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覺得什麼就這樣過去了,來的,不來的,都隨著西風沒停息地便過去了。
而我在陰霾午後獨自捧了一掌心落葉,送到了埋葬記憶的老榕樹下。
也許過時的不只是徐懷鈺之類的偶像歌手,還有我們都錯過的青春。

容我最後一次在夢中見到妳,一時興起的昨天夜裡。
翻扯著妳織到一半那毛線衣,追尋初戀時僅存灰塵的味道,
哪裡來的這許多光陰都教人難存也難丟,
我想免不了的都是愛情最美是分手。

於是沒了說晚安的人,我悄悄熄滅了燈。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妳最愛這樣哼著。
此刻我沉醉於桂花香氣中,遠遠深藍色的山巒太朦朧,
說思念太沉重,我們的路不相逢。
那就這樣吧。

這個冬天一如那年的冬天,那本《尼采的寂寞》始終停留在那一年。
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好一朵美麗的茉莉花。
流過幾回地平線後的風又拂過了眼前,交錯著改變與不改變。
如果妳聽見了我說我想妳,那興許是這一晚我又失眠。

晚安,我們都純真。

穹風 2004.11.07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