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的最後一天,月台上有隻野貓路過。
薄荷草下傳來露珠蒸發的聲音,而我裙擺隨風飛揚。
七月的最後一天,我決定在鐵軌旁逗留,
思念就隨著南下列車送到你午休時間的睡夢中。

七月的最後一天,古老的木柵門被輕輕推啟,。
貓腳印延續著昨夜未完那段夢境,
車票已剪孔,而我的行李尚未整理,
是該裝進你的心好呢?或者收納我的心好呢?
七月的最後一天。

那麼,你今天好嗎?

穹風 2004.07.31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