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209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兒同時也看到一些網友的評論,關於機車肇事與台北研議立法要機車考照先進駕訓班的問題。駕訓班那檔子事就甭提了,這是低能政府想得出來的唯一辦法嗎?就現今狀況看來,每個人都在考機車駕照前就已經學會騎機車,也大致了解騎上馬路後可能會發生的狀況或基本的騎車觀念了,考照前才進駕訓班,難道會有太大助益?我一點也不認為。
機車肇事的原因有很多,但大抵上最根本的問題還是在於「肉包鐵」,哪怕只是最輕微的擦撞,我的汽車保險桿或許會有點掉漆,但跟我擦撞的機車騎士搞不好腦袋就掉了。
把機車車禍事故做區分,扣除掉乖乖騎車而倒楣被撞,以及年老體衰而騎車注意力與應變力較差才導致意外發生的案件,更多的狀況都是年輕人肇事,小朋友們常常不懂,他們在車陣裡鑽來鑽去,之所以能夠一直沒事,其實都因為汽車駕駛人踩了煞車的緣故,如果有人不想讓,那他們就完蛋了。騎乘機車的正確觀念普遍缺乏、警察執法效率不彰、以及台灣人喜歡投機搶快的習性都是
肇事原因之一,但我認為機車廠商在研發的出發點與其所製作的廣告也脫不了干係,甚至他們更該負上很大責任。
台灣有多少個機車競速的場地?需要幾乎每輛新款機車都打出超大馬力或彎道競速的象徵廣告嗎?到底要那些購買機車的消費者去哪裡追求速度呢?難道這些不過百來CC的機車有辦法在國道上跑得贏任何一輛汽車?他們連國道都上不去,那還談個什麼狗屁競速?
而這個小島上雖然多山,但哪一條山路有正式開放機車去比賽?又有幾條山路的路況條件適合競速?我有時總不免納悶,難道這些機車大廠在開發新產品或制定廣告概念時都不用用腦袋嗎?或者他們認為撞爛了一台,消費者就會趕快又買下一台?
有一年我在整理月光咖啡館前的花圃,隨手將那些土地裡掏出的小石頭都拋到中棲路上,就在我店門口的機、慢車道路邊。那一晚我們店門口至少發生了兩三起機車「犁田」意外。工讀生問我這樣真的好嗎?而我聳肩說無所謂,因為所有滑倒摔車的全都是轉彎時車速過快、壓車幅度過大所導致,如果你用正常的速度或壓車幅度轉彎就絕對不會有意外。摔個幾次,他們以後就會知道正確過彎的方式原來如此重要,耍一點小帥的結果則可能讓你丟臉丟到路邊去。
是應該有人來告訴這些機車大廠一下吧?別老是教育我們的小孩,買車都要挑那種很會跑的。實在話,台灣沒有多少能讓機車狂飆的地方,絕大多數的人對於亂竄的機車,也都跟我一樣會很期待看他們狗吃屎,這些賺飽飽的廠商們,別再弄這種車子來引誘我們的孩子飛快地往死裡衝,好嗎?不然我們無論怎麼勸,他們也不會懂吧?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吃飽撐著看網路新聞,怎麼一堆什麼什麼妹的消息好多,說她崩潰如何云云,而底下好多網友各自表述,人人意見不同,但撻伐總多於同情。
其實我跟眾多網友的看法一樣,心裡在想,何必去管她到底一天內崩潰幾次的消息是真或假,既然大家心知肚明這可能只是炒作,那就不用太放心上了。像這樣把衣服拉低點來製造話題性的小女生,這年頭滿街都是,而我們只需要靜靜地等上半年,如果她拉衣領給拉高半年後,還有人會談及這號人物,那麼她才真的有一點被注意的價值,否則,我們看下一個願意拉低衣領的素人就夠了,誰還在乎這個什麼什麼妹的呢?

