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我趕緊站到巷子旁邊,縮到一個攤子後面,因為我不想被當成隨便跟蹤女孩子的怪人。FZR的引擎聲在巷子裡面發出巨大的回音,然後我看見兩道光束離我愈來愈近。我的呼吸變得很急促,真不知道自己在緊張什麼。五秒鐘之後,FZR從我面前飆了出去,完全不管外面大馬路上有沒有車。
她的車從我左邊進入我的視野,到從我右邊離開我的視線,時間不會超過兩秒鐘,但是我還是看見了:藍白色車身、黑色安全帽、穿著一身黑的騎士,還有她瀟灑的長髮。
我在垃圾車旁邊淋了一個小時的雨,代價絕對是值得的。因為,我又見到她了,雖然,不過才兩秒鐘不到而已。

在FZR的車聲離去之後,我走出巷子,想再看看她遙遠的背影也好。可惜,晚上十一點半的北屯住宅區,已經安靜得只剩下昏黃的街燈在喧鬧而已。雨落在地面上,一切都濕淋淋的,反射著燈光的路面,還有我這個站在雨裡面的傻子。我的香菸在不知不覺間被雨打濕,心情也忽然寂寥了起來。
貓咪的電話還是撥不通,看來,小凌風今晚得自己睡在這裡了。
走到大馬路外面,想看看會不會有計程車經過。我在人行道上,還刻意不躲到行道樹下,這樣的話才容易被計程車司機看見,而且如果我忽然跑出來攔計程車,司機也才不會被我嚇到。結果,我在路邊又傻傻站了十分鐘,不要說計程車沒一台,連野狗都回去避雨了。
「是你。」一個很冷的聲音忽然從我背後傳來。
如果這個世界真的有鬼,那我一定是遇鬼了,因為我完全沒發現任何人從我旁邊經過,卻清楚聽到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在我耳朵後面傳來。
「你在這裡做什麼?」
按耐著心裡的恐懼,我慢慢轉過身來。大大的眼睛,尖尖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有點靈性的神采,還有細膩的優雅氣質,是那個讓我狼狽了一個晚上的人,FZR女孩。

「嗨。」
「你在等我嗎?」
「有……有嗎?」我假裝輕鬆地抬頭,讓雨水打在臉上,雙肩微聳,還把手掌心翻過來接雨水。「我來淋雨的。」
「是嗎?」她的表情很冷淡,一點溫度都沒有。
「能在這樣寧靜的夜晚,到孔廟旁邊來享受雨水,是件多麼愜意的事情!」
「那你慢慢享受,再見。」說著,她朝巷子走過去,我看見她的FZR已經停在巷口了。

女孩牽著笨重的機車,慢慢往巷子口靠近,我則是深深痛恨自己剛剛說的話,為什麼我不會直接告訴她呢?對,我是在等妳,從下午六點就在茶店外面等妳,一直等到妳家巷子口來,我已經等了你一個晚上了。可是如果她問我,等她幹什麼的話,我該怎麼回答?沒有啊,吃飽太閒。難道我要這樣說嗎?
在女孩牽著機車走到巷口之前,她回過頭來:「我最後問你一次,你在這裡幹嘛?」
「我在等妳。」
「等我?」她提高了音量:「等我幹嘛?」
「搭便車。」這次我學乖了。

不過後來我還是坐計程車回家的,因為她說她不會載人。

「你到底是來幹嘛的?」
「其實,我自己也不知道。」
「你下午就去過寒舍,我記得你。」
「我是去過,就是在那裡才找到妳的。」
「你找我做什麼?」她的臉上像蒙著一層冰霜,聲音毫無感情,而且,還頗有戒心。可是男人就是這麼賤的動物,愈是這樣冰山一般的女孩,愈能讓人多看兩眼。
「妳還記得一個月前,在藝術街的事情嗎?」
她果然是忘記了,正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我把雙腿張開,兩手高舉,做了一個跳躍的動作,然後她恍然大悟地笑了。
「那個認錯人的傢伙呀。」不過她的笑容大概只維持了三秒鐘而已,讓人家感覺,那只是一種禮貌性的笑而已。「然後呢?現在你找我又是為什麼?」
這可問倒我了。

