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她不愛講話,至少,不大愛跟我講話;她不愛笑,至少,也不大愛對我笑。我站在鏡子前面,用力地擠出各種表情。
「你是神經病是不是?」貓咪喜歡在我房間吃東西,因為我房間比較有「家」的感覺。「喂!再弄下去,你的顏面神經就要受損了。」
「你告訴我,我是哪裡出了問題。」問了很久之後,貓咪始終沒有回答我。
排骨麵會比朋友重要,對他來說,這是肯定的事情。

事情有點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沒想到我竟然這樣就知道了她的名字和電話。以她冷冰冰的態度看來,原本我以為這要費一番功夫的,沒想到她居然輕易地就給了我名字和電話。不過,追過女孩子的人都知道,名字可以造假,這沒什麼了不起,而且說不定她有好幾個電話號碼,給我的這一個,是她永遠不會放進手機裡面的SIM卡。貓咪也說這有可能。會嗎?我不知道。
隔天我把化油器拿去機車行,老闆用汽油將它洗淨,然後問我這是怎麼回事,沒有人會拿一顆化油器去機車行洗的,這是常識。
「紀念。」我說這是紀念我已經千古的愛車,我要留下它身上的一部分,好讓我永遠記得它。那個老闆一定覺得我是瘋子,我也這樣認為,否則我大可以跟貓咪一起去把化油器裝上去,又何必拖到晚上十點,等她下班?

電話響過了六聲,沒有人接聽,但是我還是很欣慰的。沒人接,代表這是她有在用的號碼。現在時刻,晚上十點半。貓咪對這個居然會修機車的女孩也很好奇,所以他堅持陪我一起來。經過協調之後,他只能躲在我昨天站的那個攤子裡面。
「她會騎FZR,而且可以閒到沒事去學修機車,這表示她一定長得很科幻。」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興趣嘛。」我當然要為她說話。
「對啦,你的興趣就很奇怪。」
「哪裡奇怪?」
「對科幻的女人有興趣,這樣還不算奇怪嗎?」
我們正在爭辯著的時候,「嗚嗚嗚」沉重的引擎聲接近了,今天她是騎著FZR去上班的。我一腳把貓咪踢進攤子裡面去,自己捧著一顆化油器站在巷子口,感覺上,好像我捧著一束花在等她回來似的。我有想過,今天送一束花來給她,不過貓咪說會喜歡機車的女孩大多不會喜歡花,就像喜歡坦克車的女孩子不會想玩芭比娃娃一樣的意思,所以我只帶著化油器來而已。

「你來很久了?」她問我。今天熒繡穿著一件黑色的絨布外套,還是黑色牛仔褲。
「剛到一下子。」
「東西呢?」
我把化油器遞給她。她沒有說話,直接拿著工具,蹲了下來就開始裝。不到十分鐘,她重又站起身子。
「好了。」熒繡的神色總是相當淡漠,像是對什麼都無所謂似的。
「謝謝妳。」
不行,不能這麼簡單。難道我一整個晚上輾轉難眠的結果,只換來這不到十分鐘的見面時間嗎?
她用布擦拭了手。在她回來之前,我已經努力地把小凌風內部清潔過,能擦的都擦乾淨了,所以這次她的手並沒有很髒。她擦了手之後,像是在思考著什麼一樣,側著頭看著街道。而我,則像是正在等候聖旨那樣的卑微地站好。
「你叫什麼名字?」
我很想跟她說:妳想了很久只想到這種問題嗎?是不是太少講話,所以連腦袋都有點僵硬了?
「我姓徐,我叫徐雋哲。妳叫我阿哲就可以。」
熒繡的背靠在一根柱子上,雙手交握在胸前,她手上拎著那塊擦車布,隨意地晃動著,動作很瀟灑。我看看四周圍,今天天氣不錯,十一月的溫度在不冷不熱間,同樣已經安靜的街道,街燈散發著浪漫的昏黃之光,是個相當適合促膝長聊的夜晚。
除了,我知道有一隻貓正躲在暗處偷窺,這一點比較煞風景之外。

熒繡看了看我,說:「昨天晚上你跟著我,到底想幹什麼?」
「這個問題對妳來說很重要嗎?」
「換做是你,我想你也會很在意的吧?」
也對啦……我想。
「可是,妳問我什麼都好,但是這個問題……我真的……」
「如果這個問題我得不到答案的話,我想,我們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吧!」
我很無奈,因為真實的答案真的很難說出來。「這個問題暫時保留好不好?我現在還無法回答妳。」我盡量做出最誠懇的表情。「但是無論如何,我絕對是沒有惡意的。」
熒繡還是沒有什麼表情,她愈是沒有表情,反而愈讓我手忙腳亂的。
我得找話來說:「對了,昨晚你是從哪裡冒出來的,怎麼忽然出現在我後面?」
她指著市場巷子深處,告訴我:「這不是一條死巷子,懂嗎?」
「所以……」
所以她告訴我,在寒舍外面我跟蹤她的時候,她就已經知道了,我們一前一後到了這裡,她也知道。
「妳為什麼知道?」
「你那台機車的排氣管有多大聲你自己沒聽過嗎?」
真是失策,早知道應該早點補好它的。然後她又告訴我,她回到家之後,先洗澡換衣服,又吃過宵夜之後,才從窗戶探頭。「我看見一個奇怪的人還在我家樓下。」
「所以妳決定出來找我嗎?」
她用很不屑的笑容回應我的自做多情。
「我只是出來熱車而已。」
「下雨天熱車有用嗎?」
熒繡指著她的FZR,說:「老車了,每天都要發動它才行。」

因為這樣的關係,所以我們昨晚才能有機會見面說話,這麼說來,我還應該過去親吻她的FZR以表感謝才對的。感謝FZR,我愛你。
-待續-
遇見我妳不會後悔,我會像愛妳的車一樣愛妳。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