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要寫的,是三天前的事情。十一月廿四日,那天很忙。不過這又要從前一天說起。十一月廿三日,禮拜五一大早,酒鬼老李用逃難的車速,二十分鐘從沙鹿飆到高鐵烏日站,然後我這輩子頭一次搭高鐵,去台科大演講。
很感慨現在理工科學生對文學的疏遠程度,也有點慚愧地領了人家一筆還算可觀的演講經費,結果下午我全花在五分埔。當然不是我一個人花,因為我是去當提貨小弟的。
晚上回到店裡,新店名的招牌已經裝好,真是好事一件,雖然距離我們的新開幕派對也足足一個月了。

然後禮拜六我是看球的家眷。靜宜排球校友杯的比賽,我跟我心愛的小一一坐在一起看球,小一一還是那麼可愛,不過這次我們沒有玩親親,因為兩個大男人在球館裡親來親去可能會引人側目。
傍晚去夏威夷詹姆士先生家,參加他的新居搬遷派對,屁股還沒坐熱就趕場又回店裡,因為這天晚上我們咖啡館裡也有一場很重要的派對。

這才是正題。
說起來認識阿電也快一年了。一年前他們來店裡洽談熱音社成發會的場地租用,為了場地費大傷腦筋。我跟阿電說:現在再付這一次,明年你們再來,我保證你們再也聽不到「場地費」這三個字。
然後我們開始變成朋友。
這一年來,他大概是熱音社的朋友當中,最常出現在店裡的人。尤其在我們開始賣生啤之後。而多虧了熱音社這群人的幫忙,所以每次大型派對,他們都鼎力相助,讓我們的舞台不再只是空蕩蕩的一片。
從成發會、烤肉派對,後來還有阿電跟老諾的主音樂團巡迴演出,以及十月份的宅男生日派對,好幾次他們都不收費地做具職業水準的演出,甚至還讓沒團可玩的我也上台扯著破鑼嗓子一起唱歌。

所以,當十一月廿五日,阿電生日的那一天即將到來時,我跟阿電的拜把兄弟,還有幾個熱音社的孩子們,就決定給這位社團的老大哥一點驚喜。因為阿電是鼓手,可是他拒絕在生日派對上為大家獨奏,還說什麼生日就是應該坐在舞臺前最好的位置看戲,於是我們當下決議:演齣好戲給他看。

派對前,我唬爛啊電說有朋友想學吉他,要買一把練習琴,還挑了粉紅色的款式。原本打算在台上假吵架,當場砸吉他,然後送蛋糕的,不過後來臨時決定,既然阿電也知道這把琴,還是託他透過關係便宜買到的,那當面砸掉未免不好意思。於是我們改變策略,大家在吉他上面簽名,但這場戲照演。

開場時由我致詞,先唱一首依然五音不全的「I will be there for you」給他,第二首則是請阿電上來唱。而這時候忽然吉他手跟鼓手吵了起來,因為拍子亂七八糟,和弦也不太對。阿電有點愣,雖然是個臨時湊出來慶生表演的團,曲子也未經排練,但在舞台上、觀眾面前吵起來,似乎有點不好意思。
吉他手阿瑞就是壽星阿電的拜把兄弟,他拿著粉紅色超娘的電吉他上台,一直小心翼翼不能讓他老哥發現吉他後面已經有大家的簽名,就在連我也介入調停的時候,阿瑞生氣起來,決定罷工不彈,還嚷著說:「不然算了,不要彈了,吉他看誰要上來彈就給誰彈吧!」然後這時一轉身,他對阿電說:「吉他給阿電,讓他自己來彈吧!」那瞬間,電吉他一翻轉,塞到阿電手上,而我們同時唱起生日快
樂歌。
結果,這個鐵漢般的鼓手阿電,就這麼一愣,然後一頓地蹲下,在所有人的大笑聲中,眼淚開始飆出來。
那是很令人開心跟感動的一天,雖然後來阿電被我們灌醉,而跟我擁抱時還偷親我脖子,讓我有點毛毛的。

火龍大挾怨報復,上次熱音社的孩子沒湊團幫他跑場子,結果狂請十二加一的變態超調酒,想要灌倒這些小朋友,不過大概氣氛太熱了,結果居然沒有人吐。而我則非常樂意地一杯九百元連續賣出去。
那一晚,地下室酒酣耳熱,而樓上則是夏威夷詹姆士家派對的續攤,一堆外國人不夠位置還得用站的。我們直鬧到三點半多才收工。
很高興認識他們這群朋友,玩音樂的人常有自以為是的屌樣,以為全世界就他技術最好。但這些人絲毫沒有這種德性,我常在想,如果當年我在靜宜唸書時,熱音社也有像這樣的幹部跟領導人,我也會很樂意加入,而不會只是跟貓咪在外面玩自己的音樂。阿電的生日派對過去了,看他哭果然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他的團叫做「自由意識」,是目前靜宜熱音社實力最強、台風最穩健的樂團,阿電還曾經跟「刺客」合作過,幫他們做了幾場表演。這些人雖然還是學生身分,但早已有了職業級的水準。經過商量,以後每個禮拜四晚上九點半到十二點半,「自由意識」會在我們店裡表演,而我打算藉用這個樂團的影子,投射到自己的小說裡,下一本書裡就可以寫寫,寫舞台下的觀眾們看不見的,那些關於樂團的生活與甘苦煎熬。

所以這是一篇紀錄,紀錄那天阿電生日派對的超樂趣,同時也是替他們打廣告,希望大家來給他們加油打氣,低消五十元之外,看表演免費。歡迎一起來。
在這裡再祝福一次:阿電生日快樂。那天整你,我承認,確實是拎倍的餿主意。

穹風 2007.11.27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