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一整晚的電視,也玩了一整晚的遊戲,偶而還是會需要這樣徹底地放空,然後腦袋就會轉一轉,也會忽然想聽一些好久沒聽到的音樂,於是打開播放器,鈴木常吉沉厚的嗓音在唱「深夜食堂」的主題曲。
是怎麼一回事能讓這樣一個故事從日本渡海來台後卻出奇地翻紅呢?想起前陣子跟編輯聊到的,那是一個很另類的操作方式,當漫畫被當成文學作品進行包裝時,呈現出來的就是一種截然不同的質感,也因此才在台灣深獲好評。
漫畫也可以當成文學嗎?我不是很肯定這二者之間能否做出明確的界定或連結,但想想也沒錯,產品或商品就是這樣,由得人去解釋,誰也不能說對或錯。
聽著音樂,然後我又想起,今天下午坐在浴室裡手洗衣服時,忽然有那麼一個念頭:最近有個南部的演講邀約,如果有確定要去,那麼我想在演講時問問那兒的大學生們,問他們是否認為自己也有可能踏上文學的路,或者我們不談那麼沉重的文學問題,就問問他們,有沒有認為自己也有寫作出版的可能。我想知道他們的看法。

十來年前,我曾經整理了自己一大堆的寫作內容,寄了兩家出版社,但卻石沉大海,那是大學時代天真的作法,沒有任何毛遂自薦的內容以表達作者的想法,加上作品本身的不成熟,當然沒有下文;後來我有一篇短篇小說被刊登在聯合文學的電子刊物上,那陣子我無比開心,總以為文學終於離我不遠。
只是退伍後又十年過去了,現在回想起來,怎麼好像我在這段日子裡老跟文學擦肩而過,明明已經踏上了這條路,卻偏偏永遠騰不出時間來搞一點真正的「文學」,或者似乎已經開始碰觸到「文學」時,卻又念頭一轉,發現網路小說寫起來畢竟比較令人開心,於是我又回頭寫起了這種很輕淺的故事。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