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離開時的樣子,幾乎只能用「倉皇」來形容。
胖姊姊拿著一疊厚厚的小說,加上她自製精美的封面,遞到我的面前,用非常可愛的眼神看著我,要我為她簽名。我個人認為,這種事情等哪天我的文章真的被出版了再來做都還來得及,實在不需要用這種方式誆我出來。

我在bbs我的個人版上面收到一封留言。
****************************
這位先生,您的小說有很嚴重的問題,涉及當事人非常重要的隱私,希望你可以出面,親自解釋。
因為當事人不願再提及這段不愉快的過往,所以由我來發這封信,我是她的朋友,聯絡電話如下……
****************************
沒頭沒腦,讓我一頭霧水,我不知道她說我寫到人家隱私的是哪一篇小說,而且,我也不記得我在我的小說裡面用過了誰的名字。
難道是那隻貓嗎?不會,他有事會自己來找我,因為他就住在我的樓下而已。我把留言印出來,拿給貓咪看,貓咪看完之後,說:「你完蛋了,一定是你小說裡面哪個女人對你很不爽。」
「不可能啊!我又沒寫人家的壞話。」
「至少你都把自己寫得很無辜。」
「這有什麼不對嗎?」我問。
「如果連你都是無辜的,那這個世界上還有誰是錯誤的?」
「什麼意思?」
貓咪拍拍我的肩膀,對我說:「老弟,去照照鏡子,你的那張臉多適合背著十字架!」說完之後,他騎著FZR出去了。他要去約會,這次他把他馬子暱稱叫:「小妖精」。

都怪我活該,自己打了那通電話給她,胖姊姊堅持事要當面談,問我人在哪裡,我說我在台中,她說正好,她也在台中,然後我就中計了。
「沒想到真的可以見到你耶!」胖姊姊說。
「請問妳是……誰的朋友?」
「……」
我實在找不到任何字來表示她吱吱怪笑的樣子,她從包包裡面拿出好厚一大疊列表紙,都是我的小說,那疊紙還用五顏六色的西卡紙做了精緻的封面,然後請我先簽了名。
「小姐,我還沒出書耶。」
「……」
我還是找不到字來狀其笑聲。

接下來的我們不要去回想好不好……被奇怪的人用笑聲性騷擾,那是夢魘,絕對是夢魘。
我藉口上廁所,打了電話給貓咪,請他五分鐘之後趕快到藝術街來救我。然後我假借有事,要先離開。胖姊姊的提拉米蘇咖啡才剛端上來,以她的噸位看來,她絕不會放過那甜膩膩的一杯咖啡。
隔著玻璃窗我偷一眼回頭看,胖姊姊正在舔著吸管,還順便跟我揮揮手。嚇得我趕快又別過頭來看著街景。
那隻貓還不來。

過了一會兒,我聽見FZR的車聲。貓咪的車是藍白色的,有加裝整流罩。但朝我飆過來的這一台卻沒有。貓咪向來是戴一頂白色全罩式安全帽的,今天他變成戴黑色的。不管那麼多了,只要他肯來救我,就算他只穿內褲出來,我都還是會上車的。所以我衝上前去,在路中間把他攔下來。
藝術街上很多行人,車子本來就不快。我整個人跳到路中間,兩腿岔開,雙手高舉,直接擋在他車前。不過可能因為我動作太大,似乎把他嚇了一跳。FZR這種車在駕駛的時候,人是幾乎趴在車上的,因此你無法看清楚駕駛人的身形。當他停在我面前的時候,我傻眼了。
因為這台FZR的主人的身材原來相當纖細,而且,從安全帽後面流洩出一泓長髮。貓咪現在理的是平頭!
她將安全帽的蓋子「嚓」地掀開,對著我說:「你要搭便車也不必這樣衝動吧!」
是我要的那種典型,美女的典型。大大的眼睛,尖尖的鼻子,薄薄的嘴唇。有點靈性的神采,還有細膩的優雅氣質。雖然,她看起來很瘦,不過那是她騎在FZR上面的關係。我以為是貓咪來救我了,卻原來是認錯人,而且我這輩子從來沒見過女孩子騎這種車,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先生……」
「啊?」
「如果你要搭便車的話,很抱歉,我只有一頂安全帽。」她坐直了起來。「如果你要自殺的話,請你到外面中港路去,那邊車比較快。」
她的臉色看起來相當不高興。也是啦,你騎車在路上的時候,突然有個瘋子衝出來攔下你,
還做出很愚蠢的動作,任誰都不會爽快到哪裡去的。
「抱歉,我認錯人了。」說著我讓開一點。
她換個檔,油門一加,呼嘯而去。

我跟貓咪說,有個騎跟他的車一樣的女孩子。
「是嗎?在哪裡?」
「走了。」
「長相如何?」
「肯定是美女!」
「太可惜了。」
「有什麼好可惜的?我認錯人,尷尬得要死。」
「你當然無所謂,我就不同了。我可以跟她聊車子,幫她保養車子,然後讓我們的車互相認識,當然我們也可以互相認識。你知道全台中有幾台藍白色的FZR嗎?告訴你,不出五台。這是上帝所賜予給我的多麼厚重的恩澤呀!」他一路上都在這樣說著。

在路上,我不斷在車陣之中搜尋著,那個女孩的蹤跡。我還記得她睜著圓圓的大眼睛看著我時的表情,還有她離去時一頭長髮隨風飄起的瀟灑,耶誕節前夕,如果你問我,我有什麼願望的話,我會說:我想再見她一面。
-待續-
用一分鐘的時間足夠我記得妳的眼神,用一輩子的話呢?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Xass StormGen Ng
  • 你知不知道愛上你的《fzr女孩》不是因為藤井樹的序。你知不知道這本小說你寫的多麼的美。幹。那麼多年了我看完又看。太棒了。那麼真。那麼讓人落淚。
  • 可惜是個悲傷的結局。那是我當年一開始寫作時的三個短篇故事之一,後來才變成長篇小說,很高性多年後還是有人喜歡。^^

    bbxtw 於 2012/04/21 14:1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