有時候人們總在有意無意間物化了女性,但這不能怪罪於大部分男性的低能或某些女性的自我認知有問題,畢竟供需之間總會出現它自我的平衡性,差別只是這平衡性是否建立在正常或正當的基礎上而已。
但就一個露奶搏版面的小素人議題,我還是這樣認為。畢竟大家看待這個或這些素人的焦點本來就已經純粹「物化」了,那麼就不用再用什麼高道德或正確社會價值的觀點去評論。我跟達叔一樣,我們不缺這一個可看,當然也就懶得為她會崩潰幾次而在意。
用更通俗一點的口吻就是:媽的誰管妳的比基尼跟哪個女星撞衫呀,我們在乎的只有比基尼沒遮住或其實最好乾脆也別遮住的部份啦!
褪下所有社會面上所建立起的形象或包膜後,只有本能的三十幾歲男人的眼光裡,我們在乎的也不過就這樣而已。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其實每個人對寫小說的看法與方法都不盡相同,某甲所慣用的手法未必適合套用在某乙的習作上,這是很初步的道理。但每次跟小朋友談論到小說寫作前的準備工作時總不免要講到「架構」二字,這麼簡單的兩個字裡其實帶有很多的步驟或觀點,既然有聯文的同好談及,於是我便分享自己的作法,希望可以給大家當參考:
首先我會先去抓一個故事該有的感覺,就拿已經在popo連載完畢的《雨鎖》這一篇推理故事來說,首先我寫故事的初衷來自於一個真實的社會案件,於是我預先已經知道故事將有什麼結局。也就是說,我大多都會先想到故事的結尾,有時是很明確的結局方式,有時則只是依稀的感覺,可能是悲或喜的大方向而已。
第二步則是設定故事主要角色,包括主角以及必要的配角,不是重要人物的話就不給太多戲份或做出過多的說明介紹,所以我設定了男主角、女主角與第一男配角的組合。男配角的父親與其情婦就是故事中的被害人,而這故事的發展主線就
是男主角在逐漸長大後要怎麼追尋當年警方沒結案的真相。
於是構想到這裡,故事大綱便會慢慢浮現,第一章要做案件的描述,但篇幅不必太多,反正故事接下來都離不開這案子,說明機會有得是。第二章我大概就會設定故事線條,主線當然是解謎,但為了混淆讀者,於是我要加入另外二或三條線索,這些都會逐步安排出現,到了第三章,隨著案件的調查進度,主角們開始遭遇到危險或困難,然後歷經了相當波折後,故事會在第四或第五章急轉直下,揭露出我暗藏的謎底。
這些都是在故事準備之初就大致想好的架構方式,這個架構如果不事先完成,就無法控制每個章節的篇幅,同時也可能讓故事的發展偏離預期。等大綱架構完成,接著才是我之前說過的,找一首主題曲或勘景之類的相關輔助步驟。

小說的寫作雖然是很需要熱情投入與持之以恆的工作,但這種事前即為理性的安排卻不該疏忽,有些作者的作品架構顯得極為嚴謹,就是因為人家在開工前已經花上一段時間去做了這個準備。對讀者而言,沉迷於故事情節中隨之起舞,那是何等感性的部份,但作者卻不能跟著一起感性著,你可以為了自己所想出來的故事而迷戀,也可以在寫作中盡興忘我,然而故事寫作前,記得要「冷」一點。因為冷,才能專注於架構的安排,甚至等你更精熟於此道後,也就能在架構的佈局中預先避免故事可能前後矛盾的窘境,甚至提早做好各種伏筆的安排。以上是我自己的經驗與做法,希望大家都能派得上用場。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有沒有這種電影?我猜每個人應該都有一個這樣的死穴,只要那部電影在電影台要播出了,不管當下手邊有沒有什麼事,總之至少都得打開電視,哪怕只是用聽的,而且都知道下句台詞要講什麼,甚至聽著電影裡的配樂聲響起就知道劇情發展,總
之就是想多看一幕也好。
幾年前我可以從配樂進度了解「絕地任務」的劇情進行,後來則從引擎聲聽出「玩命關頭3」的內容演到哪裡,現在比較棘手點,因為我聽不懂原住民語言,不過大概還可以分辨出幾句,因為「賽德克‧巴萊」已經變成只要我在家,就算副本打得正激烈,或者稿子寫得正痛快、論文趕得快崩潰、電話聊得很開心,反正轉個頭我都想偷瞄幾眼的電影。

這是一種很難言喻的感覺。關於霧社這個地方,頭一回上山應該已經是非常幼小的童年時期,老爸騎著機車,載我到山上去尋覓釣魚的小溪;國中則跟豬朋狗友們騎著機車上山,在那個無照駕駛的年代裡,那是我們去過最遠的地方;而後高中
認識
了住在奧萬大的朋友,於是那附近的山頭便到處都有了我們的足跡。
現在想想,我以前認識的原住民朋友原來還並不少,大部分都是國中與國小的同學,也不知道他們現在好不好。這些同學們有為數不少的老家都住在霧社附近的山上,可能是霧社街上,可能在紅鄉或春陽,再不就是奧萬大一代,那一望無際的山巒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很閒適的心情坐在電腦前,難得一天敲打鍵盤竟不是為了難搞的論文。興高采烈地收到錄取及格通知書時,渾不知接踵而來的將是這麼繁瑣的日子。一年級的三堂課雖然乍看不過九學分,理當輕描淡寫,然而為了提早做畢業準備,入學的第一個月裡就要完成小論文初稿,準備參加十一月中的研討會。就算上個學期已經旁聽半年,對「文創」有了一點微薄的認識,然而說到底論文究竟應該長得什麼樣子,我實在茫然不懂。
於是參考這個、偷師那個,這邊找點資料,那邊翻點文獻,一轉眼竟然也寫了一小部份,還多蒙同學在縣政府工作之便,代為聯繫了我夢寐以求想要採訪的對象,看樣子總算期限前完成有望。

