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你記得我名字,可否也深烙我的舞步於你腦海深處?
若難免漫天迷霧,可否帶著我的酒窩再陪你走這一途?
一千次的日落後,那記憶依舊清楚。
一千次的清晨後,這城市仍然孤獨。

月老於靜闃夜晚嘆息,紅線彼端的人似水萍漂浮。
我在燈下燃了一縷爐香,藏你的秘密在第六七三頁,這本古書。
然後說你要幸福,說我難得糊塗。

這思念最苦,這思念最苦。
西風在沒有你的河邊駐足,盤桓著淺水如此無助。
我成了不歸的旅人,秋夜星河下空留迷失東南西北,一紙地圖。
所以說你要幸福,說我難得糊塗。

這思念終究是苦,這思念,終究最苦。

2004.07.30

創作者介紹

月光咖啡館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