的建議呢?
「該怎麼辦應該由妳自己做決定,不是嗎?」
「我不知道……」電話那一頭的她,又陷入一片沉默之中,我只能聽見她啜泣的聲音而已。

貓咪在我面前,打手勢問我怎麼了,我用右手食指與中指,比著眼淚掉下來的樣子,貓咪皺皺眉頭,從口袋裡面掏出了車鑰匙,難道要我現在又飆到台中市去嗎?
「熒繡。」
「嗯。」
「我去找妳好不好。」
「現在?不要了,太晚了。」她的聲音聽起來很難過。
我對貓咪搖搖頭,貓咪只好又繼續看著我。
「阿哲。」
「怎麼樣?」
「你心裡面也會有一個完美的女孩的樣子嗎?」
天哪!這要怎麼回答?我想了一想。
「也許有,也許沒有。因為我知道世界上沒有完美,所以我不會追求完美的女孩。即使我心裡面真的有一個這樣的女孩,我也不會希望我女朋友變成那樣子。」
「為什麼?」
「為什麼?大概是因為我知道這不可能吧。」
「不可能嗎?」
糟糕!我又說錯話了,我這麼說,無異是潑了熒繡一頭冷水,她努力地想成為他男朋友心裡面那個完美的典型,而我卻直接說這是不可能的,所以她又沉默了。
過沒兩分鐘,我又聽見了她哭的聲音。貓咪又做表情,問我這是怎麼回事,我又回了那個哭泣的動作。
「我不是說妳做不到,我只是覺得這很難。」
「那,你心裡面那個完美的女孩,是什麼樣子?」
我能說嗎?就是妳的樣子。可是我說不出來。
「有機會的話,妳會看見她的樣子的。」
「是嗎?」
「是的。」

電話那一頭,她又沉默了一下子。
「下個星期五,你有空嗎?」
「應該有吧,我星期五沒課。」
「去把沒看完的電影看完好不好?」
「妳要請客嗎?」
「那天……是我的生日。」
生日?
「好啊,那,到時候再約時間地點。」
「嗯。」
在我要掛上電話之前,熒繡忽然又問我:「我會有機會看見你心裡面那個完美的女孩嗎?」
「一定有機會的,我保證。」
「好,那我會期待的。」
-待續-
我心裡面完美的那女孩在哪裡?在電話的那一頭。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