好久沒聽陳昇的歌了,上次路過台中去找淑芬,談了點保險的事情,也算是敘舊,說到好多從前的從前,而每回開著車,音樂小聲播放著,從台北下課後一路開回來的途中,有時游鴻明會讓我想到高中時代的張狂與青澀,那一身膽氣的年少歲月,或者萬芳輕吟曲調時則曳引出大學時期略帶點茫然但又篤信自己總應該有點能耐的矛盾愁苦,然後陳昇便零零落落地唱了起來,我搖身一變又成了剛開過簽書會,真有點飄飄然意氣風發的年輕作者,迎著陽光,開車奔馳過東海岸的幻覺驀地閃過。
噢,這就是我這般一路走來的人生。

最近很常想到的就是這個:一路走來似乎什麼都有跡可循,但卻也一點道理也沒,要說體驗了人生,確實在悲歡離合中交織了好像挺可歌可泣的故事,有些還他媽的乾脆寫成小說,平白無故折磨了自己又一番,但我想領務多少畢竟有上那麼一些,比如我後來終於發現自己的篇章之所以好多好多,或許跟我從不曾真正學會如何愛人有關,而我的家庭背景讓我畏懼也茫然於究竟平靜與穩定的人生之可能到來,換句話說,就是我根本過不了什麼正常的日子。但這又是他媽的什麼道理?
所以了,我必須審慎思考,並且慢慢學習,也許在很多小讀者眼裡,我是個有點名氣但又不算太有名的作者、對編輯而言我是個喜歡不按牌理出牌老是亂寫一些惹麻煩的文字的作者、對老師或教授而言我是本系裡不可多得居然完全不懂設計理論但竟也考上了設計研究所而且吃飽撐著在一年級就開始拼命寫論文的怪胎,可是說穿了我大概終究只是個很擅長搗蛋又老是犯錯的傢伙,不過最近好一點了,我還咀嚼著戒菸專用的口香糖,裡面含微量尼古丁的那種。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活動結束前,最後一次廣告。這次錯過,保證沒有下回了嘿!
http://eventpage.popo.tw/159_bbxtwEP/
詳細內容請到這裡瞧瞧!

曾經懊惱沒買到第一版《家書》的朋友,現在你可以在這裡得償所願。
這次得到popo小書店幫大忙,終於能再次出版實體書,不過一樣是限量版,賣完就沒了,不會再刷喔。想買這本書的朋友,請到:
http://postore.popo.tw/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http://www.popo.tw/books/36093/articles/5417642

http://www.popo.tw/books/36093/articles/5417657

千呼萬喚始出來。終於要開始貼這故事了,我比任何人都還要更期待。如果你問我,從業十年來我寫過什麼自己覺得最有趣的故事,我會跟你說,就是你正在看的這一篇。
〈神曲〉之所以讓我感到有趣,是因為它跟我有關,跟我大部分朋友也都有關。但「有關」並不等同於「就是」。差別在哪裡?在於這只是一篇小說,因為它是小說,所以它就自由了。

