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雖然不盡理想,不過,至少這天晚上我撐到了二十分鐘。熒繡對陌生的人很冷淡,因為我見過她跟她同事說笑的樣子。有的人會在自己的人際關係裡面畫一條線,區分熟悉與陌生,然後用兩張完全不同的表情去面對這兩種人,熒繡就是這樣的人。現在我還站在線的這一邊。
這條線就像一道門,我在門外,門旁邊沒有門鈴,門上面也沒有門把;這條線就像一道障礙欄,我在欄的前面。欄很高,我想跳過去,可是我發覺我坐的是輪椅,就是這種感覺。

貓咪好幾天不見人影,我連商量的軍師都沒有,不過他把他的FZR借給我。
「騎著幾百年前的小凌風想去追FZR,你乾脆用跑的算了。」
我一點也不覺得小凌風有哪裡不好,雖然它真的是已經老邁年高了。

「你跟著我,到底想幹什麼?」
「你跟著我,到底想幹什麼?」
「你跟著我,到底想幹什麼?」
躺在床上,腦海裡不斷閃過她問我的這句話。
我想約妳去看電影、約妳去吃宵夜、我想跟妳說說話……這些都可以是答案,不過我想熒繡也都不會接受。誰要跟一個行為怪異,舉止可笑的傻瓜去吃宵夜、看電影?我看只有那個胖姊姊會有興趣而已。
傍晚時學弟小杰來找我借VCD。小杰有180公分高,長得很帥,基本上,是跟我完全不同外型的人,不過他比我更悶騷,所以,他也沒有女朋友。我把問題問他。
「這有什麼好難的?我不過就是想認識妳嘛。」他說。
「這麼簡單嗎?」
「你如果不先認識她,怎麼約她看電影、吃宵夜?」
唉唷!我怎麼想不到這麼簡單的答案啊!握著小杰的手,我向他表示我熱誠的謝意,
並且把我所有的電影VCD都借給他。他很節制地只拿他想看的,但是他另有一個請求。
「你說,你要什麼我都會答應你!」
「學長,你追到她之後,拜託一下,叫她介紹她的同事給我吧!」
有些時候你苦苦追求的答案,其實就在身邊。這是多麼簡單的答案,而我居然兩次都回答不出來。得到答案之後,天色已晚,我決定明天再去寒舍一趟。

「你又出現了。」
「『又』這個字現在用不大恰當,因為我是來喝茶的。」
她用古怪的眼光看著我,也許是懷疑我這樣信心滿滿的動機並不純正吧,所以她在點餐時問我:「你今天好像很高興。」
「因為我有答案了。」
「什麼答案?」
「妳不是想知道我那天晚上跟著妳的目的嗎?」我在目錄上面勾選了百香綠茶。「因為,我想認識妳。」
我盤腿坐在寬大的四方桌前,她跪姿在桌旁,我們就這樣互相看了三十秒。是該乘勝追擊嗎?還是要給她時間思考一下呢?熒繡若有所悟地點點頭。
「現在你認識了?」
「算是認識嗎?」
「你覺得不夠嗎?」
「以投資報酬率來說,我騎車到這裡大概要花三十元油錢,另加二十分鐘。但是能夠得到的,只有點餐和結帳時跟妳說話的五分鐘不到。」
「你很貪心喔!」
我很貪心嗎?看著她拿著點餐單下樓,我問我自己。點起一根香菸,我翻開了張大春的《大說謊家》,但是一點閱讀的心情都沒有。我很貪心嗎?我真的很貪心嗎?對一個你一見鍾情的對象,要想不貪心,那是不可能的。