「老實說吧,其實,我也不知道。只是因為忽然在寒舍見到妳,覺得很…很親切吧。」
她那張冷凍臉跟親切完全連不上線,看樣子她自己也很清楚。「你說點有說服力的理由好不好?」
說服力的理由啊?微笑是最好的語言了,所以我只能微笑著。
「那現在你看到了,可以回去了。」
「不好意思,我的車罷工了。」
她有點不耐煩的表情,走過去看看我的小凌風。難道她會修車嗎?她在小凌風身上摸了摸之後,走到她自己的FZR那邊,拎了一個小袋子回來,在我小凌風旁邊倒出來,原來都是工具。我站在一旁看著她蹲在車旁,不斷把我的車逐層拆解。天空的雨還是那樣不大不小,打在我身上,也打在她身上。
「我明天再找人修就好,妳不要淋雨了,先回去吧。」
結果她不理我。
「小姐,妳真的可以不用這麼辛苦的。」
「我車旁邊有一枝小手電筒,拿一下。」
「啊?」
我在她機車擋風罩旁邊果然看到一枝小手電筒。又過了大約五分鐘左右,她已經拆開座椅和車殼,然後拿出個東西來。
「化油器阻塞。」像是醫生診斷病症一樣地專業。
「喔。」
「你到機車行,請他們幫你清洗之後就可以了。」她把化油器拿到我面前來。我根本看不出那是個什麼東西,因為我只看到一團黑壓壓、油膩膩的東西,連她的兩隻手上面也都是油污。
「不必把車牽去,免得被敲一筆。」
「這樣就好?」
「嗯。」
「可是……」
「你還有什麼問題?」
「洗乾淨之後,我要怎麼裝回去?」
她用很受不了的表情看著我,大概是覺得怎麼會有這麼笨的男生吧。
「有沒有筆和紙?」
「什麼?」
「筆和紙。」
我趕緊掏出了口袋裡面的小筆記和一支筆。
「我叫熒繡。」遞還給我,上頭是她的姓名跟電話,這兩個字都很少見。
「明天你洗好化油器,晚上我幫你裝回去。」
「謝謝。」
「這裡叫不到車,你走過去中友百貨那邊吧。」說完,她連再見都沒講,推了FZR慢慢地便往巷子裡走了。

我還站在雨裡面,小心地將筆記本趕快收好,以免淋濕,中友百貨距離莒光新城很近,走路大約五分鐘而已。
帶著那顆滿是油污的化油器,計程車司機臉色很臭。一身濕的回到家,貓咪正好在樓下的投幣式洗衣機洗衣服。
「喝茶也不必喝成這樣吧?你站在雨裡面喝呀?」貓咪很納悶地說。
我把事情告訴他。
「那很簡單好不好?你把所有能插管子的地方都插上去就好啦!」
「是嗎?」
「不信我明天幫你裝,如果超過三十秒,我貓頭落地給你看。」
「不必了。」當然不必了。
事情像在作夢一樣,沒想到我真的又見到了她,更沒想到,她不但會騎FZR,甚至還會修車,雖然是很窩囊的過程,不過我好歹知道了她的名字和電話。這個FZR女孩的名字,叫做熒繡。
-待續-
妳幫我的車裝上一顆化油器,我可以幫妳的一生裝上幸福。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ubl
  • 穹風大大
    老實說我是一個不怎麼喜歡讀書的人,之前逛書局有點想看小說,那時就看到很多有關與穹風簽書會。當時我這樣想,他是誰?我又不認識。
    但是,我錯了
    開始接觸您的作品是<FZR的女孩>我很討厭的是你把FZR女孩、在風裡說愛你這兩個作品,因為都是悲傷結局,或許結局改成完美,這樣一點就沒有原作的感覺,應該說是看過一變就會忘記。
    因為這兩部作品,害我眼淚跟鼻涕一直流,在上班的時候一想到劇情就一陣鼻酸,眼淚又開始流,同事還以為我又被拋棄,不知道用了幾包衛生紙了,也因為FZR女孩的關西,我馬上就去買一台愛將弄成制服改,也因為這樣,我原本想環島的願望,再不久就要去實現了。
    這些在N年前我用我的意志力阻擋下在,但現在都在燒錢,荷包也快乾貶了。
    我是住在鹿港,現在每天一下班就馬上衝到藝術街、精明一街去體驗書中的茶店,也因為這樣,我原本不敢跟她說話,看完您的作品,現在感跟她抬槓。
    真不知這是好事還是壞事...
  • 糟糕,害你燒錢了。XDDD
    不過既然已經到了藝術街了,那有空可以過來我們店裡坐坐,就順著中棲路而下,在靜宜大學正對面而已呢。

    bbxtw 於 2009/02/16 17: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