穹風 2012.09.17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一個寫作者的身份自詡,將近十年來的累積,所得不過就堆得跟小腿一般高的出版品,乍看可觀,但想想又汗顏,連篇累牘竟然全都是些風花雪月的東西,要說教化人心,那恐怕只是寫作者在大書特書這些故事之餘的一種自我安慰之辭,事實上我根本無法預料讀者在閱讀故事之際將有著怎樣的看法或啟發,當然也更不知道故事內容興許將掀起人家心裡怎樣的波濤。
但我畢竟還是這麼地寫來迄今將近十年,就差兩個月而已。十年前的這時候,將及退伍之際的我在百無聊賴之餘,趁著消化累積假期的空檔,蟄居埔里那空盪的三樓房間裡,以大型塑膠製防潮箱為桌,取木製圍棋盤作桌面,再抓過一只小坐墊,對著一部大學時期就打工買來的舊電腦,於焉開始起寫作生涯,轉眼十年以後,每每回首自思當年時總有隔世之感,怎麼今天我便來到了這個地方?從那個中文系畢業的年輕人,倏地竟然就白了泰半頭髮,走完好大一圈,趕在四十歲之前又回到學校,這次開始唸起視覺傳達設計研究所,體會當新生的滋味。
因為怕有愧於這十年來的文墨耕耘,那中間僅管玩音樂也好、開店也好,在道聽塗說了好多好多別人的故事,也寫了一篇又一篇適合給年輕人看的小說之後,我不知怎地突發奇想,認為自己應該在文字的領域裡多所嘗試,於是那幾年當中另外又寫了幾個懸疑、武俠、推理或家族傳記的故事,這些有的順利完稿,有些則依然躺在電腦硬碟裡成為真正的藝術品。所謂的藝術品就是這種只給自己爽的玩意兒,我是這樣認為的。除了小說,另外還有詩集一本,零零總總地難以計數。不過非常悲哀,最後能蒙獲出版社青睞的,終究還是銷售量比較有「保障」的青春愛情故事。
若干年來,我已經體會到很多很多次,最後則在東野圭吾先生的散文裡看到他一言以蔽之的經典名句,他說千萬別相信或期待出版社給你的計畫。這是一句很簡單的話,但如果是十年前,我肯定看不懂,也無法領略箇中暗藏的辛酸之情。這句話道盡了我所有的經驗與感觸,但同時也為許多跟我一樣不斷徘徊於夢想與生計之間的創意工作者感到哀悽。

所以在寫作生涯第十年之初我寫了一個長篇故事,這故事的發想由來已久,打從我遇到生命中幾位重要的貴人,拉拔我踏進寫作出版的行業中,開始認識何謂網路小說之際,各式各樣光怪陸離的小道消息或八卦流傳便從來不絕於耳,到處充塞於網路世界中,而隨著寫作時間與知名度的慢慢累積,我後來也有幸遭際其中,跟著人家一起攪和。那有些是歡愉的,有些是痛快的,有些是荒唐的,另外有些則是荒謬或匪夷所思的。
大抵來說,我們所在的地方是個以造神為眾人默許且戮力投入之工作的怪異環境,因為神的存在,才有眾人得以膜拜的對象。但神的數量實在太少,於是人們在各領域裡都得製造或塑造出幾個具備神祇形象或氣派的對象來,主體完成後,大纛一張,陣仗一擺,鑼鼓喧天之際,祂浩浩蕩蕩就開始巡狩之旅,成為沿途人人跪伏追捧的對象。
我曾經是這個領域的門外漢,十年前的這時間,尚未知網路文學之存在,對此役環境裡的所有生態或人物也全然懵懂,加入之初,曾對許多現象或狀態感到驚詫駭然,直呼誇張。但後來才漸漸曉得,那些其實不過都是台灣這所謂的新生代裡千百般平常不過的小事兒。換句話說,就是我們嚇得連褲子都掉了的事情,孩子們只當作是剪指甲一般輕描淡寫。好吧,所以我說那原來就是人生,而我正在體驗一個慢慢老掉的人生。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2) 人氣()

還沒睡之前,這一天就不算真的過完。就好比楊過以為的,太陽還沒落下之前,這一日也不算將近的意思。
從事藝術創作或鑽研武學者應該都有相同的領悟,初入門學藝的起始,各方雜駁,無不可是仿效之對象,俟登堂而入室後,漸通門學之逕,慢慢地也就開了眼界,並在精熟此
道時也同樣觀摩旁門,從而了解技藝之深廣,於浩瀚中領略自身的渺小。等到見識天下之大後,自然能夠聰領神會,之百家其實慣於一通,而達宏觀之境。那說來很曖昧矇矓
,但實則不過就是金庸筆下的無招之勝有招而已。你看過了天下之妙、百工之精後,慢慢地就知道信手拈來的才是真諦。武學是這麼一回事,藝術或文藝工作又何嘗不是?

喝了一晚酒,醉醺醺回到新竹,忍不住就有很多牢騷。有些是對工作,有些是對人生,有些則是對一整晚與聞的是是非非。大致上而言,一群男人的聚會裡就是這麼一回事,
沒有經綸濟世的宏觀視野,也不談什麼博辭鴻儒才能領略的人生大道,我們說說新聞上的蜚短流長,講述彼此各自的近況,互相調侃幾句,並祝福彼此能稍微再稍微又稍微更
順利一點,就這樣而已。

bbx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