送飲料來的是另一個女孩,我認得她是那天跟熒繡一起下班的女孩。
「嗯……小姐。」
「你好,有什麼需要服務的嗎?」
「我想請問一下。」
「請說。」
她的眼睛也是圓圓亮亮的,染了一頭金色的頭髮。這樣的女孩街上到處都是,實在沒有什麼特色可言,可是,有求於人時,你就得先說些好話。
「妳頭髮哪裡染的?顏色很好看喔!」
她笑了,笑得很甜:「是嗎?謝謝。這是我自己染的。」
「手藝不錯呢!」
「我們同事也有好幾個讓我染過喔!像剛才幫你點單那一個。」
「熒繡嗎?」
「你認識她啊?」
我說剛認識,不大熟。
這個女孩在人際關係裡面自設的那條線似乎淡薄許多,所以她開始熱心地跟我介紹她的同事。不過絕大多數我都充耳不聞,因為,我只想聽到關於熒繡的事情而已。
「妳知道熒繡姓什麼嗎?」
「她姓葉。」
葉熒繡。這是她的名字。小我兩歲,台南人。現在休學中,「寒舍」是她暫時打工的地方。可惜這個女孩跟熒繡也不算太熟,所知並不多。

今天我特意等到快十點了才下樓結帳,因為這樣我可以跟她一起走出寒舍。慢慢走到停車處,熒繡今天上班騎的是小JOG。車子停在天橋下面的紅磚人行道上,而我的車放在她的車旁邊。
「你還有話要說嗎?」她這樣問我。
「有。」
「那就說吧。」
就說吧?妳以為說話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嗎?如果很簡單的話,妳怎麼不跟我多說幾句?
「嗯……」
「說啊。」
「嗯……」
「如果你不想說的話,那換我說好了。」
喔,原來說話對妳來說並不難嘛!
「我很討厭一個男孩子說話吞吞吐吐的,很不爽快。」她很冷漠地對我說:「尤其是像你這樣,要說不說的。最後一次問你,你要說什麼?」
為什麼一定要把話說這麼絕呢?是妳逼我的……

「是這樣的,我個人認為妳有相當吸引我的特質。所以我一直想要接近妳,認識妳。但是我實在不知道應該怎樣對妳說明白才好,因為我不希望妳以為我是個很無聊的人,也不希望被妳討厭。所以我盡量讓我自己看起來誠懇一點,但是沒想到卻被妳誤會了,我絕對不是一個吞吞吐吐不乾脆的人,也絕對不是白痴。可是妳為什麼一定要這麼急著問我呢?我只想慢慢地靠近妳的世界,讓妳有時間心理準備。然後更進一步地,其實我多了解妳一點,想約妳去看電影、吃宵夜,這樣說得很清楚了嗎?」
是妳逼我說的。熒繡細細的兩道柳眉翹得很高,雙眼圓睜,連嘴巴都是開開的。
「小姐,口水快流出來了。」
「啊!」

這是一種很暢快的感覺。就像你在高速公路上憋了很久之後,終於到了休息站的廁所一樣。熒繡一手拿著口罩,一手拿著安全帽,兩眼發直地看了我一晌。
「說完了?」
「還不夠嗎?」
熒繡點點頭,把口罩戴到臉上。「你覺得你還不夠認識我嗎?」
「我認識妳的程度,不過是毛髮皮膚而已。」
「你想認識我的心臟跟腸胃是不是?」
拜託……有點腦袋好不好?
「我是說,我所認識的妳,只是表面的妳的意思。」
她已經把她的小JOG牽出來了。「你覺得我為什麼要讓你認識更多的我呢?」
「人本來就有互相了解的慾望嘛!」
「互相?我就沒有。」
我覺得,能夠靠近她的人,大概只剩下最無賴的韋小寶了……她把車慢慢騎到路邊,掀開安全帽蓋。
「你很想約我去看電影是不是?」
「妳高興的話,去火星也可以。」
熒繡橫了我一眼。「你有沒有投保意外險?」我點頭。「好,明天我要加班,晚上十二點,這裡見。」說完,她加速離去了。
問我有沒有投保意外險,這是什麼意思呀?難道跟妳出去還會有什麼「意外」嗎?
-待續-
還有什麼比認識妳更意外的?有,愛上妳。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apple850927
  • 你好穹風!

    婐有買過你的小說

    真的非常好看!

    尤其是'紀念'

    看到你的小說~又重新讓我當上小說迷XD
  • 你好,小說其實很多好看的,而且接觸文字總好過出去瞎玩,所以多閱讀吧!^^

    bbxtw 於 2011/01/28 11:5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